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正在为法律相关问题而头痛,可以联系我们团队电话/微信:15652596606。首次咨询可以享受到1小时免费咨询

医疗事故罪的证据怎么提_医疗事故罪的法律适用?医疗事故罪调查报告?

2020年09月17日 3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医疗事故罪调查报告?医疗事故罪的法律适用??医疗事故罪的证据怎么提_医疗事故罪与非法行医的区别是什么?

医疗事故罪的证据怎么提?

医疗事故罪的证据怎么提

医疗事故罪,是指医务人员由于严重不负责任,造成就诊人死亡或者严重损害就诊人身体健康的行为。

医疗事故案件中,除了被告人供述,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及专家鉴定结论之外,还需要注意收集以下几方面的书证或物证:

1、门诊及住院病历。门诊病历是患者来医院就诊时最原始的证据材料,上面记载了病人的主诉、医生的查体、诊断及最后的处理意见等。住院病历包括病程记录、死亡病历讨论记录、会诊意见、上级医师查房记录、抢救结束后补记的病历资料等。门诊及住院病历是病情发展和医疗活动的真实记录,是认定医疗过失的重要依据。

2、化验单及各类检查结果。化验单及各辅助科室的检查结果,如心电图、脑电图、B超结果、X片等,这些资料是医生诊断时的重要参考,对于认定医疗事故也具有很大价值。

3、处方、药品及药品包装袋。有的医疗事故是由于医疗人员用错药、发错药导致的,而患者当时所服用药品的处方笺的底方及其复印件、剩余药液及药品包装袋等。在此类案件中极具证明力,故患者及其家属应注意保存。

4、手术中的切除组织。手术中切除组织是证明有关手术失误的最重要的证据之一,如有条件,应尽可能保存。

5、输血、输液反应的剩余液。因输血、输液反应而引起的医疗事故在实践中占有相当比例,这些案件中最重要的证据就是剩余液,故患方在输血或输液发生后,应注意保存静脉点滴剩余液和剩余的血液。

6、死者尸体。对于导致患者死亡的医疗事故案件而言,死者尸体是最有力的证据。因此,对那些因不明的案件,应尽量动员患者家属及时进行尸检,以查清医方对患者的死亡是否负有责任。

有的保存在患者手里,如门诊病历及门诊X光片、CT片等,但更多的则被医院以档案形式保存。司法人员在调查取证工作中,应尽可能取得患者和医疗单位的配合和支持。

上文所述,有关医疗事故案件的证据,一般搜集证据相关工作必须由侦查人员进行。此时确认医疗事故罪需要的证据,主要就是上述的六种,其中大多数都是由医疗机构保管的。当然,如果最后证据不足的话,那么就不能以医疗事故罪定罪处罚。更多相关问题,王海英律师网提供专业法律咨询服务。

医疗事故罪的证据怎么提——医疗事故罪的法律适用??

医疗事故罪的法律适用

医疗机构的其他工作人员,因严重不负责任,造成就诊人死亡或严重损害就诊人身体健康的,能否构成医疗事故罪呢?许多人认为,根据卫生部《关于〈医疗事故处理办法〉若干问题的说明》的精神,“因诊疗护理工作是群体性的活动,构成医疗事故的行为人,还应包括从事医疗管理、后勤服务等人员”,所以,医疗机构中除卫生技术人员以外的其他人员可以构成医疗事故罪的主体。但是笔者认为应是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医疗机构中从事与诊疗护理工作无直接关系的工程技术人员、工勤人员不能成为医疗事故罪的主体;卫生技术人员是医疗事故罪的当然主体;行政管理人员的情况比较复杂,有的职责与诊疗护理工作无直接关系,如:财务人员、图书管理人员等,这些人不能成为医疗事故罪的主体。有的职责范围既包括与诊疗护理工作有直接关系的内容,又包括与诊疗护理工作无关系的内容,如:医院的业务副院长,对于这类人员能否成为医疗事故罪的主体,关键看就诊人死亡或严重损害就诊人身体健康的后果发生在行为人行使哪种职责时,如发生在履行与诊疗护理工作有直接关系的职责中,则可以成为医疗事故罪的主体。但是,如果医院业务副院长,长期疏于对医务人员的业务管理,造成医务人员普遍业务水平低下,医疗事故频繁发生,对该副院长不能以医疗事故罪追究刑事责任。

将党政、财会、后勤人员等纳入医疗事故的主体范畴中,确有轻纵减轻此类人员法律责任之嫌。因为刑法对医疗事故罪的惩治力度,是充分考虑到这种犯罪的特殊性的。党政干部或后勤人员,因严重不负责任,造成病人死亡或严重损害病人的身体健康,行为人如系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则可构成玩忽职守罪,如系一般主体,可构成过失类犯罪的主体。

(二)关于“严重不负责任”的认定问题医疗事故罪的主观方面是过失。所谓过失,是指应当预见自己的行为可能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因为疏忽大意没有预见,或者已经预见而轻信能够避免,以致发生这种结果的心理态度。“严重不负责任”,是构成本罪的必要条件之一。医务人员的严重不负责任,是指在诊疗护理工作中违反规章制度和诊疗护理常规。《医疗事故处理办法》曾经将医疗事故按事故发生的原因分为责任事故和技术事故。而医疗事故罪就仅限定于责任事故的范畴。《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将违反规章制度和诊疗护理常规作为了构成医疗事故的要件之一,显然也就不再区分责任事故和技术事故了。司法实践过程中,作为犯罪嫌疑人或其代理人,进行无罪辩护时,如果能够证实医疗行为并未违反规章制度和诊疗护理常规,则当然不能构成医疗事故罪。也就是说,如果未违反规章制度和诊疗护理常规,就不能构成医疗事故,不构成医疗事故,就当然不构成医疗事故罪。

(三)关于“严重损害”的认定问题

医务人员严重不负责任的行为,究竟造成怎样的损害结果才算得上是“严重损害”呢?目前,在医疗事故罪损害后果的认定上,存《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医疗事故分级标准(试行)》确定的标准,和《人体重伤鉴定标准》确定的标准。这两套标准包含的后果又分为若干等级。有的学者认为,“严重损害”应理解为《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四级以上医疗事故。有的学者认为,作这样的理解过于宽泛,应当限定在三级以上医疗事故。还有的学者认为,一般是指按人体伤害标准,经鉴定属于轻伤害以上结果的。当然也有学者认为,医疗事故罪的损害结构至少要达到重伤。

笔者认为,如何理解医疗事故罪中严重损害就诊人身体健康,关键在于把握两点,一是医疗事故罪中这样规定的立法本意是什么。二是我们对医疗事故罪应采取什么样的刑事政策。首先,我们回顾一下1997年刑法典颁布前的几个刑法修改草案中关于本罪的规定,就不难发现刑法草案最初曾规定医疗事故罪的法定后果是造成病员重伤、死亡,只是到了修改后期才改为造成就诊人死亡或严重损害就诊人身体健康,这一变化本身并不重要,问题的焦点在于产生这一变化的背景是什么。

我们知道,重伤作为法律术语,是刑法学上具有重要意义的概念,它是故意伤害罪重罪与轻罪的界限,是过失造成伤害行为罪与非罪的界限,也是其他一些可能给人体造成伤害的案件重罪与轻罪的界限或罪与非罪的界限,“重伤”,不仅在刑法上有明确的概念(1979年刑法典第85条、现行刑法第95条),而且司法部、公安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还在总结长期实践经验的基础上,于1990年制定并颁布了《人体重伤鉴定标准》,可以说刑法中重伤的认定,在标准上相当明确,在实践中经验也相当丰富。那么现行刑法中的医疗事故罪为何最终抛弃了这个刑法中相当重要,且在实践中又有成熟经验的标准呢,答案显然要从医疗事故罪的来源中寻找。现行刑法的医疗事故罪直接来源于国务院《医疗事故处理办法》,而《医疗事故处理办法》在事故的等级认定上采用的是卫生部门制定的标准,而根本未考虑刑法上的重伤问题,这与当时解决医疗事故案件以民事赔偿为原则,以刑事处罚为例外的指导思想有着相当重要的关系。

因此,笔者认为医疗事故罪的打击面不宜过大,即医疗事故罪中的严重损害程度应等同于或至少近似于(但不低于)重伤的标准。司法实践中,应当将《医疗事故分级标准(试行)》与现行刑法第九十五条重伤的概念(本法所称重伤,是指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伤害:使人肢体残废或者毁人容貌的,使人丧失听觉、视觉或其他器官机能的以及其他对人身体健康有重大伤害的)加以比较。显然,患者的残废、功能障碍都属于重伤范畴的。

(四)关于因果关系的认定问题我国刑法罪责自负原则要求,一个人只能对自己的危害行为及其造成的危害结果承担刑事责任。因此,当危害结果发生时,要使某人对该结果负责任,就必须查明他所实施的危害行为与该结果之间具有因果关系。这种因果关系,是在危害结果发生时使行为人负刑事责任的必要条件。要特别注意的是,由于医疗事故的发生往往掺杂有许多偶合因素,例如原发疾病的参与。因此,在判断损害是否严重时,还必须考量在医疗事故中,医务人员的诊疗行为责任程度。笔者认为,医务人员对医疗事故的发生负完全责任或主要责任时,才能构成医疗事故罪。如果是次要责任,一般不宜追究医务人员的刑事责任。上述理解,只是笔者一家之见。由于对这一问题的理解直接涉及罪与非罪的界限,因此,应当由有关司法机关尽快作出司法解释为宜。

医疗事故罪的证据怎么提——医疗事故罪调查报告?

医疗事故罪调查报告

一、医疗事故罪的历史沿革与现状研究

(一)医疗事故罪的历史沿革

医疗事故罪的立法,可以说历史久远。古埃及时期就有法律规定,医师的治疗活动需按圣书记载的形式进行,如按规定形式治疗,虽将患者治死,医师亦无罪;否则,病人被治死,医师需偿命。公元前18世纪,古巴比伦第六代国王**拉比颁布的《**拉比法典》也对医疗事故的刑事责任有明确的规定,该法典第218条规定:“若医生用手术到施行大手术而将自由民治死,或者用手术刀切开脓肿而毁坏了自由民的眼睛,则罚以断手之刑。”但在现代西方国家,尤其是大陆法系国家,医疗事故犯罪属于业务过失犯罪,一般没有另作专门规定。

在我国公元前800多年的《周礼十失》一书当中,有明确规定:“医师掌医之政念,聚毒药以共医事。凡邦之有疾病者有疟疾者造焉,则使医分而治之。岁初终,则稽其医事,以制其食。十全为上,十失一次之,十失二次之,十失三次之,十失四为下。”《周礼》是一部由官方编撰的关于医疗事故的规定,虽未涉及医师刑刑事责任,但也对后世立法与理论产生巨大影响。现在能够看到的古代法典中,《唐律》是最早规定医疗事故罪的。“诸合和御药,误不如本方及封神误者,医绞。”唐朝后的历朝律典,都以《唐律》为范本,均有医疗事故犯罪的刑事责任的规定。

到我国建国初期,由于没有统一的刑法典,对于医疗事故犯罪的刑事责任都是由行政法规加以规定的,直到1997年,修订刑法时,立法采纳了名方意见,在刑法中确定了医疗事故罪,其中最重要的是2002年通过的两个文件,即《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和《医疗事故分级标准》。至此,我国关于“医疗事故罪”有了明确规定。

(二)医疗事故罪的现状研究

建国后,我过对医疗事故刑事责任的研究,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从建国初到国务院《医疗事故处理办法》的颁布,时间是1950-1987年,在这个阶段,探讨医疗事故罪的学术论文极少,尤其是在改革开放之前,学术界受到多方面的禁锢,学术期刊少,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学者们便开始从理论上讨论医疗事故犯罪及其刑事责任问题了,讨论较多的是应否追究和如何追究医疗事故责任人的刑事责任,比较有代表性的文章如王*翼,张之又发表于1982年第四期《政法论坛》的《谈谈重大医疗事故的定罪问题》,于新华发表于1984年第五期《法学杂志》的《重大医疗责任事故该定何罪名》等。

第二阶段是从《医疗事故处理办法》的颁布到1997年刑法的修订,这个阶段学者们对医疗事故犯罪的研究就比较多了,尤其是在1994年前后,有许多文章发表,此处就不一一作谈了。

第三阶段是从1997年刑法的颁布至今。在这一阶段,法学界和医学界对医疗事故的研究非常活跃,不仅发表了大量学术论论文,也有人以医疗事故罪作为研究课题写出了不少硕士论文,博士论文。甚至出版了几本包含医疗事故犯罪等内容的学术专著,同时,在研究的问题上,不仅范围涉及医疗事故的各个方面,而且也比以前要深入细致得多。很多作品不再笼统地就医疗事故罪构成要件的每一个方面进行论述,而是就某些专题展开专项研究。

二、对“严重不负责任”的认定

(一)对“严重不负责任”的理解

所谓“严重不负责任”,是指医务人员在诊疗护理工作中,粗心大意,漫不经心,擅离职守,不履行,不正确履行或不及时履行医疗护理职责,其外在的客观表现是违反规章制度和诊疗护理常规。”“严重不负责任”是构成本罪的必要条件之一,这一条件将本罪限定于责任事故等范畴,医疗技术事故不构成本罪。这里的规章制度,是指诊断、处方、麻醉、手术、输血、护理、化验、消毒、医嘱、查房等各个环节的规程,规则、守则、制度、职责等要求等。这些规章制度,一般都明文规定在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国务院及其有关部委、地方人大及其常委会、地方人民政府及其有关机构制定的法律、组织法规、部门规章、地方性法规、地方规章及医疗卫生单位自己制定的规范性文件中,这些规章制度是诊疗护理工作规律性的经验总结,是开展诊疗护理工作所必须遵守的规范和依据。违反这些规章制度,医疗活动的安全就没有保障,这里的诊疗护理常规,则是指经长期诊疗护理实践证明行之有效,而被公认为应当遵循的操作习惯与惯例。

(二)对“严重不负责任”主观方面的认定

我国刑法第335条规定为“严重不负责任”,没有故意和过失的附加说明,但,2002年国务院颁布的《医疗事故处理条例》指出,医疗事故是一种过失行为,在行政鉴定中将这种过失行为按照我国通常法律认识,划为疏忽大意的过失和过于自信的过失两大类。在刑法研究中,绝大部分学者也认为医疗事故犯罪的主观方面是过失所致。

三、关于医疗事故罪有关鉴定的问题

(一)关于医疗事故罪诉讼前置性问题

有权威学者认为,“不应将卫生行政部门的鉴定和处理作为所有医疗事故案件的必经程序,更不应将其作为立案的先决条件。是否有必要提起医疗事故鉴定,法院应享有主动权和动机权,可根据案件情况自行决定。”

(二)关于医疗事故罪技术鉴定委员会的组成人员和机构设置问题

按照行政法规的规定,坚定委员会由卫生行政部门从有权威、有临床经验、作风正派的医务人员和卫生行政管理干部中提名产生。因此,鉴定委员会由“卫生系统一家独揽”。“鉴定委员会的所有成员都是来自卫生系统的医疗单位或行政管理部门。”这就造成当地的医疗事故由当地的坚定委员会鉴定,而鉴定委员会的人员又与医院或当事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卫生部门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鉴定的公正性必然受到影响。

因此,有学者建议应当由公安机关来负责组建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并主持医疗事故的鉴定,并实行对鉴定人的回避制度。同时应当吸收法医参与到医疗事故的鉴定中。对于医疗事故罪技术鉴定的机构设置问题,《医疗事故处理办法》第12条规定,省(自治区)分别成立省(自治区)、地区(自治州、市)、县(市、市辖区)三级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因此,没有一个最高的医疗事故鉴定机关,使得不服省级医疗事故鉴定结论的当事人无法获得充分的权益保障,这就排除了为医疗鉴定“翻案”的可能。

(三)关于医疗事故罪鉴定程序和举证责任问题

在现行体制下,整个医疗鉴定程序都是在医疗机构间封闭运转,病人及其家属对整个鉴定过程是怎样进行的一无所知,因此,有个别学者还提出吸收法律专家、律师、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参加,作为鉴定的见证人,来监督鉴定过程是否合法、规范、以增加鉴定的透明度和可信度。对于举证责任问题上,2002年4月1日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规定,因医疗行为引起的侵权诉讼,由医疗机构就医疗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及不存在医疗过错承担举证责任,从而确立医疗纠纷案件的“举证责任倒置。”但是,由于医疗事故罪是检查机关起诉的公诉案件,其证明责任有控方承担。一些学者认为,在“医疗事故责任中,因果关系的认定与医疗过失的认定一样,须采用举证责任倒置的办法。”这样,“有利于司法机关查明案件的有关情况,正确的适用法律,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此外,还有学者对鉴定结论作为证据的专断性提出疑问,认为它“导致鉴定结论左右司法机关的执法”这一不公平现象。本文至此不加详述。

医疗事故罪的证据怎么提——医疗事故罪与非法行医的区别是什么?

非法行医犯罪与医疗事故罪都属于危害公共卫生方面的犯罪,二者在客观上都可能是因为在从事医疗卫生工作,具体来讲,是在诊疗过程中造成就诊人死亡或严重损害就诊人身体健康的后果。这是两者相似之处。两者的区别主要在于:

一是客观方面表现不同。非法行医犯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违反国家有关医疗管理的法律、法规的规定,非法行医,情节严重的行为。即是未取得医师执业资格的人,违反国家规定非法为他人诊疗疾病而造成了刑法规定的严重后果。如刚从医学院校出来,未取得经国家执业医师考试资格的学生、未经国家许可行医的乡村医生行医造成了病人死亡。医疗事故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医务人员在合法的诊疗护理过程中,违反规章制度,严重不负责任,造成就诊人死亡或者严重损害就诊人身体健康的行为。即是已取得执业医师资格的行为人,在合符相关规定的范围内从事医疗卫生工作中,因违反规章制度、工作严重不负责任而造成就诊人员刑法所规定的严重后果的行为。如某公立医院的护士在未作皮试的情况下为病人注射青霉素针剂而造成病人死亡和行为。

二是犯罪主体不同。前者的主体是不具有医生执业资格的人,即是既未取得国家执业医资格同时又未经国家卫生行政主管部门许可而行医的人。后者的主体是已经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医务人员。是既取得国家执业医师资格又取得国家卫生行政主管部门许可的合法行医的医务人员。

三是主观方面表现不同。前者对行为人造成就诊人死亡或严重损害就诊人身体健康后果,所持的心理态度既可以是过失,也可以是间接故意。但是,对于违反医疗管理制度的行为,是直接故意。后者对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所持的心理态度只能是过失。

医疗事故罪的证据怎么提_医疗事故罪的法律适用??医疗事故罪调查报告?医疗事故罪与非法行医的区别是什么?

律师刑事诉讼 多少钱算行贿罪 敲诈勒索法律咨询 刑事拘留取保候审多少钱

刘华华律师

擅长领域: 刑事辩护、婚姻诉讼、继承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