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正在为法律相关问题而头痛,可以联系我们团队电话/微信:15652596606。首次咨询可以享受到1小时免费咨询

如何区分嫖宿幼女罪与奸淫幼女的不同点_嫖宿幼女罪?取消嫖宿幼女罪重归无差别保护?

2020年09月28日 2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取消嫖宿幼女罪重归无差别保护?嫖宿幼女罪?如何区分嫖宿幼女罪与奸淫幼女的不同点_?

如何区分嫖宿幼女罪与奸淫幼女的不同点?

我国《刑法》第三百六十条第二款规定:“嫖宿不满十四周岁幼女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嫖宿幼女罪是1997年《刑法》新规定的罪名。1997年《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奸淫不满十四周岁幼女的,以强奸论,从重处罚”,将奸淫幼女的行为作为强奸罪的普通加重情节。

强奸罪中的奸淫幼女与嫖宿幼女罪共同之处在于:从客观行为上看,行为人均与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发生性关系。但二者也有明显的不同。

首先,从犯罪对象来看,嫖宿幼女罪的对象为卖淫女,行为人一般付有嫖资。

其次,从行为场合来看,嫖宿幼女罪一般发生在嫖娼场所,强奸罪中的奸淫幼女则可能发生在任何地方。

再次,从犯罪行为侵犯的客体来看,嫖宿幼女罪属于《刑法》分则第六章妨害社会管理秩序这一类罪中的罪名,行为人出于嫖宿的目的,与卖淫幼女发生性关系,败坏了社会风气,而卖淫幼女是自愿用自己的肉体去交换金钱。强奸罪则属于《刑法》分则第四章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罪这一类罪中的罪名,奸淫幼女所侵犯的是幼女的身心健康,不管对方是否自愿,不管行为人是否使用了暴力。行为人明知或应当明知被害人为幼女而予以奸淫。

最后,从法定刑上看,嫖宿幼女罪的量刑为五年至十五年,而强奸罪则从三年至死刑不等。相应地,从管辖上来说,嫖宿幼女罪由基层法院管辖,而如果定强奸罪,鉴于情节严重可能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的,则应由中级人民法院管辖,所以,司法实践中一般嫖宿幼女罪比强奸罪量刑为轻。

由于上述两罪均侵犯了幼女的身心健康,我国刑法学界有人认为,奸淫幼女的行为与嫖宿幼女的行为两者实质上并无不同。刑法之所以规定奸淫幼女罪,目的是为了保护幼女的身心健康,因而对与幼女发生性关系的行为予以严惩。1997年刑法对同一行为分列二罪,设置不同的刑罚,与我国刑法罪行相适应原则相违背。嫖宿幼女同样是对法律保护的幼女的身心健康的侵害,不能因为该幼女卖淫而另当别论,嫖宿幼女这种行为完全符合强奸罪的犯罪构成,而且该行为还有伤社会风化,因此侵害的是复杂客体,与强奸罪的危害性相当。由于二罪均由同一犯罪行为造成,具有共同的犯罪对象,都侵害了幼女的身心健康,学界有人建议将嫖宿幼女作为强奸罪奸淫幼女的一种情形,取消嫖宿幼女罪。近日最高法表达废除嫖宿幼女罪的意见,那么这个意见的表达将如何生效,是否将会从新立法呢。

如何区分嫖宿幼女罪与奸淫幼女的不同点——嫖宿幼女罪?

嫖宿幼女罪,是指嫖宿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的行为。

二、《刑法》条文

第三百六十条明知自己患有梅毒、淋病等严重性病卖淫、嫖娼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

嫖宿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三、立案标准

行为人知道被害人是或者可能是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而嫖宿的,应予立案追诉。

四、构成条件

(一)客体要件

本罪侵犯的客体是幼女的身心健康和社会风化管理秩序。

这是因为幼女尚处于身体发育成长时期。从生理上讲,其各种器官尚未发育成熟,根本不适宜性交;从心理上说,幼女的智能正处于增长时期,其认识、思维能力和控制自己的能力都很低下,因而极易被社会上不法分子所引诱或直接受到社会不良现象及观念的影响而走上卖淫违法之路,出于对幼女的特殊保护,从法律上视幼女不具有性行为的能力,即使是幼女自愿的性行为,也属无效的法律行为。嫖宿者严重侵害了幼女的身心健康,同时亦因其嫖宿行为而违反了《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其犯罪行为侵犯了社会治安管理秩序,但主要应是幼女的身心健康。

本罪的犯罪对象是特殊对象,不仅特殊在其是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而且特殊在其为卖淫的幼女,如果行为人以欺骗手段对非卖淫的幼女实施奸淫行为的,则构成强奸罪。需指出的是,这里的卖淫的幼女,如果是幼女自愿或主动卖淫的,则一般地说明了幼女认识到其行为的卖淫性质,如果幼女是被他人(而非嫖宿者)引诱或强迫卖淫,则不要求其认识到行为的卖淫性,只要求客观上是在卖淫即可。所谓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是指幼女的实际年龄未到十四周岁,不包括十四周岁本身,满十四周岁的计算方法是自幼女过完十四周岁生日的第二日起算。过十四周岁的生日亦视为不满十四周岁,如果行为人对幼女于过完十四周岁生日的第二日加以嫖宿的,则不构成嫖宿幼女罪。

(二)客观要件

本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嫖宿不满十四周岁幼女的行为。

嫖宿是指以交付金钱或其他财物为代价,与卖淫幼女发生性交或者从事其他性淫乱活动的行为。这里的性淫乱活动包括幼女以生殖器、乳房、腹股沟、口等接触刺激男性生殖器官的各种行为。同时,这里的嫖宿行为应视为一个包括与卖淫幼女结识、谈价、支付、发生手淫、口淫、性交、肛交等与此有关行为的整体过程,行为人在嫖宿主观犯意的支配下,从事了上述过程中任一环节的,都应视为嫖宿,只是在认定嫖宿的既遂还是预备、未遂、中止形态上有所不同。

(三)主体要件

本罪的主体为一般主体,即凡年满十六周岁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均可构成本罪。一般情况下,本罪主体多为男子,但也并不排除同性间发生卖淫嫖娼行为,因此,女子也可以成为嫖宿幼女罪的主体,只是在生活中比较少见而已。

(四)主观要件

本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构成犯罪是否要求明知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立法未明确规定,但行为人主观上是应当知道的。

如何区分嫖宿幼女罪与奸淫幼女的不同点——取消嫖宿幼女罪重归无差别保护?

嫖宿幼女罪的存废之争引发多次讨论,越来越多的专家学者呼吁应尽快取消嫖宿幼女罪,而刑法修正案(九)是个难得的机会。

嫖宿幼女罪的设立缺陷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洲告诉记者,我国刑法学界对于通过与幼女发生性行为的方式来侵害幼女利益的性质、对于应当通过最严格的刑法规定来保护幼女的性法益的重要性,还没有给予充分的认识。

“幼女具有非常特殊的法律属性。”王*洲说,现代刑法学已经发展出了世界公认的“同意年龄”的概念,就是说,在法律上,幼女没有性自决权,不具有自由表达性意志,不具有自由进行性行为的能力。“这种意志表达的有效性与性行为的能力,只有在达到一定年龄之后,才能为法律所认可。”我国刑法学界一般认为,即使幼女在行为人与之发生性行为时表示了同意,该项同意在法律上也是无效的。

“即使是实施了所谓‘性交易’行为的幼女,她们的‘承诺’也应归于无效。”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屈*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奸幼罪所保护的法益应为幼女的性生理、性心理健康权益而非性自主权。

多位专家认为,我国刑法关于嫖宿幼女罪的规定有悖于《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斯德哥尔摩宣言》等规定的针对儿童的“无差别、无歧视保护原则”和“优先保护原则”。

“这些国际公约及宣言都刻意回避了‘卖淫’‘嫖宿’等有辱人格、有碍儿童身心健康的提法,都使用了相当中性的儿童招致了性剥削、性虐待、性侵犯等字眼。”屈*武说,而我国却在1997年修订刑法时,从奸淫幼女罪中分离出一个“嫖宿幼女罪”,致使招致“性剥削”的受害幼女在事实上被贬定成了“卖淫女”。

“刑法对所有的幼女应当一视同仁。”屈*武说,因为嫖宿幼女罪,我国现行刑法将十二三岁的幼女分成两类:一类(良家)幼女即使同意与他人发生性关系,也被纳入强奸罪;另一类(所谓失德)幼女同样是“同意”与他人发生性关系,刑法却不再保护她们的性生理、性心理健康权益。

“1997年我国刑法将对幼儿的性剥削、性侵犯移至分则第六章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之中,说明我们是‘秩序保护优先而非幼儿权利保护优先’。”屈*武说,“这一规定也有悖于公约的优先保护原则。”

嫖宿幼女罪的不利法律后果

中华女子学院法学院副教授张*丽从2009年贵州习水多人嫖宿幼女案发生后,就开始关注嫖宿幼女罪。她认为,现实表明,1997年后针对儿童的性犯罪数量的增加和犯罪分子肆无忌惮的态度不是偶然的,“与刑法修改后增设嫖宿幼女罪,对幼女保护力度的降低有内在的、客观的、必然的联系”。

“在猖獗的侵害幼女犯罪面前,关于嫖宿幼女罪的规定缺乏威慑力。”王*洲说,我国刑法对嫖宿幼女罪的规定,已在实践中证明不利于保护幼女的性法益。“在刑法保护的法益等级中,社会管理秩序是低于生命、健康与性权利的。对较低等级的法益保护居然产生了使较重要法益受到侵害的代价。”

屈*武认为,十多年来的实践已经表明,嫖宿幼女罪的司法过程使无数幼女招致远过于“嫖客”对她们的身心伤害,这种伤害不仅是二度、三度伤害,甚至可能终身。

在张*丽看来,由于嫖宿幼女罪与刑法中的强奸罪、猥亵儿童罪等罪名在犯罪构成上有重叠之处,因此,在司法实践中极易造成执法混乱。“有些侦查机关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不是依法延长侦查时间,在全面细致地收集、审查、判断证据后确定罪名,而是简单地以被害幼女是否收钱作为区分强奸罪和嫖宿幼女罪的标准,放纵了一些罪大恶极的强奸犯。”

在王*洲看来,刑法规定的一般预防效果应当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让潜在的犯罪人畏惧法律,二是让守法的人忠诚于法律。嫖宿幼女罪的规定与实践,使得一般预防在这两方面的效果都出现了问题:一方面,严重侵害幼女犯罪的案件还是不断出现,即潜在的犯罪人并不畏惧法律;另一方面,社会公众对嫖宿幼女罪合理性的质疑甚至反对之声,正在发展成为社会舆论的主流。

多位专家认为,应尽快取消嫖宿幼女罪。

在张*丽看来,要求取消嫖宿幼女罪不仅仅是法律问题,其背后有着强大的民意基础,这一点通过全国妇联的多年呼吁及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递交的两会建议提案可以看出。“立法机关应充分倾听各界声音,刑法不能孤立地存在,刑事立法不仅要考虑对儿童优先保护和非歧视的立法精神,还应该考虑国家对国际社会做出的一系列保护妇女儿童权益的庄严承诺。”

张*丽认为,取消嫖宿幼女罪后,对于嫖宿幼女的行为,仍然按照1997年以前的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处理,对于与不满14周岁幼女发生性行为的,无论幼女是否自愿,无论有无金钱给付,一律按照奸淫幼女罪处罚,以确保刑法对幼女的保护为无歧视(差别)保护。

除了关注保护幼女,平等保护幼男问题也引起屈*武的关注。她认为,应取消现行刑法上的嫖宿幼女罪,另设对儿童的性侵犯罪。

对于具体方案,屈*武认为,应取消刑法第三百五十九条的引诱幼女卖淫罪和第三百六十条第二款的嫖宿幼女罪设置,同时取消现行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二款中的奸幼罪规定;在刑法第四章中增设专门针对幼儿的性生理、性心理健康权益保护的类犯罪——“对儿童的性侵犯罪”,该类犯罪之下可含多个具体的“个罪”。例如,可根据性侵犯程度的不同,分设猥亵幼童罪、奸淫幼童罪、加重类型的奸幼罪等。但是,在本节所有“个罪”罪名或罪状中,不得再出现诸如卖淫、嫖宿等有辱幼儿人格、有碍他们身心健康的字眼。本类犯罪中的幼童应包括不满14周岁的幼女与幼男。(记者王*霞)

如何区分嫖宿幼女罪与奸淫幼女的不同点——?

如何区分嫖宿幼女罪与奸淫幼女的不同点_嫖宿幼女罪?取消嫖宿幼女罪重归无差别保护??

权威刑事律师 故意伤害律师事务所 强制猥亵罪 刑事案专业律师

刘华华律师

擅长领域: 刑事辩护、婚姻诉讼、继承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