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正在为法律相关问题而头痛,可以联系我们团队电话/微信:15652596606。首次咨询可以享受到1小时免费咨询

女硕士利用职务之便监守自盗该如何判决?_私自盗走公司财务的行为是否构成职务侵占罪?职务侵占罪与盗窃罪若干疑难问题辨析?

2020年09月28日 2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职务侵占罪与盗窃罪若干疑难问题辨析?私自盗走公司财务的行为是否构成职务侵占罪??女硕士利用职务之便监守自盗该如何判决?_什么是职务侵占罪数额巨大?

女硕士利用职务之便监守自盗该如何判决??

自述动机:没评上职称很窝火

7月14日下午,记者在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看守所见到了已被刑拘的胡某。她已经记不得自己从图书馆偷拿了哪些古籍。“主要是有关《史记》、《汉书》方面的清代古籍,也有抗战前后的文献。我整理古籍后才接触到这些书,本打算将来评职称、考博士,书拿回家慢慢看,后来反正也不评不考了,才想把书都卖掉。”胡某说。

“我硕士毕业,工作13年兢兢业业,成果挺多的,可我三次没评上职称,没机会了……很窝火。”她愤愤地念叨了多遍,叹息了多次。“是你心态的问题。”听民警这样说,她抬眼又垂下,“对……没把握住。”

自去年初开始,胡某利用学校分配给她的整理古籍、建数据库之机,不时将古籍夹带出图书馆,陆陆续续从图书馆“拿”走近400套古籍。“看别人拿了;都没有出借记录;有的也没有归还。所以快下班时,我也把书借回去看。”她很有些理直气壮地说。

网上拍卖获利120万元40万办了美容卡

在古旧书网站上,胡某注册了账号,去年底前拍卖了100多套书,每套售价几千到上万元不等,快递给买家,卖得约80万元。今年4、5月又卖了几十套,但她听说学校报案了,就都没发货。当6月30日早上警察终于找上门时,她似已预料这一刻的到来。“就在房间里。”她指点着说。

从衣柜上、阳光直射的阳台上,一包包用各色塑料袋、破报纸兜裹的古籍被搬出。“这环境根本保存不了。”在场人员感慨着。随后,238套500余册书籍被填满四个大纸箱子运走了。胡某说,以前这些书都放在图书馆地库里。更重要的则置于善本库,温度、湿度由中控调节。

记者看到这些追回的古籍,几乎每一册封面上都有一团参差不齐的白色撕痕。胡某承认为了掩人耳目,她一一抠掉了图书馆印章。

卖掉小部分古籍,胡某已获利近120万元。从其银行卡内,民警追回了剩余约80万钱款。“我办了几张养生保健、美容减肥卡,四十来万元就花掉了。”对此她口称“不值”。

提及女儿泪如雨下后悔没听丈夫规劝

更”不值“的是对家庭造成的伤害。“警察来时,我请求不要告诉女儿,她马上小升初考试了……我把她害惨了!”胡某抬起戴着手铐的手捂住脸,狠狠抽泣着。据胡某回忆,丈夫发现家中的古籍越堆越高,曾多次规劝她,“这书你不能拿回来,到时要负责。你会伤害整个家庭!”两人多次为此争吵,后来丈夫生气地说:“要不离婚吧!”胡某便不再偷拿了,但也没还书。

“现在被他说中了,我毁了全家!”胡某后悔地说,“我俩工资都七八千,住着一套房,另一套出租,每月五六千。我为了赌一口气,也是糊涂,没想(陷得)那么深。

胡某的行为究竟构成盗窃罪还是职务侵占罪?目前法律界存有争议。根据我国《刑法》规定,盗窃罪是指秘密窃取公私财物的行为;而职务侵占罪是指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的行为。适用罪名、案值不同,具体量刑也会大相径庭。若是盗窃罪,可能将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而若是犯职务侵占罪,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以上就是王海英律师网小编为大家整理的关于女硕士利用职务之便监守自盗该如何判决的问题,如果您还有更多的疑问,可以咨询王海英律师网专业律师,或者直接委托王海英律师网律师帮您摆脱法律困境。

女硕士利用职务之便监守自盗该如何判决?——私自盗走公司财务的行为是否构成职务侵占罪??

【案情简介】

今年4月25日晚11时许,重庆市开县某劳务公司(以下称劳务公司)指派到开县某电力有限公司(以下称电力公司)的保安周某与出租车司机段某联系,用段的车拉点东西。随后,周某带着钢锯进入公司,寻机将堆放在院坝的铜芯电缆锯下2.55米,之后将电缆扔出墙外,段将电缆用车运走。经鉴定,被盗电缆价值2933元。

【分歧意见】

对本案如何处理,讨论中有两种分歧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保安有守护库房及库房外的物资不被他人盗窃和破坏的职责,周某利用保安的职务之便,监守自盗,应当构成职务侵占罪。但由于数额达不到职务侵占罪的立案标准,因此,周某不构成犯罪。

第二种意见认为:劳务公司与电力公司签有劳务合同,保安、消防等人员由劳务公司派遣。周某是劳务公司委派到电力公司从事保安工作的,不是电力公司本单位的人员,不符合职务侵占罪的主体要件,应定性为盗窃罪。

【评析意见】

根据刑法第271条规定,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即构成职务侵占罪。职务侵占罪的本质特征是本单位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占本单位的财物。那么,在本案中就涉及两个问题,一是主体身份,看周某是不是属于电力公司的人员;二是侵占的财产对象,是不是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

首先,看周某是不是电力公司的人员。本案中的周某,是劳务公司招聘的保安,并由劳务公司委派到电力公司履行保安职责。工资、养老保险金由劳务公司按月发放和缴付。从劳资关系上来看,周某明显不属于电力公司的人员。周某是代表劳务公司为电力公司提供服务的,与电力公司是提供服务与接受服务的关系,按照民法原理,周某是受劳务公司委托,在委托人的委托事务范围内,以委托人的名义处理委托事务,其后果直接归属于委托人。也就是说周某实际上与电力公司是处于一种民事上的平等关系,周某的行为后果应直接由劳务公司承担。因此,周某不是电力公司的人员,不具有刑法第271条规定的“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身份。

其次,周某能否被看成是电力公司的临时人员?有人认为,周某与电力公司形成的是一种事实劳动关系,周某应当以电力公司的临时人员对待。由于目前存在有的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用工制度的不规范,导致一些单位存在相当部分未签定劳动合同而用工的现象存在。对于那些接受用人单位管理,从事用人单位指定的工作,并获取劳动报酬和劳动保护,虽然没有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但双方实际履行了劳动法所规定的权利义务而形成事实劳动关系的人员,应当承认其“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身份。但在本案中,周某虽然接受用人单位管理,从事用人单位指定的工作。但是,是否启用周某,主动权并不在电力公司,对周某的人品,电力公司也不负有考察的义务。周某如果不称职,电力公司只能要求劳务公司撤换,而不能直接解聘,由此也可以看出,周某不应当是电力公司的临时人员。

第三,周某非法占有的不是本单位的财产。被盗电缆的所有权属电力公司所有,这一点无异议。在本案中,如果周某利用保安的职务便利,非法侵占劳务公司的财物,周某就符合职务侵占罪的主体,构成职务侵占罪。为此,有人认为,既然保安是由劳务公司派驻,物资管理的责任就交由了劳务公司,周某盗窃的电缆就应视为劳务公司的财物。笔者认为,电力公司有专门的物质保管人员,与劳务公司不存在物资代为保管的关系,劳务公司虽然提供保安方面的服务,但不能认为电力公司的物资就交由劳务公司或者由其保安代为管理。由于职务侵占罪犯罪主体的特殊性,犯罪对象的限制性,决定了职务侵占罪犯罪主体不仅要具有“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身份,而且犯罪所指向的对象必须是犯罪人所在单位的财物,这两者缺少任何一个构成要素,都不能构成职务侵占罪。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周某应构成盗窃罪。

刑法条文:第二百七十一条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数额巨大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

国有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国有单位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有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国有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以及其他单位从事公务的人员有前款行为的,依照本法第三百八十二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第一百八十三条第一款保险公司的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故意编造未曾发生的保险事故进行虚假理赔,骗取保险金归自己所有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七十一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女硕士利用职务之便监守自盗该如何判决?——职务侵占罪与盗窃罪若干疑难问题辨析?

关键词:职务侵占罪;盗窃罪;辨析

内容提要:职务侵占罪与盗窃罪同属侵犯财物所有权的犯罪,主观方面都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两罪的区分一直以来是办案中争议的热点问题。在司法实务中,每个案例都有自身的特殊之处,由于案件的主体、行为方式与条件等方面的因素,导致在职务侵占罪与盗窃罪之间定性模糊。本文从刑法基本原理、“利用职务之便”的理解、对涉案财物的处分权限、被侵犯财物的状况等视角出发,阐述了作者就两罪区分的一些观点,以期对实际工作有所裨益。

盗窃罪和职务侵占罪的区分一直以来是办案中争议的热点问题,从法条上来看,盗窃罪是指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盗窃的行为;职务侵占罪是指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的行为。职务侵占罪与盗窃罪虽然同属侵犯财物所有权的犯罪,主观方面都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但两罪在犯罪构成上的区别也是显而易见的,具体有如下几个方面:(1)主体要件不同,职务侵占罪是特殊主体,只能是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职工,相比而言,盗窃罪是一般主体,即年满16周岁都可成为犯罪主体;(2)犯罪对象不同,职务侵占罪侵犯的是所任职公司占有的财物,盗窃罪是独立于自身的任何公私财物即可成为盗窃对象;(3)犯罪手段不同,职务侵占罪除了与盗窃罪相同的“窃取”这一行为手段,还包括“侵吞、骗取及其他手段”;(4)量刑程度不同,职务侵占罪最高刑是有期徒刑15年,量刑幅度较窄,盗窃罪的最高刑为死刑,量刑幅度较宽。尽管上面给出了四种区分方法,但是运用到司法实务中,我们发现还是存在难以区分的问题,因为每个案例都有自身的特殊之处,不可能以一成不变的本本来应对千变万化的案情,在实务中由于案件的主体、行为方式与条件等方面的因素,导致在职务侵占罪与盗窃罪之间定性模糊。本文结合实践谈一些区分两罪的方法。

一、从刑法基本原理出发区分两罪

刑法基本原理,是贯穿刑法整体,具有高度统一性、指导性的基本原则,是司法实务中区分各种罪名的宗旨性、纲领性准则。

(一)刑法“法益维护说”

一种行为之所以称其为“犯罪行为”,是因为其具有社会危害性。这种危害性从“法益维护说”来讲,实质是某种行为侵犯了法律所要保护的某种权益。盗窃罪侵犯的仅仅是公私财产所有权,职务侵占罪侵犯的是双重法益—单位财产所有权以及信赖利益。后者“信赖利益的破坏”是区分此罪彼罪的关键,也是职务类犯罪重点损伤的法益。从人性和社会发展来讲,法律作为上层建筑,必定受到滋生的文化土壤的影响,并贯穿法律发展和适用的始终。中华民族一贯主张“天下之性,人为贵”,倡导相互信任的“和谐之美”。在开放自由的市场经济环境下,职务侵占罪对于建立在诚信基础上的单位与个人之间的“信赖利益”的破坏,从法益角度讲更为严重。

(二)“刑法谦抑性”原则

刑法的最高理想是维护社会的自由和正义,而不是对犯罪和犯罪人的惩罚,惩罚只是实现刑法理想的一种必要手段,这种手段因具有本身的“恶性”而需要得以严格的约束。如边沁所言:“刑罚既是一种必要之恶,又是一种强制之恶,一种恐惧之恶,一种有意施加的痛苦。”[1]因而在刑事立法中力求科学性,通过启动刑法追求社会的协调和秩序,最终满足人们最大需要的自由理想。坚持谦抑性原则,意即刑法在介入社会生活时,应当尽可能地控制其介入广度和深度,合理规定刑事处罚范围与处罚程度的原则。根据上述基本原则,对比看待职务侵占罪和盗窃罪在犯罪金额和量刑上的不同点:盗窃罪起刑点金额为500元--2000元,最高刑为死刑;而职务侵占罪的起刑点金额为5000元一10000元,最高刑为有期徒刑15年。利用职务便利非法占有公司财物,相对于盗窃罪来讲,一是主体明确,便于案件的调查和赃物的追回,而盗窃罪,因主体具有一般性加大了挽回损失的难度,侦破难度也大,司法资源耗费多。二是社会危害性小,波及面窄,挑战单位约束力,而盗窃罪,因犯罪对象的广泛和不可预测性,挑战国家的约束力,涉及整个社会的稳定。

二、从是否“利用职务之便”进行区分

这要看对刑法第271条第1款规定的“职务上的便利”的内涵如何理解。首先,有必要明确什么是“职务”,《辞海》对“职务”的解释为:“职位规定应该担任的工作”。这里有两层关键的意思:一是工作包括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二是拥有“职位”,而不是“职权”。只要是具有一定岗位,拥有一定实际工作内容的职责,包括管理职责和从事具体的业务活动。因此,就内涵而言,“职务”的基本含义是指职位规定应当担任的工作。其一,职务是一项工作,不能与“职权”画等号;亦即不能把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仅仅解释为利用职权便利。一般来说,“职权”的含义窄一些,它容易仅与担负单位的管理职责相联系。“工作”的含义相对较广一些,既包括在一定单位中担当管理职责,也包括从事具体的业务活动。其次,我们可以从职务侵占罪的立法演变上进行考察。现行刑法规定的职务侵占罪源于1995年2月28日通过的《全国人民代表常务委员会关于惩治违反公司法的犯罪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第10条,该条规定:公司和其他企业的董事、监事、职工利用职务或工作上的便利,侵占本公司、企业财物,数额较大的,构成侵占罪,这是职务侵占罪的前身。可以看出,现行刑法规定的职务侵占罪与《决定》规定的侵占罪在构成要件上除了犯罪主体上增加了“其他单位工作人员”以外,并无本质上的差别。虽然《决定》第10条用了“利用职务或者工作上的便利”表述,现行刑法第271条第1款则表述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但这并不能得出现行刑法改变了该构成要件,将“利用工作上的便利”排除在职务侵占罪之外。现行刑法没有沿用《决定》第10条的表述仅仅是出于刑法用语简洁的考虑,并无改变本罪构成要件的意图,也即“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理应包括“利用工作上的便利”。基于此,职务侵占罪中的“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可理解为单位人员利用主管、管理、经手单位财物的便利条件。最后,需要明确“主管”、“管理”、“经手”词语的具体意思。所谓主管,一般是指对单位财物有调拨、安排、使用、决定的权力。所谓管理,是指对单位财物直接负有保管、处理、使用的职责,亦即对单位财物具有一定的处置权。如企业的会计负有管理单位财务的职责。所谓经手是指行为人虽不负有管理、处置单位财物的职责,但因工作需要、单位财物一度由其经手,行为人对单位财物具有临时的实际控制权,而不包括因工作关系熟悉作案环境、容易接近单位财物等方便条件。综上,职务侵占罪中的“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必须直接基于行为人的职责而产生,这是刑法对特定主体实施侵犯单位财产犯罪行为进行单独评价的基本依据,认定行为人是否利用了职务上的便利,主要看该便利条件是否直接为其工作职责内容所包括。具体而言,利用主管、管理、经手单位财物的便利,都属于刑法第271条第1款规定的“利用职务上的便利”。

三、从对涉案财物的处分权限进行区分

从刑法规定看,盗窃罪的法定刑要比职务侵占罪重,因为盗窃罪是对他人占有的侵犯,而职务侵占罪则是对本人占有的滥用。判断占有的归属应当从主观和客观两个方面分析,具体而言,主观方面要求占有人有占有的意思,即占有人意识到自己正在占有某物;客观方面要求占有人实际支配或控制某物,这里的支配或控制不仅包括物理上的支配或控制,还包括规范上的支配或控制。如果行为人侵犯之财物系属于本人经管(占有),则行为人利用此种便利秘密窃取,一般表现为“监守自盗”,无需克服他人控制、支配的障碍就可实现秘密转移占有的犯罪目的。反之,如果被侵犯财物不属于行为人经管(占有),即其没有合法权限占有、管理该财物,即使实际由其控制占有,但由于缺乏合法依据而不存在职务关联,故不牵涉职务侵占,那么行为人想要实现非法占有的意图,必须采取不为财物的所有者、保管者或者经手者发觉的、秘密的方法,暗中窃取财物。换言之,此种情形中,盗窃是犯罪得逞的主要方式,使单位财物脱离了有权经管人员的占有或者控制。行为人对于被非法占有的单位财物是否有权处分、支配,可以从单位管理制度、监管措施等方面判断,如果不存在类似的具体依据,也可以由一般社会观念推知。正如张明楷教授所指出的:“刑法上的占有通常属于上位者,而不属于下位者,即使下位者事实上握有财物,或事实上支配财物,也不过是单纯的监视者或者辅助者。因此下位者基于不法所有的目的取走财物的,成立盗窃罪。如果上位者与下位者具有高度的信任关系,下位者被授予某种程度的处分权时,就应该承认下位者的占有,下位者任意处分财物,就不构成盗窃罪,而构成其它罪。”[2]如商店的店主与店员共同管理商店的货物,店员窃取商店内的商品应成立盗窃罪还是职务侵占罪?一般认为占有应当属于上位者(店主),下位者(店员)即使事实上握有财物,也只不过是一种“辅助占有”,无权对财物进行处分。如果店员基于非法目的将财物据为己有,成立盗窃罪。但这也不能一概而论,假设上位者与下位者之间具有高度的信赖关系,按照常理可认为下位者被授予了一定的处分权时,那么其非法占有财物,则构成职务侵占罪。又如,某公司雇佣搬运工甲、乙二人,从货车上卸载货物,期间没有委派人员监督,甲、乙趁无人注意窃取车内小件货品,那么该期间货物实际由甲、乙共同保管,二人合法占有了涉案货物,应属于职务侵占行为。

四、从被侵犯财物的状况进行区分

被侵犯的财物本身状况,也是判断行为人与财物之间关系的一项重要依据。这主要是,对单位财物的封口、加锁等,直接影响关于该财物占有归属的认定。行为人基于职务占有某种封缄的包装物时,是否同时占有了其中的内容物?对于占有“缄封物”的行为,日本刑法学界主要有以下几种观点:区别说认为,封缄物整体由受托人占有,但是封缄物的内容为委托人占有。受托人不法占有封缄物整体的,成立侵占罪;取出封缄物中内容的,成立盗窃罪。修正区别说认为,封缄物整体由受托人占有,但其中的内容由受托人与委托人共同占有。因此,受托人不法占有封缄物整体的,成立侵占罪;不法取得其中的内容的,成立盗窃罪与侵占罪的竞合,按盗窃罪论处。非区别说认为,封缄物整体与其中的内容没有区别,性质相同;其中有人认为均由受托人占有,有人认为均由委托人占有。在日本和我国台湾司法实务中的基本立场是:认为受托人在保管包装物的过程中,对整个包装物管理和占有,但对箱内之物受托人非处于持有状态,而是由委托人持有和支配,因而将箱内之内非法据为己有的行为亦认定为盗窃。我国刑法理论也有分别占有说、委托占有说、受托人占有说等三种学说。通说观点认为应当采用区别说(也即分别占有说)。这一通说理论观点,在我国刑事立法中也有所体现。例如我国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邮政工作人员私自开拆或者隐匿、毁弃邮件、电报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犯前款罪而窃取财物的,依照本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的规定定罪从重处罚。”从理论上讲,邮件属于封存的容器性储存物,即封缄物。邮政工作人员受邮政局的委托占有控制邮件,并不代表邮政工作人员可以自由占有控制邮件中的财物,也就是邮政工作人员的职务之便只是对邮件整体的控制,而不是对邮件内财物的控制,所以邮政工作人员从邮件中窃取财物只能符合盗窃罪的特征,刑法的规定恰好证明了这一点。笔者赞同区别说观点。首先,采取封缄、加锁、加密等措施,显然意在保护委托人对于其中物品的支配,非经委托人及其授权人同意,他人(包括受托人)不得处分该财物。对经封缄的财物,委托人仍认为由本人持有,并无放弃、转让支配的意思。其次,封缄物整体与内容物存在明显的区别,受托人在保管过程中,实际管理和占有该封缄物;但没有委托人的授权、同意,提供钥匙、密码等,受托人不能开封开启取出内容物,因此,内容物不处于受托人的物理支配范围。受托人不法取得封缄物,不能认为已经占有其中的内容物,仅构成对包装物整体的侵占,只有进一步开锁开封将内容物非法据为己有,才侵害委托人的占有权益,因而构成盗窃罪。如,《法制周末》2010年3月18日刊登过这样一则案例:2007年浙江省某公司一名集装箱货车司机伙同他人窃取了自己驾驶货车中的货物。检察机关以职务侵占罪向法院提起公诉,而法院却倾向于盗窃罪的认定。笔者认为,按照“封缄物”理论,对司机窃取加封的集装箱内货物的行为应构成盗窃罪。理由是:第一,认定行为人是否具有对某一财物的管理支配关系,应当把握两个要素:一是要看客观上行为人对财物有无事实上的管理支配力;二是要看行为人的主观上是否形成管理支配财物的意识。只有齐备了主客观两个方面的构成要素,控制行为才能成立。日本学者指出:占有是指事实上的支配,不仅包括物理支配范围内的支配,而且包括社会观念上可以推知财物的支配人的状态。根据上述基本观点,显而易见地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司机对集装箱内的货物不具有管理支配关系。因为集装箱托运人在加封的情况下,其主观上己明确排除了司机对集装箱内货物的管理支配权,而这种管理支配权仍为托运人(或货主)事实上享有。而且从一般的社会观念看,要认定司机对其中的货物具有管理支配关系,也显然是社会公众所难以接受的。第二,司机对集装箱内货物的管理支配与职务侵占中主管、经手、管理情形下的管理支配存在着本质的区别。司机的主要职责在于将集装箱安全运送至指定地点,而并非对集装箱甚至箱内财物管理支配,行为人对所承运的集装箱及其货物之管理支配仅仅是作为其附随义务而存在,离开了承运的主要职责,该管理支配义务无法独立存在;而职务侵占罪中的管理支配义务则是行为人的主要且唯一职责,无需依附他项义务而存在。综上可以得出如下结论:窃取行为是排除他人对财物的支配,建立新的支配关系的过程,而且财物所有权人或管理人对财物的控制并不以人与物的空间距离为要件。因此,司机在货主及接货方不知情的情况下,撬锁或采用不损毁集装箱箱体及其金属封芯的方法打开集装箱盗走集装箱内的货物,已改变了货主对财物的管理支配关系,其行为属于秘密窃取行为,符合盗窃罪构成要件。

【注释】

[1][英]吉-米.边沁:《立法理论一刑法典原理》,孙-力等译,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1993年版。

[2]张明楷,《刑法学》(下),北京,法律出版社,1997年,第774页。

女硕士利用职务之便监守自盗该如何判决?——什么是职务侵占罪数额巨大?

什么是职务侵占罪数额巨大

职务侵占罪中的“数额较大”“数额巨大”的数额起点,按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关于受贿罪、贪污罪相对应的数额标准规定的二倍、五倍执行。

如何正确认定职务侵占罪

(一)客体要件

本罪的犯罪客体是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财产所有权。职务侵占罪侵犯的对象是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财物,包括动产和不动产。

这里的“公司”,是指依照我国公司法合法设立的非国有的有限责任公司和股份有限公司。“企业”,是指除上述公司以外的非国有的经过工商行政管理机关批准设立的有一定数量的注册资金及一定数量的从业人员的营利性的经济组织。“其他单位”,是指除上述公司、企业以外的非国有的社会团体或经济组织,包括集体或者民办的事业单位,以及各类团体。

(二)客观要件

本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占本单位财物,数额较大的行为。具体而言,包括以下三个方面:

1、必须是利用自己的职务上的便利。所谓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是指利用职权及与职务有关的便利条件。

2、必须有侵占本单位财物的行为。本单位财物,是指单位依法占有的全部财产,包括本单位以自己名义拥有或虽不以自己名义拥有但为本单位占有的一切物权、无形财物权和债权。

3、必须达到数额较大的程度。如果仅有非法侵占公司、企业及其他单位财物的行为,但没有达到数额较大的标准,则也不能构成本罪。

(三)主体要件

本罪主体为特殊主体,包括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具体是指三种不同身份的自然人:

1、股份有限公司、有限责任公司的董事、监事等实际领导者。

2、除公司董事、监事之外的经理、部门负责人和其他一般职员和工人。

3、集体性质企业、私营企业、外商独资企业的职工,国有企业、公司、中外合资、中外合作企业等中不具有国家工作人员身份的所有职工。

(四)主观要件

本罪在主观方面是直接故意,且具有非法占有公司、企业或其他单位财物的目的。即行为人妄图在经济上取得对本单位财物的占有、收益、处分的权利。至于是否已经取得或行使了这些权利,并不影响犯罪的构成。

如果你有其他疑问,可以向我们王海英律师网的律师进行咨询。

女硕士利用职务之便监守自盗该如何判决?_私自盗走公司财务的行为是否构成职务侵占罪??职务侵占罪与盗窃罪若干疑难问题辨析?什么是职务侵占罪数额巨大?

猥亵少女罪 商业行贿罪 非法吸引公众存款罪 职务侵占辩护律师

刘华华律师

擅长领域: 刑事辩护、婚姻诉讼、继承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