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正在为法律相关问题而头痛,可以联系我们团队电话/微信:15652596606。首次咨询可以享受到1小时免费咨询

从案例看诈骗罪的认定和处罚是什么样的_诈骗罪如何认定?诈骗罪如何认定共犯?

2020年09月05日 5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诈骗罪如何认定共犯?诈骗罪如何认定?从案例看诈骗罪的认定和处罚是什么样的_诈骗罪的诈骗数额如何认定?

从案例看诈骗罪的认定和处罚是什么样的?

从案例看诈骗罪的认定和处罚是什么样的

1、认定:

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

诈骗罪主体是一般主体,凡达到法定刑事责任年龄、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均能构成本罪。本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直接故意,并且具有非法占有公私财物的目的。诈骗罪客观上表现为使用欺诈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本罪侵犯的客体是公私财物所有权。

2、处罚:

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刑法》

第二百六十六条【诈骗罪】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以上内容由王海英律师网小编整理,希望能帮助到大家。

从案例看诈骗罪的认定和处罚是什么样的——诈骗罪如何认定?

接报后,民警立即开展侦查工作,调查发现重庆、北京、山东等地有60多名学生,因轻信靠关系就能进航空公司上班而上当受骗,被骗金额高达180余万元。实施诈骗的犯罪嫌疑人梁某曾经是年薪60多万元的航空公司高管,已于今年1月22日被江北区警方依法逮捕。

报案人杨先生和杜先生称,他俩于去年10月、11月在饭局上结识了梁某。梁某自称在民航中南局上班,且在某航空供职多年,身居要职,号称与多家航空公司高层关系交好,扬言能运作学生到航空公司上班,每个学生收费6万元。从事空乘培训中介工作的杨先生说道:“大家都向往空少、空姐的高收入,花6万元进去,一年就能赚回来,肯定有很多学生愿意花钱!他每人收6万,我们每人收10万,中介费很可观的。”他们手里有很多求职学生资源,给了梁某10多名学生的简历,共支付40多万元作为订金。

杨先生回忆说道,梁某对航空公司的招聘制度、流程、运作方式讲得头头是道,关键是他讲述其与各公司高管的情谊深厚,找他们办事就是托朋友帮忙的事儿。最开始我们也存有质疑,后通过个人关系了解到梁某口中提到的朋友的确都在航空公司任职,就相信他有这个能力。

警方询问得知,梁某声称已和各航空公司的面试官打好招呼,让学生按照官网招聘信息和时间报名参加面试,结果学生们都未通过面试,询问梁某,他表示他能解决。学生后来的确收到了复试通知短信,但根据经验觉得跟官方发的短信形式有出入,便打电话至航空公司询问,结果学生根本就没有取得终审资格。

江北警方接报后迅速开展侦查工作。由于犯罪嫌疑人是河北人,案件涉及多个地区。民警组织专人赴河北、四川、云南等地进行调查取证。调查发现,除了正在查办的重庆地区案件,梁某曾在山东、上海等地也用相同手段作案多起,仅山东地区就有约40名学生被诈骗,被骗金额高达140余万元。

民警表示,根据梁某的作案手段显示,他是有预谋、有套路的作案。观音桥派出所民警说:“他在重庆地区作案,暂时只收了订金,按照之前在其他地区的步骤,接下来,他一定会以体检、政审为由,要求学生支付更多费用。”仅一个月时间,民警一方面辗转于城市间进行摸排调查和取证工作,一方面以重庆案件为着手点,设局布控抓捕工作。去年12月17日江北警方终于在重庆将涉嫌诈骗罪的梁某抓获。

据梁某交代,他曾在多家航空公司上班,后因伤病离职,离职后没有固定工作,偶尔去培训学校授课。梁某说,之前在航空公司上班的时候年薪都是六十几万,现在收入不固定,经济比较拮据,感觉入不敷出。

离职后梁某仍保留着飞行乘务员和飞行安全员的资质,却将多年工作积累的经验用于行骗。其实他并没有“可靠的门路”能给人落实工作,同时承认学生们收到的初试、复试通知都是他自己通过网络软件平台,以航空公司人力资源部名义给学生们发的。

该案犯罪嫌疑人梁某涉嫌诈骗罪,江北警方于2017年1月22日依法将其逮捕,现已追回涉案金额10万余元,案件还在进一步侦办中。

徐州刑事辩护律师解读诈骗罪的认定处罚

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诈骗罪侵犯对象不是骗取其他非法利益。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诈骗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释》一、根据《刑法》第一百五十一条和第一百五十二条的规定,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构成诈骗罪。个人诈骗公私财物2000元以上的,属于“数额较大”;个人诈骗公私财物3万元以上的,属于“数额巨大”。

《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从案例看诈骗罪的认定和处罚是什么样的——诈骗罪如何认定共犯?

一、诈骗罪如何认定共犯

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诈骗罪侵犯对象不是骗取其他非法利益。

1、诈骗罪的犯罪主体主体是一般主体,凡达到法定刑事责任年龄、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均能构成本罪。所以诈骗罪的共犯必须是达到法定刑事责任年龄、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

2、诈骗罪中犯罪嫌疑人主观方面表现为直接故意,并且具有非法占有公私财物的目的。那么共犯也是为了非法占有公私财务,故意实施犯罪行为。

3、诈骗罪在客观上表现为使用欺诈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那么诈骗罪的共犯实施了诈骗行为骗取了数额较大的公私财务。

二、共同犯罪的构成特征

构成共同犯罪,必须具备如下要件:

(一)主体要件

共同犯罪的主体必须是二人以上,具体来讲,可以分为下列三种情形:

1.两个以上的自然人构成的共同犯罪。这种自然人共同犯罪,要求各犯罪人都必须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具有刑事责任能力。

2.两个以上的单位构成的共同犯罪,即刑法理论中所谓的单位共同犯罪。

3.有责任能力的自然人与单位构成的共同犯罪,这在刑法理论中通常谓之自然人与单位共同犯罪。

(二)客观要件

共同犯罪的客观要件,是指各犯罪人必须具有共同的犯罪行为。所谓共同犯罪行为,是指各犯罪人为追求同一危害社会结果,完成同一犯罪而实施的相互关系、彼此配合的犯罪行为。在发生危害结果时,其行为均与结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这种共同行为就其表现形式而言,可以分为三种情形:

1.共同作为、共同不作为、作为与不作为的结合。共同作为,即各共同犯罪人均实施了法律所禁止的行为而构成共同犯罪,比如甲、乙二人共同将丙杀死,共同不作为,即各共同犯罪人均未履行应当履行的义务而构成的共同犯罪,比如儿子、儿媳共同遗弃年迈无独立生活能力的父母。作为与不作为的结合,即共同犯罪人中有人系作为行为,有人系不作为行为,例如:铁道养护工甲与乙事先合谋破坏铁路设施,在乙实施破坏作为时,甲佯装熟睡,不履行其职责。

2.共同直接实施犯罪。在这种场合中,共同犯罪人没有分工,均直接实施犯罪的实行行为。

3.存在分工的共同犯罪行为。具体表现为有组织行为、教唆行为、实行行为和帮助行为。在这种场合中,各人的行为形成有机的整体。

(三)主观要件

共同犯罪的主观要件,是指各共同犯罪人必须有共同的犯罪故意。所谓共同的犯罪故意,是指各共同犯罪人通过意思联络,认识到他们的共同犯罪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并决意参加共同犯罪,希望或放任这种结果发生的心理状态。其特征是:

1.共同的认识因素,包括三个方面的要素:一是认识到不是自己一个人单独实施犯罪,而是与他人互相配合共同实施犯罪,二是不仅认识到自己的行为会产生某种危害结果,而且也认识到其他共同犯罪人的行为也会引起某种危害结果;三是各共同犯罪人都预见到共同犯罪行为与共同犯罪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

2.共同的意志因素。其中,共同希望危害结果的发生,是共同直接故意;共同放任危害结果的发生,是共同间接故意,在个别情况下也可能表现为有的基于希望,有的则是放任。

诈骗罪共犯的认定要根据实际情况分析,如同时犯就不是共犯,共同故意的内容不同也不能算共犯。所以,共犯行为是否构成诈骗罪,小编建议登录王海英律师网咨询律师,丰富的实战经验会给您好的建议。

从案例看诈骗罪的认定和处罚是什么样的——诈骗罪的诈骗数额如何认定?

(1)数额较大标准:个人诈骗公私财物2千元以上(2千元至4千元)的,属于“数额较大”。

【提示】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2)数额巨大标准:个人诈骗公私财物3万元以上(3万元至5万元)的,属于“数额巨大”。

【提示】诈骗公私财物,数额巨大或者其他严重情节的,处3-10年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3)数额特别巨大标准:个人诈骗公私财物20万元以上的,属于诈骗数额特别巨大。

【提示】诈骗公私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或者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从案例看诈骗罪的认定和处罚是什么样的_诈骗罪如何认定?诈骗罪如何认定共犯?诈骗罪的诈骗数额如何认定?

拘留律师 刑事律师诉讼费用 卖淫罪怎么判刑

刘华华律师

擅长领域: 刑事辩护、婚姻诉讼、继承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