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正在为法律相关问题而头痛,可以联系我们团队电话/微信:15652596606。首次咨询可以享受到1小时免费咨询

冒名顶替参加工作如何定性_审批人冒名提取贷款如何认定?冒名结婚的法律救济?

2020年09月14日 3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冒名结婚的法律救济?审批人冒名提取贷款如何认定?冒名顶替参加工作如何定性_冒名结婚起诉离婚,法院如何处理?

冒名顶替参加工作如何定性?

冒名顶替参加工作如何定性

对诈骗罪的理解,要把握以下几个方面:行为人实施了欺诈行为。欺诈行为从形式上说包括两类,一是虚构事实,二是隐瞒真相。在很多偏远地区,这种顶替参加工作的思想仍然存在,在这种思想支配下从事的一些行为,应该以历史的眼光进行考量,不宜片面理解认定为犯罪。

《刑法》第二百一十条【盗窃罪】盗窃增值税专用发票或者可以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的,依照本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诈骗罪】使用欺骗手段骗取增值税专用发票或者可以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的,依照本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劳动合同法》第七条“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即与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的规定,只要单位有实际用工,不管合同有无效力,都与劳动者存在劳动关系,用人单位对劳动者是否存在实际用工的事实是判断双方是否存在劳动关系的唯一标准。

以上就是王海英律师网小编为您整理的内容,冒名顶替参加工作,是一种事实合同关系,双方的劳动合同是无效的,因为违反了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如果你情况比较复杂,王海英律师网也提供律师在线咨询服务,欢迎您进行法律咨询。

冒名顶替参加工作如何定性——审批人冒名提取贷款如何认定?

案情:

犯罪嫌疑人颜某系许昌市城市信用社营业部原副主任,负责审批发放贷款等业务。2005年9月初,颜某为某塑印厂金某办理50万元贷款手续后,对金某隐瞒贷款已经审批到账的情况,并以贷款手续办错为由,将金某的全套印鉴骗出。9月23日,颜某利用金某印鉴开具支票一张,同日在银行兑现取走该厂账户内资金47万元。其间,金某多次催问颜某贷款是否通过审批,均被告知审批未果,直至2006年3月贷款到期信用社督促金某还款时而案发。

分歧意见:对颜某的行为如何定性,存在三种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构成贪污罪。颜某系国家工作人员,对贷款申请人隐瞒贷款已经审批到账的情况,并以贷款手续办错为由将贷款人全套印鉴骗走,用骗取的印鉴开具现金支票兑现贷款47万元的行为,属于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占有公私财物,构成贪污罪。

第二种意见认为应认定为盗窃罪。颜某虽系国家工作人员,但只是在骗取金某印章和获得贷款过程中利用了职务便利,最终的取款行为属于利用身份便利进行的秘密窃取,与职务行为无关。另外贷款汇入金某账户后,金某已经具有控制支配权,该资金已不属于公共财物而是金某的个人财产。因此,颜某应认定为盗窃罪。

第三种意见认为应该认定为票据诈骗罪。颜某利用虚假身份开具支票支取贷款,属于冒用他人的汇票、本票、支票,其行为不但侵害了金某的财产所有权,而且破坏和扰乱了通过票据信用关系建立起来的正常的金融秩序和交易安全,应认定为票据诈骗罪。

评析:

笔者同意第三种意见。本案有两个关键问题。

其一,该财物的性质。贪污罪是指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窃取、骗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公共财物的行为。从客观行为看,颜某作为审批贷款的营业部副主任,对该笔贷款具有主管权,其采取骗取贷款人印鉴的手段获得财物,符合贪污罪的客观行为,但客观行为指向的对象应当为公共财物。金某贷款中的47万元由信用社按贷款合同约定一次性划入塑印厂的银行账户,借贷关系完成,虽然仍属于银行保管、管理的过程中,但塑印厂及金某凭预留印鉴可随意支取,金某已经实际具有控制支配权,该资金不属于国有事业单位经营管理的财产,因此不构成贪污罪。

其二,颜某获取财物手段的定性。盗窃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盗窃公私财物的行为。颜某采取欺诈手段将金某的全套印章骗出,目的显而易见,是为了将已经成为金某账户的资金冒名取出。颜某利用金某印章通过银行职员提取存款的行为,属于对银行职员的欺骗,应为诈骗行为,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盗窃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5条第(二)项规定的盗窃有价支付凭证、有价证券、有价票证并使用的行为,不构成盗窃罪。

本案中,颜某的行为构成票据诈骗罪。本案中颜某利用骗取的相关印章擅自签发支票并加以使用,从而将贷款非法占为己有的行为,实际上同时触犯了伪造金融票证罪和票据诈骗罪两个罪名,但因两者存在手段和目的之间的牵连关系,按照牵连犯的一般适用原则,应以票据诈骗罪一罪处理。

(作者单位:河南省许昌市魏都区人民检察院)

相关法律知识:

票据诈骗罪(刑法第194条第1款),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明知是伪造、变造、作废的票据而使用,或冒用他人的票据,或签发空头支票、签发无资金保证的汇票、本票,或捏造其他票据事实,利用金融票据进行诈骗活动,骗取财物数额较大的行为。票据诈骗罪在主观上须由故意构成、且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如果行为人出于过失而使用金融票据,如不知是伪造、变造或作废的金融票据、误签空头支票、对票据事项因过失而导致记载错误等,不构成犯罪。根据刑法第200条之规定,单位亦能成为票据诈骗罪的主体。

冒名顶替参加工作如何定性——冒名结婚的法律救济?

冒名结婚的法律救济

民政局是婚姻登记管理部门,婚姻登记机关在办理结婚登记时应当对结婚登记当事人出具的证件、证明材料进行审查并询问相关情况。根据《结婚登记条例》第七条的规定:“婚姻登记机关应当对结婚登记当事人出具的证件、证明材料进行审查并询问相关情况。对当事人符合结婚条件的,应当当场予以登记,发给结婚证;对当事人不符合结婚条件不予登记的,应当向当事人说明理由”。

婚姻登记机关应严格按照《结婚登记条例》的规定,对当事人出具的证件、证明材料应进行合理的审查并询问相关情况,以保证婚姻登记行为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登记法》的若干规定,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案情

2012年10月20日,在原告郭甲不知情且未到场的情况下,张某和第三人郭乙携带原告郭甲的身份证明、户籍证明冒名顶替到被告某民政局处办理结婚登记,郭乙以原告郭甲的名义在结婚登记审查表及申请结婚登记声明书上签名,被告某民政局向张某和由第三人郭乙冒名的“郭甲”颁发了结婚登记证,确认“原告”与张某结婚。原告郭甲不服被告作出的结婚登记,于2013年1月3日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被告做出的结婚登记。

审理

原告郭甲诉称,由于婚姻登记部门把关不严,在原告未到场、未签字的情况下办理的结婚登记手续,属民政部门的瑕疵行为。原告提供了在被告某民政局处备案的本人的身份证、户口证明、结婚登记审查处理表、申请结婚登记声明书,证明结婚证上的“郭甲”系第三人郭乙假冒。被告某民政局和第三人郭乙、张某未到庭答辩。

判决

法院经审理查明并于2013年3月28日依法判决:撤销被告某民政局作出(2012)日莒结字某号结婚登记。

评析

民政局是婚姻登记管理部门,婚姻登记机关在办理结婚登记时应当对结婚登记当事人出具的证件、证明材料进行审查并询问相关情况。根据《结婚登记条例》第七条的规定:“婚姻登记机关应当对结婚登记当事人出具的证件、证明材料进行审查并询问相关情况。对当事人符合结婚条件的,应当当场予以登记,发给结婚证;对当事人不符合结婚条件不予登记的,应当向当事人说明理由”。

本案中的民政局是婚姻登记管理部门,婚姻登记机关在办理结婚登记时应当对结婚登记当事人出具的证件、证明材料进行审查并询问相关情况。本案中原告郭甲本人并未到婚姻登记机关办理结婚登记,第三人郭乙携带原告身份证及户籍证明冒名顶替到被告处和张某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工作人员应当尽到查明核实当事双方的身份,是否与证件相符,因被告处工作人员疏忽大意,未尽到合理的审查询问职责,致使其针对原告和张某作出的结婚登记行为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五条、第八条关于结婚必须男女双方完全自愿及要求结婚的男女双方必须亲自到结婚登记机关进行结婚登记的规定,故依法应予撤销。

(作者单位:山东省日照市莒县人民法院)

冒名顶替参加工作如何定性——冒名结婚起诉离婚,法院如何处理?

[案情]:

2005年杨梅与黄海在广东打工后认识并发展为恋爱关系,同年,黄海因未到法定婚姻而冒其兄黄波之名,与杨梅到县民政办领取了结婚证,结婚证上男方的身份信息为黄波,合影照片是杨梅与黄海。2006年双方生育一子。2010年,杨梅与黄海产生矛盾后分居,杨梅于2013年起诉到法院,请求判决其与黄海离婚。

[分歧]

结婚证上的名字与真正结婚的人不一致,法院能否作为离婚案件受理,如果不能作离婚案件处理又应如何处理?

第一种观点认为,我国婚姻法规定要求结婚的男方双方必须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进行结婚登记,而本案作为婚姻登记中的男方并没有实际到场,婚姻登记存在瑕疵,而婚姻登记机关的结婚登记行为,属于具体行政确认行为,一旦依法登记确认后,就赋予了行政法上的合法效力,在没有由法定机按法定程序变更或撤销前,即使存在一些登记瑕疵,法院在民事诉讼中无权否认其行政法上的合法效力,因此,本案杨梅起诉与黄海离婚法院是不能受理的,因为黄海并不是婚姻登记的当事人。本案杨梅的救济途径只能是根据婚姻法解释(三)第一条第二款规定,当事人以结婚登记程序存在瑕疵为由提起民事诉讼,主张撤销结婚登记的,告知其可以依法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结婚登记。因此,法院不能受理杨梅的离婚诉讼,只能告知杨梅提起行政诉讼。

第二种观点认为,虽然而本案作为婚姻登记中的男方并没有实际到场,婚姻登记存在瑕疵,但是,本案实际与杨梅结婚的是黄海,众所周知,结婚登记时,登记结婚机关贪污要求双方亲自到场提出结婚申请,在结婚登记申请表上签字按印,在结婚证上张贴合影照片,目的就是要辨别和确认登记结婚者的真实身份,审查到场当事人有否有结婚的真实意思表示。只有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进行登记的行为人,才是婚姻登记机关实际审查和进行登记的对象,才是准予结婚的当事人,应受到结婚登记行为的约束,有权选择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被冒名者根本没与结婚证上的“配偶”恋爱和进行登记结婚,更没有与结婚证的“配偶”共同生活,不是行为当事人,当然不应对他人的错误行为承担任何法律责任,也无权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如何认定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若干具体意见》第四条中明确规定,一方欺骗对方,或者在结婚登记时弄虚作假,骗取《结婚证》的,一方坚决要求离婚,经调解无效,可依法判决准予离婚,这一司法解释,恰好包含本案冒名登记结婚的情形在内,因此,本案可以以离婚案来处理,进行实体调解和判决。

[笔者观点]:

首先,关于本案的结婚证的男方应当确定为谁的问题,上述第二种观点认为应当以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进行登记的行为人,才是婚姻登记机关实际审查和进行登记的对象。对此,笔者持否定态度,认为如果该说法成立,那么就不存在冒用他人之名之说,因为从实际情况来说,与杨梅共同生活的确实是黄海而不是黄波,依据第二种观点就可以认定杨梅与黄海存在夫妻关系,而不是以结婚证上的登记信息的人为婚姻当事人,那么只要随便找一个人的名字去登记都可以,这何来婚姻登记的严肃性与审查必要性。因此,应当以结婚证上所登记的当事人的信息所对应的人来确定婚姻当事人,而不是以相片或者实际到现场的当事人来确定婚姻当事人。

第二、关于本案的婚姻,一、本案的婚姻登记不存在婚姻法第十一条规定的因协迫结婚的,受胁的一方可以向婚姻登记机关或人民法院请求撤消该婚姻的可撤销婚姻,也即本案的婚姻不属于婚姻法规定的可撤销婚姻情形。二、《民法通则》第58条规定了七种无效的民事行为,其中包括“违反法律或社会公共利益”和“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当事人未按法律规定到场登记结婚,违反了法律的规定,但是婚姻法第十条规定,有以下情形之一的,婚姻无效:(一)重婚的;(二)有禁止结婚的亲属关系的;(三)婚前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婚后尚未治愈的;(四)未到法定婚龄的。而本案也不存在上述情形。婚姻法属于特别法,依特别法优于普通法,因此,法院不能认定本案的婚姻无效。三、婚姻法第八条规定,要求结婚的男女双方须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进行结婚登记。符合本法规定的,予以登记,发给结婚证。取得结婚证,即确立夫妻关系。未办理结婚登记的,应当补办登记。而本案结婚证上男方并没有到现场登记,因此,只能确定为婚姻登记瑕疵,因而只能根据婚姻法解释(三)第一条第二款规定当事人以结婚登记程序存在瑕疵为由提起民事诉讼,主张撤销结婚登记的,告知其可以依法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结婚登记,也即杨梅只能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她与黄波之间的婚姻登记,至于杨梅与黄海之间的关系只能适用同居关系来处理。

综上,本案的当事人杨梅只能向行政机关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她与黄波之间的婚姻登记,至于杨梅与黄海之间的关系只能适用同居关系来处理。

冒名顶替参加工作如何定性_审批人冒名提取贷款如何认定?冒名结婚的法律救济?冒名结婚起诉离婚,法院如何处理?

北京市刑事辩护律师 拐卖儿童罪怎么判刑 非法拘禁判缓刑 北京市刑事法律顾问

刘华华律师

擅长领域: 刑事辩护、婚姻诉讼、继承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