出售毒猪肉是危害公共安全罪吗_放火烧毁自家房屋属于危害公共安全罪吗?危害公共安全罪适用于“碰瓷”吗?

时间:2020-06-30 22:52    分类:刑事律师资讯
京师王海英律师团队
摘要:

危害公共安全罪适用于“碰瓷”吗?放火烧毁自家房屋属于危害公共安全罪吗?出售毒猪肉是危害公共安全罪吗_如何判定以危险方式危害公共安全罪和交通肇事罪的界限?出售毒猪肉是危害公共安全罪吗?出售毒猪肉是危害公共安全罪吗基本案情:黄xx为牟取非法利益,与被告人黄xc、黄aa共谋采用磷化锌鼠药毒死村民饲养的猪,然后再以低价收购,运到四川省彭县境内出售。10月22日至11月3日,黄xc、黄aa二人以购

如果你正在为法律相关问题而头痛,可以联系我们团队电话/微信:18911466220。首次咨询可以享受到1小时免费咨询

危害公共安全罪适用于“碰瓷”吗?放火烧毁自家房屋属于危害公共安全罪吗?出售毒猪肉是危害公共安全罪吗_如何判定以危险方式危害公共安全罪和交通肇事罪的界限?

出售毒猪肉是危害公共安全罪吗?

出售毒猪肉是危害公共安全罪吗

基本案情:

黄xx为牟取非法利益,与被告人黄xc、黄aa共谋采用磷化锌鼠药毒死村民饲养的猪,然后再以低价收购,运到四川省彭县境内出售。10月22日至11月3日,黄xc、黄aa二人以购买毒鼠药的名义,在广汉市一家药店一次性购买磷化锌鼠药200包,然后与黄xx一起窜到四川省金堂县盐井乡境内,三人以找水喝或找厕所为掩护,选择好作案地点,并趁人不备,由黄xx、黄aa望风,黄xc投放毒药。他们在十几天内,先后向9户村民的猪槽内投放磷化锌,共毒死毛猪16头(价值4000余元)。三人投放毒药的时间均选择在下午四、五点钟,然后在次日上午,由黄xx单独或者伙同黄xc、黄aa用低价收买受害村民的死猪肉,再由黄xx把死猪肉运往彭县蒙南肉食加工厂销售,共获利890余元。1990年11月2日,三被告人在盐井乡将村民阳××家一头300余斤重的母猪毒死,次日去收购时案发。案发后,公安机关追回大部分赃款,已发还受害村民。

审判结果:

四川省金堂县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认为,被告人黄xx、黄xc、黄aa以投毒的方法破坏他人财产,危害公共安全,其行为均已构成投毒罪。被告人黄xx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应从重惩处;被告人黄xc、黄aa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应从轻惩罚。该院依照刑法第一百零五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的规定,于1991年6月7日判决,以投毒罪分别判处黄xx有期徒刑六年;黄xc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黄aa有期徒刑三年。

律师解说:

对黄xx、黄xc、黄aa利用投毒的方法将猪毒死,然后低价收购、出售牟利的行为,究竟应定什么罪?被告人黄xx等三人以牟取非法利益为目的,共谋并实施了先择猪投毒、后倒卖死猪肉的犯罪行为。被告人明知是中毒的死猪肉而进行倒卖,触犯了刑法第一百零五条以其他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择猪投毒则是他们为了牟取非法利益而采取的犯罪手段和方法,触犯了刑法第一百五十六条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按照处理牵连犯的原则,即重罪吸收轻罪的原则,应以其中一个重罪定罪处罚。一审判决和二审裁定认定被告人的犯罪行为危害公共安全,适用刑法第一百零五条予以量刑,都是正确的;适用该条考虑定罪,也是对的。但原定“投毒罪”未尽妥当,因为刑法第一百零五条中没有投毒罪。对被告人黄xx三人以定“以倒卖毒猪肉的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为宜。

出售毒猪肉是危害公共安全罪吗——放火烧毁自家房屋属于危害公共安全罪吗?

放火烧毁自家房屋属于危害公共安全罪吗

属于故意放火罪,是危害公共安全罪的行为。

放火罪是指故意用放火焚烧公私财物的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本罪侵犯的客体是公共安全,即不特定的多人的人身和重大公私财产的安全。由于放火是一种严重犯罪,社会危害性很大,所以只要行为人实施了放火行为,足以危害公共安全,即使没有造成严重后果,也构成本罪;只是在量刑时,作为一个情节,与已经造成严重后果的有所区别。

放火罪侵害的对象,一般是公共财产和他人私有的财产。如果故意放火烧毁自己的财物,是否构成放火罪,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如果行为人的目的只是要烧掉自己的财物,并无害人之意,而且事实上也没有危害公共安全的,就不构成放火罪。如果行为人在烧毁自己财物的同时,主观上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引起火灾,并且希望或者放任火灾的发生,客观上也已经危害或者足以危害公共安全的,就构成放火罪。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放火罪】【决水罪】【爆炸罪】【投放危险物质罪】【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放火、决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或者以其他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一百一十五条【放火罪】【决水罪】【爆炸罪】【投放危险物质罪】【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放火、决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或者以其他危险方法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读者如果需要法律方面的帮助,欢迎到王海英律师网进行法律咨询。

出售毒猪肉是危害公共安全罪吗——危害公共安全罪适用于“碰瓷”吗?

危害公共安全罪适用于“碰瓷”吗

“碰瓷”在一定的条件下是会构成危害公共安全罪的,以下是有关的一个案例。

首次以危害公共安全罪重判“碰瓷”者

2009年11月5日,经河南省郑州市惠济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专找外地车“碰瓷”的被告人僧xx、罗xx、王xx、赵xx、张xx被法院依法以危害公共安全罪分别判处3年半至10个月不等的刑罚。据悉,这是郑州市检察部门首次以“危害公共安全罪”追究“碰瓷”者的刑事责任。

2009年3月5日晚上9点半左右,山西人闫某开货车从连霍高速惠济站下站问路时,突然附近的江山路北边来了一辆黑色轿车,停在连霍高速惠济站下路口中间。闫某问清路后开车向南行驶,这辆轿车驶到闫某车前占着道不让超车。此时,前方有辆三轮车停在路上修车,闫某被迫将车开到实线对面逆行。突然,迎面过来一辆轿车,在离货车两三米远的地方向货车打了一下方向,撞到了货车。此时,黑色轿车加速开走了。后经交警认定,逆行的闫某负事故全责。当闫某准备赔偿车主4000元修车费时,交警认为此起事故存在疑点,就将案件移交至郑州市公安局惠济分局刑侦队处理。经侦查,这是一起5人联合“碰瓷”的刑事案件。

郑州市惠济区检察院经审查查明,被告人僧xx、罗xx、王xx、赵xx、张xx为了获取非法利益,经预谋,由王xx和赵xx在路边制造三轮车出事故的假象,再由僧xx驾驶黑色轿车负责将被害人驾驶的汽车挤向左行车道,罗xx和张xx驾驶另外一辆轿车负责故意撞上逆行的汽车,从而制造交通事故。于是就出现了上述的一幕。

检察机关认为,本案5名被告人为非法获利,在明知故意制造交通事故会发生危及不特定人的生命、健康或公私财产安全的情况下,仍在夜间使用机动车制造交通事故,虽未造成严重后果,但足以危害公共安全,应依法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并据此提起公诉。

据介绍,在以往的案例中,“碰瓷”行为多被定性为敲诈勒索或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但这起案件被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判刑。“敲诈勒索罪”一般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最高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一般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起刑较重,最少处3年以上有期徒刑,甚至死刑。

河南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副教授张x成说,“碰瓷”人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符合诈骗罪、敲诈勒索罪的构成要件,但采用“加速、急刹车等方式故意碰撞他人驾驶的车辆”的危险手段进行犯罪,其主观上应当认识到危险性,仍放任该行为的发生,也符合危害公共安全罪的要求。按照我国刑法相关理论,司法机关应选择处罚较重的罪名对被告人进行定罪量刑。

出售毒猪肉是危害公共安全罪吗——如何判定以危险方式危害公共安全罪和交通肇事罪的界限?

如何正确把握以危险方式危害公共安全罪和交通肇事罪的界限

基本案情:

人民检察院指控事实2001年3月30日上午7时许,被告人陆某某当班驾驶一辆无人售票公交车,从起点站出发行驶。当车行驶至市区某站时,被告人张某某乘上该车。因张上车后始终站在车前门第一台阶处影响到乘客上车,陆某某叫张往车厢内走,但张未予理睬。当公交车停靠下一站起步后,陆见上车的乘客较多,再次要求张某某往里走,张某某不仅不听从劝告,反以陆某某出言不逊为由,挥拳殴打正在驾车行驶的陆某某,击中陆的脸部。陆某某被殴后,置行驶中的车辆于不顾,离开驾驶座位,抬腿踢叫张某某,并动手殴打张,被告人张某某则辱骂陆某某并与陆扭打在一起。这时公交车因无人控制偏离行驶路线,有乘客见公交车前出现车辆、自行车,惊呼“当心,车子!”但为时已晚,公交车接连撞倒一相向行驶的骑自行车者,撞坏一辆出租车,撞毁附近住宅小区的一段围墙,造成骑自行车的被害人龚某某因严重颅脑损伤致中枢神经功能衰竭而当场死亡,撞毁车辆及围墙造成物损人民币21288元(其中桑塔纳出租车物损人民币12431元,公交车物损人民币6037元,围墙损坏修缮费人民币2820元)。随后,被告人陆某某委托在场群众向公安机关报警投案自首。

法院判决:

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15条、第133条、第67条第1款、第56条第1款的规定,于2001年11月19日判决如下:

陆某某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有期徒刑8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

被告人张某某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

—审判决后,二被告不服,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原审法院认定上诉人陆某某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张某某犯交通肇事罪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合,审判程序合法。原判鉴于陆某某有自皆情节,对其依法减轻处罚并无不当,陆上诉要求再予以从轻处罚不予准许;陆某某及其辩护人上诉提出对陆应以交通肇事罪处罚的意见,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89条第(1)项的规定,于2002年2月25R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律师解说:

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和上诉法院的判决是正确的。

此案主要涉及交通肇事罪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区别。这是司法实践中经常遇到的问題。交通筆事罪是指行为人违反交通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行为;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是指采用与放火、决水、爆炸、投毒等危险性相当的其他危险方法,足以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毋庸置疑,交通筆事罪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都属于危害公共安全罪这一类罪。他们侵犯的都是不特定多数人的人身和财产安全。因此,两罪在侵犯的客体以及客观行为上具有诸多共同之处,较容易混淆。要正确区分两罪的界限主要应把握好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交通肇事罪与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最明显的区别就在于犯罪的主观方面不同,前者是过失,后者是故意。交通筆事罪是过失犯罪,即行为人对交通事故发生的后果具有过失心理,也就是行为人违反交通规章制度,应当预见自己的行为可能发生严重危害交通安全事故的后果,因疏忽大意而没有预见,或者已经预见而轻信能够避免,以致发生严重后果。当然,说交通肇事罪是过失罪,并不意味着行为人没有任何的明知行为。行为人对自己违反交通管理规章一般都是明知的,如酒后驾车,无证驾车等等,但这不是该罪主观方面的构成要件,关键看行为人对行为结果的心理态度。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是故意犯罪,即行为人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不特定多数人生命和财产安全的严重后果,而希望或者放任这种结果的发生,其中希望是直接故意,放任是间接故意。

第二,两罪在客观方面不同。交通肇事罪表现为行为人在交通运输中违反交通管理法规,发生重大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行为;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行为人用驾车等危险方法危害不特定多數人的人身和财产安全的行为,它既没有要求行为人必须违反交通管理法规,又没有要求必须发生致人重伤、死亡或公私财产的重大损失的后果。《刑法》第114条规定:“放火、决水、爆炸、投毒或者以其他危险方法破坏工厂……或者以其他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处……’’这就表明,以驾车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可以是行为犯,即尚未造成严重后果就构成犯罪,如果造成严重后果,則是《刑法》第115条规定的加重处罚标准。而交通肇事罪则是结果犯,即必须发生人员死、伤或财产重大损失才构成犯罪,否则应由公安交通管理部门按一般交通事故作出行政处理,或由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赔偿裁定。

第三,两罪构成方面的特殊要求也有差异。由于交通肇事罪是驾车人违反交通管理法规及规章而引发的犯罪,所以其在犯罪构成上有着特别的要求。它要求事故必须是发生在交通道路上,如果事故发生在非交通道路上,即使轧死了人也不构成该罪,如驾驶汽车在家属区内轧死人,则不能以交通肇事罪定罪,过失的则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而以驾车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则无此要求,只要驾车人以驾年的危险方法足以危害不特定多数人的人身和财产的公共安全,即可以构成该罪。另外,以驾车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较多与交通筆事联系在一起,如驾车人醉酒后在大街上撞了人,此时发生的是肇事行为,如果该行为人继续驾车横冲直撞,其后的行为就是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因为其主观方面发生了变化,由过失转化到间接故意。如果肇事时撞死了人或造成了财产的重大损失,則该行为人就同时触犯了交通肇事和以驾车方法危害公共安全两个罪名,应按照数罪并罚的原则进行处罚。

具体到本案,被告人陆某某因与乘客张某某发生争执,遭到张的殴打,竞置正在行驶中的公交车于不顾,离开驾驶室与张某某互殴。该行为一方面固然是一种足以危及公共安全的高度危险方法,但从另一方面看,也可以视为一种严重违反交通规则的行为。

所以,给陆某某定罪的关键是分析陆某某的主观心态。应该认为,陆的对事故的主观心态是间接故意,不是过失。首先,陆某某置公交车正行驶在车来车往、人流不断的市区道路上于不顾,在没有采取任何措施的情况下,即离开驾驶室与张某某互殴。任何一个稍有常识的人包括陆某某本人,都应当能够清楚地顸见到这一行为不可避免地会危及到公共安全。陆作为长期从事驾驶这一具有一定危险性职业的司机,更应对自己行为的后果有认识。因此可以排除陆疏忽大意的可能。其次,就陆在公交车自停靠站起步不久,即离开驾驶室与张某某互殴,车辆从起动到最后撞到围墙停下来,行驶了约180米,经过时间大约35秒,其间车上乘客对出现的危险情况有惊呼的事实来看,陆某某完全可以自动停止与张斗殴,重返驾驶室有效控制车辆,以避免交通事故的发生或者损失的扩大,但他没有这么做。在没有控制车辆的情况下,陆也没有采取任何措施以保证车辆不危及道路上行人及车辆的公共安全,而且从当时市区道路交通的实际情况来看,陆也缺乏赖以“自信”的任何现实根据和客观条件。因此也可以排除陆处于过于自信的可能。综上,陆某某的主观心态不应是过失,而应是间接故意。因此,对被告人陆某某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是正确的。

被告人张某某,其殴打正在驾驶车辆的陆某某的行为,可以说是一种可能危及公共安全的危险行为,也可以说是一种严重违反交通规则的行为。张某某作为乘客应该知道驾驶员在驾驶时的不可侵害性,这是每一个正常人都应该遵守的义务——不干扰、侵犯驾驶员的正常驾驶。张不听从驾驶员的正当劝告在先,后又以驾驶员陆某某出言不逊为由,挥拳殴打正在驾车行驶中的陆,鍵而与其扭打在一起。被告人张某某违反了其应当遵守的预见义务。但张主观上并没有危害公共安全(对已实际发生的危害公共安全的结果而言)的直接或间接故意,所以明显是一种过失的心态。法院对张某某定交通肇事罪是正确的。

出售毒猪肉是危害公共安全罪吗_放火烧毁自家房屋属于危害公共安全罪吗?危害公共安全罪适用于“碰瓷”吗?如何判定以危险方式危害公共安全罪和交通肇事罪的界限?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www.lawyerfc.com.cn/news/1643.html
文章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lawyerfc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文件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