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正在为法律相关问题而头痛,可以联系我们团队电话/微信:15652596606。首次咨询可以享受到1小时免费咨询

如何认定扰乱法庭秩序罪_扰乱法庭秩序罪?刑法修正案九拟修改扰乱法庭罪引争议?

2020年09月29日 2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刑法修正案九拟修改扰乱法庭罪引争议?扰乱法庭秩序罪?如何认定扰乱法庭秩序罪_?

如何认定扰乱法庭秩序罪?

法条原文

第三百零八条【扰乱法庭秩序罪】有下列扰乱法庭秩序情形之一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

(一)聚众哄闹、冲击法庭的;

(二)殴打司法工作人员或者诉讼参与人的;

(三)侮辱、诽谤、威胁司法工作人员或者诉讼参与人,不听法庭制止,严重扰乱法庭秩序的;

(四)有毁坏法庭设施,抢夺、损毁诉讼文书、证据等扰乱法庭秩序行为,情节严重的。

一、扰乱秩序罪与非罪的界限

1、本罪的构成以情节严重为其构成必要条件,只有严重干扰法庭秩序的行为才具有相当的社会危害性,才构成扰乱法庭秩序罪,因此,对那些扰乱法庭秩序情节不严重的,经劝阻、制止,停止实施扰乱行为的,不应认定为扰乱法庭秩序罪。

2、本罪的构成要求行为人主观罪过形式方面为直接故意,也即行为人决意实施扰乱法庭秩序的行为,希望自己的行为干扰法庭秩序。因此必须把那些由于情绪激动、亢奋,或者性格爽直或坚持自己的看法等原因而一时在法庭开庭审理案件中说话声音过大,行为有所不当,或言语有所过激的情形与扰乱法庭秩序罪区分开来。前者行为人在主观上不具有扰乱法庭秩序的直接故意,所以不宜也不应作为扰乱法庭秩序罪来论处。

二、扰乱秩序罪与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界限

从本质上讲,干扰法庭秩序也是扰乱社会秩序的一种表现情况。

1、从客体方面看,扰乱法庭秩序罪的客体为法庭秩序,扰乱社会秩序罪的客体则是社会公共秩序。

2、处罚范围不同,对于聚众扰乱法庭秩序因而构成犯罪的,对全部行为人都予以惩罚,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则只处罚首要分子。

三、扰乱秩序罪与妨害公务罪的界限

扰乱法庭秩序也必然妨害有关国家工作人员如审判人员依法执行公务,但与妨害公务罪有着显著的区别:

1、侵犯的客体不同。扰乱法庭秩序罪的客体仅为法庭秩序,范围比较窄,而妨害公务罪的客体是国家工作人员的公务活动,除包括人民法院审理案件的法庭秩序外,还包括其他国家工作人员的公务活动,客体较为广泛。

2、客观方面不同。扰乱法庭秩序罪的客观方而表现为行为人在法庭审理案件中,实施的哄闹、冲击法庭或殴打司法工作人员,严重扰乱法庭秩序的行为,既包括采用暴力或威胁方式,也包括非暴力的方式,而妨害公务罪的客观方面的表现仅限于以暴力、威胁的方法阻碍国家工作人员依法正在执行职务的行为,显然,在客观方面要比扰乱法庭秩序罪窄得多。

3、犯罪发生的时间、空间不同。扰乱法庭秩序罪是发生在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案件过程中,从时间上看,限于人民法庭宣布开庭至宣布闭庭过程中,从空间上看,限于发生在法庭内(广义理解上的法庭)。而妨害公务罪是发生在国家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期间,从时间上看,限于国家工作人员已经着手执行职务,尚未结束之前,从空间上看,限于发生在执行职务的场所,既包括在国家机关内,也包括特定的其他场所。很明显,妨害公务罪的发生的时空范围比扰乱法庭秩序罪的要大得多。

如何认定扰乱法庭秩序罪——扰乱法庭秩序罪?

一、概念扰乱法庭秩序罪(刑法第309条),是指在法庭开庭审理案件过程中,诉讼参与人或旁听人员聚众哄闹、冲击法庭,或者殴打司法工作人员,严重扰乱法庭秩序的行为。二、犯罪构成(一)客体要件本罪侵犯的客体是法庭开庭审理案件的正常活动和秩序。法庭,是人民法院依法审理诉讼案件的场所,既包括专门用于审理案件的正规固定场所,如审判庭等,也包括非正规的临时审理案件的场所,如巡回法庭在案发地临时开庭的场所;既包括设在室内的开庭场所,也包括设在室外的开庭场所,如公审所使用的场所。开庭审理的案件,即包括民事案件、经济案件,也包括刑事案件、行政案件。审判组织既可以是合议庭进行审理,也可以是独任庭进行独任审理。法庭是人民法院行使国家审判权、审理诉讼案件、进行诉讼活动的场所。法庭具有极大的尊严性、严肃性。法庭秩序是指为了保障法庭开庭审理诉讼案件的各种活动得以正常顺利进行,要求诉讼参与人及旁听群众共同遵守和维护的秩序。法庭秩序是审理诉讼案件的活动正常进行,人民法院正确适用法律,实现法院审判职能的重要法律保障,严重干扰法庭秩序,是一种藐视国家权力,粗暴践踏法律的行为,不仅破坏法庭审理活动的正常进行,而且对诉讼参与人的人身安全和公私财产带来极大的威胁和损害。对这种行为适用刑事制裁,实属必要。《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61条第2款规定:“对聚众哄闹、冲击法庭或者侮辱、诽谤、威胁、殴打司法工作人员或者诉讼参与人,严重扰乱秩序,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01条第3款规定:"人民法院对哄闹、冲击法庭,侮辱、诽谤、威胁、殴打审判人员,严重扰乱法庭秩序的人,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情节较轻的,予以罚款、拘留。"《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49条第5项规定,诉讼参与人或者其他人"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方法阻碍人民法院工作人员执行职务或者扰乱人民法院工作秩序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最高人民法院1993年12月1日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庭规则》第十二条规定:"对哄闹、冲击法庭,侮辱、诽谤、威胁、殴打审判人员等严重扰乱法庭秩序的人,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由此可见,根据有关现行法律的规定,干扰法庭秩序,情节严重的,也要追究刑事责任。在司法实践中,尤其是经济案件、民事案件、行政案件的审理过程中,屡屡发生扰乱法庭秩序的现象。在审判过程中行为人进行喧哗、吵闹,或者众多人对法庭进行冲击,或者对司法工作人员进行殴打,所有这些行为都严重地干扰法庭秩序,妨害了人民法院审判工作的正常进行,有的甚至造成审判活动中止无法继续进行,造成人员人身伤害,使人民法院的尊严和法律的严肃性受到严重的侵害,影响甚烈,危害甚深。(二)客观要件本罪在客观万面表现为行为人聚众哄闹、冲击法庭,或者殴打司法工作人员,严重扰乱法庭秩序的行为。1、从犯罪时间看,犯罪行为只能发生在法庭开庭审理过程中。法庭审理即从宣布开庭时起到宣布闭庭止,包括开庭预备、法庭调查、法庭辩论、法庭调解、法庭评议、法庭宣判等各个阶段,既包括一审、二审,也包括适用审判监督程序的再审。2、从犯罪地点看,本罪限于开庭审理案件的法庭内。这里的"法庭内"应作广义理解,既包括行为人在法庭内扰乱法庭秩序,也包括在法庭附近干扰法庭秩序,在法庭外对正在参加诉讼活动的司法工作人员进行殴打或将其从法庭内追赶到法庭外对司法工作人员进行殴打等等,都应视为发生在法庭内的扰乱法庭秩序行为;既也括犯罪行为和犯罪结果都发世在法庭内,也包括犯罪行为或犯罪结果之一发生在法庭内的行为。如果行为和结果都不发生在法庭内的,不构成本罪。3、从犯罪行为来看,须是聚众哄闹、冲击法庭或者殴打司法工作人员,严重扰乱法庭秩序的行为,所谓聚众,是指聚集、纠合3人以上的多人,所谓哄闹,是指在法庭上或法庭周围进行起哄喧哗、吵闹、搅乱、喧闹、指责、诽谤、辱骂、播放噪音等活动,以干扰审判活动的正常进行。所谓冲击,主要是指未经允许、不听劝阻,强行闯入法庭;向法庭投掷石块、泥土、污秽物品;在法庭上殴打当事人及证人、鉴定人、辩护人、翻译人等诉讼参与人;砸毁、破坏门窗、桌椅、话筒、音响等设备、设施等等带有暴力色彩的活动。所谓殴打司法工作人员,即在法庭上殴打执行公务的司法工作人员,包括审判员、陪审员、公诉人、法警、书记员等。在法庭外殴打正准备参加开庭的司法工作人员,也应视为本罪的殴打司法工作人员。对于不是参加开庭或正准备开庭的司法工作人员实施了殴打行为,如在侦查阶段殴打正在讯问犯罪嫌疑人或者询问证人的侦查人员,在执行阶段殴打人民法院执行判决的执行人员等,就不能以本罪论处。构成犯罪的,也应是他罪,如妨害公务罪。此外,本罪还必须以严重扰乱法庭秩序为构成必要。虽有聚众哄闹、冲击法庭或者殴打司法工作人员的行为,但若没有给法庭秩序造成严重扰乱,也不能以本罪论处。4、从犯罪的结果看,必须是严重扰乱法庭秩序的行为,才构成扰乱法庭秩序罪。严重扰乱法庭秩序,主要包括下面情况:(1)出于卑鄙恶劣的个人动机、目的,如打击报复、泄愤、侮辱等;(2)纠集多人进行哄闹、冲击法庭的;(3)不听劝阻、制止,多次干扰法庭秩序的;(4)造成严重后果的,如造成法庭设施的损坏或司法工作人员人身、精神损害或导致法庭秩序混乱、法庭审理被迫中断、案件无法继续正常审理等后果;(5)其他干扰法庭秩序的行为,造成法庭审理案件无法正常进行,产生严重的不良社会影响的。(三)主体要件本罪的主体是一般主体,且仅限为自然人。凡是达到法定刑事责任年龄、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都可以构成扰乱法庭秩序罪。具体可归纳为以下三类人:(1)诉讼参与人。如公诉人、审判人员、书记员、鉴定人、翻译人、当事人本身、法人或非法人单位的法定代表人、诉讼代表人、诉讼代理人、辩护人等诉讼参与人本身实施扰乱法庭秩序的行为;(2)旁听的人员不遵守法庭纪律,不听劝阻,实施扰乱法庭秩序的行为;(3)不允许旁听的人员,实施扰乱法庭秩序的行为,如在法庭附近设置高音喇叭,进行高分贝噪音干扰,向法庭内投掷石块,或在法庭附近拦截有关正准备参加诉讼的人进行侮辱、殴打、围攻等。(四)主观要件本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即明知自己的行为可能会导致危害社会的结果,仍然实施该行为,对结果的发生持希望或信任的态度。三、认定(一)本罪与非罪的界限1、本罪的构成以情节严重为其构成必要条件,只有严重干扰法庭秩序的行为才具有相当的社会危害性,才构成扰乱法庭秩序罪,因此,对那些扰乱法庭秩序情节不严重的,经劝阻、制止,停止实施扰乱行为的,不应认定为扰乱法庭秩序罪。2、本罪的构成要求行为人主观罪过形式方面为直接故意,也即行为人决意实施扰乱法庭秩序的行为,希望自己的行为干扰法庭秩序。因此必须把那些由于情绪激动、亢奋,或者性格爽直或坚持自己的看法等原因而一时在法庭开庭审理案件中说话声音过大,行为有所不当,或言语有所过激的情形与扰乱法庭秩序罪区分开来。前者行为人在主观上不具有扰乱法庭秩序的直接故意,所以不宜也不应作为扰乱法庭秩序罪来论处。(二)本罪与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界限从本质上讲,干扰法庭秩序也是扰乱社会秩序的一种表现情况以前在司法实践中,对于严重干扰法庭秩序的行为,也是按扰乱社会秩序来处理的。但在本法中规定了扰乱法庭秩序罪这一新罪名的情况下,将扰乱法庭秩序从扰乱社会秩序中分离出来,加以专门的规定,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对于扰乱法庭秩序情节严重的,按照特别条文优先于一般条文,则应按扰乱法庭秩序罪处1、从客体方面看,扰乱法庭秩序罪的客体为法庭秩序,扰乱社会秩序罪的客体则是社会公共秩序。2、处罚范围不同,对于聚众扰乱法庭秩序因而构成犯罪的,对全部行为人都予以惩罚,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则只处罚首要分子。(三)本罪与妨害公务罪的界限扰乱法庭秩序也必然妨害有关国家工作人员如审判人员依法执行公务,但与妨害公务罪有着显著的区别:1、侵犯的客体不同。扰乱法庭秩序罪的客体仅为法庭秩序,范围比较窄,而妨害公务罪的客体是国家工作人员的公务活动,除包括人民法院审理案件的法庭秩序外,还包括其他国家工作人员的公务活动,客体较为广泛。2、客观方面不同。扰乱法庭秩序罪的客观方而表现为行为人在法庭审理案件中,实施的哄闹、冲击法庭或殴打司法工作人员,严重扰乱法庭秩序的行为,既包括采用暴力或威胁方式,也包括非暴力的方式,而妨害公务罪的客观方面的表现仅限于以暴力、威胁的方法阻碍国家工作人员依法正在执行职务的行为,显然,在客观方面要比扰乱法庭秩序罪窄得多。3、犯罪发生的时间、空间不同。扰乱法庭秩序罪是发生在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案件过程中,从时间上看,限于人民法庭宣布开庭至宣布闭庭过程中,从空间上看,限于发生在法庭内(广义理解上的法庭)。而妨害公务罪是发生在国家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期间,从时间上看,限于国家工作人员已经着手执行职务,尚未结束之前,从空间上看,限于发生在执行职务的场所,既包括在国家机关内,也包括特定的其他场所。很明显,妨害公务罪的发生的时空范围比扰乱法庭秩序罪的要大得多。四、处罚犯本罪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五、法条及司法解释[刑法条文]第三百零九条聚众哄闹、冲击法庭,或者殴打司法工作人员,严重扰乱法庭秩序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相关法律]《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一来在法庭审判过程中,如果诉讼参与人或者旁听人员违反法庭秩序,审判长应当警告制止。对不听制止的,可以强行带出法庭;情节严重的,处以一千元以下的罚款或者十五日以下的拘留。罚款、拘留必须经院长批准。被处罚人对罚款、拘留的决定不服的,可以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复议期间不停止执行。对聚众哄闹、冲击法庭或者侮辱、诽谤、威胁、殴打司法工作人员或者诉讼参与人,严重扰乱法庭秩序,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司法解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严重扰乱法庭秩序案件具体适用法律问题的批复》(1994.9.26法复〔1994〕5号)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你院《关于严重扰乱法庭秩序案件确定罪名、适用法律条文以及审理程序问题的请示》收悉。经研究,答复如下:人民法院对哄闹、冲击法庭、侮辱、诽谤、威胁、殴打审判人员,严重扰乱法庭秩序,构成犯罪的,应依照刑法第一百五十七条的规定,以妨害公务罪定罪量刑。对于这种案件,可以由该法庭合议庭直接审理、判决。如果原审判组织是独任审判的,则应当组成合议庭进行审判。人民法院审理严重扰乱法庭秩序案件,应当依法保障被告人的诉讼权利。扰乱法庭秩序的行为,情节严重,构成其他犯罪的,应移送公安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如何认定扰乱法庭秩序罪——刑法修正案九拟修改扰乱法庭罪引争议?

一、修正案九草案第三十五条(即第一稿的第三十四条)应当取消的原因及理由

刑法修正九草案第三十五条对刑法第三百零八条改动颇大,增加了4款,其中包括“司法工作人员、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或者其他诉讼参与人,泄露依法不公开审理的案件中不应当公开的信息,造成信息公开传播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尽管这一款规定了4类诉讼参与人,但辩护人适用的可能性更大,而且这一行为的入罪在缺乏可操作性以及明显立法缺陷的情况下,势必将同伪证罪以及修正案九草案第三十六条扰乱法庭秩序罪一样成为辩护人头上的紧箍咒,在限制辩护人权利的同时,使辩护人面临入罪风险。

第一,不公开审理的案件中的哪些信息属于不应当公开的信息,没有明确规定

我国没有《信息公开法》,对信息公开与保密之间的限度没有法律予以明确界定,对于刑法中不公开审理的案件中是否所有信息都是不公开的,有哪些信息公开了属于修正案九草案第三十五条的调整的范畴,本条也没有明确规定。在没有明确法律依据的情况下,笼统的规定会导致司法人员在适用本条时任意解释不应该公开信息的范畴。而这其中对辩护人的风险最大,如辩护人在代理此类案件时,当委托人想了解案件情况时,辩护律师对哪些是可以公开的,哪些是不可以公开的就很难把握。对于不能公开的,律师如何对委托人阐述,界限如何把握,在没有明确界限的情况下,辩护人就会面临着双重窘境,没有告知委托人会导致委托人的不满以及缺乏信任,甚至会以不尽责来向相关部门投诉,告知委托人因没有明确规定,一旦被司法机关认为是属于不应公开的信息,就会面临入罪风险。

第二,依法不公开审理的案件不等同于依法院不公开审理的案件

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了四类案件不公开审理,分别为:

1、有关国家秘密的案件;

2、有关个人隐私的案件;

3、审判的时候被告人不满十八周岁的案件,不公开审理;

4、对当事人提出申请的确属涉及商业秘密的案件,法庭可以决定不公开审理。

但是,实践中会出现有些应当公开审理的案件却被法院以各种理由不公开审理。而此时,是否应当认定法院以各种理由自行确定不公开审理的案件就是依法不公开审理的案件?如果法院认为应当不公开审理的案件就是所谓的“依法不公开审理的案件”,那么“依法不公开审理的案件”的范围大小就完全掌握在法院手中。在此情况下,如果辩护人及其他诉讼参与人均认为属于应当公开审理的案件,于是在庭审前公开一些信息,最后如果法院反而认为是不公开审理的案件,那么辩护人或者其诉讼参与人难免会被冠以此罪名。比如,一被告人在同一案件中涉嫌两个罪名,其中只有一罪属于不公开审理的,法院最终却将全案不公开审理,在此种情况下辩护人将应属于公开审理的罪名中的信息公开,是否会被冠以“泄露依法不公开审理的案件中不应当公开的信息”?而如果这样的话将严重违背了司法公开原则,也剥夺了公众对司法的知情权、监督权。

第三,对造成后果的描述过于宽泛,缺乏可操作性,极易被滥用

该三十五条修正草案中的第一款“造成信息公开传播或者其他严重后果”以及第三款“公开披露、报道第一款规定的案件信息,情节严重的,依照第一款规定定罪处罚”都出现了其他严重后果,和情节严重两个宽泛性描述情形,这给司法人员充分的空间在需要的时候随时可以“情节严重或者虽没有公开传播,却造成其他严重后果”为由,将辩护人等予以定罪。因此这一描述弹性过大,不具有可操作性,不符合罪刑法定原则对刑法条文应具备高度明确性的要求,在实践中极易给辩护人等带来入罪的风险。

第四,严重违反了刑法谦抑原则

我们认为不应将此行为入罪,并非认为辩护人等的不当行为就是允许的。首先,对于泄露国家秘密罪和侵犯商业秘密罪,刑法已有专门规定,没有必要在妨害司法罪里重复入罪。其次,行业内部可以调整的范围,刑法没有干涉的必要。例如2013年的李某某强奸案,北京市律师协会对违反职业道德及职业纪律泄露案件信息的律师进行了处分,此处分体现了行业协会对律师职业道德的约束。而后北京市律协出台的《北京市律师办理不公开审理刑事案件业务操作指引》明确了律师在收案到结案过程中所知悉的委托人及案件信息均负有保密义务,非常详尽。如刑法不加区分干预属行业内调整范围的行为,必将违背刑法的谦抑性原则。长期来看,它将损害公平和正义,加之第三十六条将辩护人在庭审中的言辞豁免权的剥夺,对律师庭审言辞入罪予以压制,势必将影响我国法治体系构建,会导致我国律师制度的倒退。更何况,我国现在并没有完善的《信息公开法》来对信息公开的内容予以界定,对律师、媒体等公开信息的内容进行约束。在本条款中也没有明确这几类案件中哪些信息是属于依法不公开审理案件中不应公开的信息内容。在此种情况下,将不具备立法入罪条件的法条予以运用,其所带来的必然是在保护一种权利的同时带来更大的司法破坏,刑法应该在反复推敲并对其价值进行衡量后予以慎重确定。

二、修正案九草案第三十六条(即第一稿的第三十五条)应当取消的原因及理由

刑法修正案九草案第二稿(以下简称“修正案九草案”)与第一稿相比较,关于对刑法第三百零九条扰乱法庭秩序罪的修改基本保留了原来的内容,仅仅添加了“严重扰乱法庭秩序”和“情节严重”寥寥数字。虽然律师同样有幸被列为了保护的对象,但是很多人并没有认识到,我们律师更是被列为了该罪名重点打击的对象。律师感到恐惧的是,这样的规定会让律师在庭审中言论的发表遇到障碍,律师言论豁免权的实现更是痴心妄想,每一名诉讼律师极有可能随时遭遇牢狱之灾,而因条文规定的模糊性,律师根本不知该如何遵守法律,知法而不知该如何守法,恶法的特性已经体现的淋漓尽致。

第一稿

三十五、将刑法第三百零九条修改为:

有下列情形之一,严重扰乱法庭秩序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

(一)聚众哄闹、冲击法庭的;

(二)殴打司法工作人员或者诉讼参与人的;

(三)侮辱、诽谤、威胁司法工作人员或者诉讼参与人,不听法庭制止的;

(四)有其他严重扰乱法庭秩序行为的。

第二稿

三十六、将刑法第三百零九条修改为:

有下列扰乱法庭秩序情形之一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

(一)聚众哄闹、冲击法庭的;

(二)殴打司法工作人员或者诉讼参与人的;

(三)侮辱、诽谤、威胁司法工作人员或者诉讼参与人,不听法庭制止,严重扰乱法庭秩序的;

(四)有其他扰乱法庭秩序行为,情节严重的。

修正案九草案第一稿和第二稿关于对刑法三百零九条修改的区别

比较分析上述内容可知,修正案九草案第二稿中将第一稿“有下列情形之一,严重扰乱法庭秩序的”一句中的“严重扰乱法庭秩序的”删除,这就意味着只要聚众哄闹、冲击法庭和殴打司法工作人员或者诉讼参与人就构成扰乱法庭秩序罪,不需达到情节严重的要求。然而,其中与律师密切相关的第(三)、(四)项虽然分别增加了“严重扰乱法庭秩序的”和“情节严重的”规定,但是第二稿和第一稿在第(三)、(四)项上并没有任何实质上的区别,因为第一稿中也要求达到严重扰乱法庭秩序的程度才构成犯罪,仅仅是将情节要件变换了位置而已。所以,我们将修正案九草案第三十六条应当取消的具体理由再次阐述如下:

第一、导致律师不敢言,增加律师的维权难度,辩护权将形同虚设

从表面字义看,司法工作人员和诉讼参与人都可以成为该行为的侵害对象,但我们担心,在实际操作层面,这一规定会加大律师尤其是刑事律师维权诉讼的难度。在现有的刑事司法体制中,辩方仍很难取得与控方平等对抗的地位和权利,在庭审中经常会出现法官或者公诉人训斥辩护律师的情况,但很难想象他们会因此被追诉。这一规定可能只会针对维权律师、被告和旁听的群众,而且罪名容易扩大化。如果不问缘由,对因诉讼权利被侵犯而有过激言行的当事人或律师即可引用该条文入刑,会造成被追诉方不敢维权,严重破坏我国已有的现代诉讼制度。

第二、容易被部分司法人员曲解立法原意,演变成为打击报复的工具

从修正案九草案第三十六条的第(三)、(四)项规定使用的法律用语看,“侮辱、诽谤、威胁”等词语具有很强的模糊性、主观性。何为侮辱、诽谤、威胁?缺少明确的认定标准,主观性太强。在缺少明确的认定标准的情况下,有没有被侮辱、诽谤或者威胁就容易被司法工作人员主观臆断,完全由司法人员根据自己的感受,甚至根据是自己的心情来判断,完全没有任何客观事实可作为判断的依据。或许有人会指出,对此行为只有在严重扰乱法庭秩序的情况下才构成犯罪,但是我们要问,法庭秩序被扰乱到何种程度才算达到严重的程度?有没有达到严重程度的决定权仍然掌握在司法人员手中。

第(四)项关于“有其他扰乱法庭秩序行为,情节严重的”规定属于兜底性条款,该条款直接将律师在法庭之上与违法、不公的情形进行对抗的勇气彻底扼杀。如此模糊性的、兜底性的条款,已经让律师在法庭上不知哪些行为该做,哪些行为不该做了。如果选择闭口不言,会不会同样会被认定为因影响庭审顺利进行而破坏了法庭秩序?因闭口不言,对法官问而不答,是不是对法官的侮辱?言也恐惧,不言也恐惧,妄言和一位已经将利剑架在自己脖颈之上的“对手”进行对抗是不可能,是愚蠢的,自身难保何谈维护他人合法权益?

因此,不明确的刑法条文应当删除,可以有效防止司法人员随意适用,至少让每一位律师对自己行为的犯罪与否有一个明确的预期,这样才能知法守法。

第三、以审判为中心演变成以法官为中心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简称《决定》)明确提出要“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以审判为中心就是将庭审作为整个诉讼程序的中心环节,应当提高庭审的质量、避免庭审流于形式。从表面上看,修正案九草案第三十六条的规定有利于建立部分司法人员期望的没有对抗的庭审程序,似乎顺应了《决定》的精神。然而,我们认为,修正案九草案第三十六条的规定恰恰是对《决定》精神的误读和歪曲!建立以审判为中心的根本目的是提高庭审质量,重视庭审的决定性作用,最大限度地避免冤假错案的产生。修正案九草案第三十六条试图建立的是一种没有对抗,司法人员主导一切的安静的庭审秩序,此种没有对抗、不敢对抗、以法官为中心的庭审秩序,必将导致原本失衡的控辩审格局进一步向控审方倾斜,不利于对辩护权的保障、不利于查清案件事实、不利于维护被告人的合法权益,冤假错案必将增加。

有人肤浅的认为,律师作为诉讼参与人,实际上也是此条款的受益者,和司法人员一样,也是受保护的对象。然而,我们认真分析条文可以发现,如果在庭审中律师被司法人员侮辱、诽谤、威胁,司法人员能否构成扰乱法庭秩序罪呢?答案是如果司法人员自己不制止自己的行为就不会构成犯罪,因为“不听法庭制止”是成立该罪的必备要件,法庭在庭审中指的就是合议庭组成人员。所以,该条创建了以法官为中心的审判模式,法官消极居中,由控辩双方依法对抗的局面将荡然无存。

第四、严重违反了刑法谦抑原则

什么是刑法谦抑原则?就是不能任意扩大刑法的规制范围,在其他法律规范对某一违反法秩序的行为无法实现有效规制时才能考虑入罪的问题,简言之刑法要克制。然而,在我们不断高呼宣传并大力赞扬刑法谦抑原则好的大背景下,入罪门槛的不断降低充分体现了我国刑事立案对该原则的违反或者践踏。就修正案九草案第三十六条而言,其同样严重违反了刑法谦抑原则。因为:

首先,《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四条、《民事诉讼法》一百一十条、一百一十一条、一百一十五条、《行政诉讼法》第五十九条都已经对扰乱法庭秩序的行为规定了警告、训诫、强行带出法庭、拘留、罚款等遏制与惩戒措施,这些措施完全可以有效的预防和惩治扰乱法庭秩序的行为,而完全没有必要将扰乱法庭秩序的行为规定为犯罪。

其次,《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二条规定,对于写恐吓信或其他方法威胁他人人身安全的,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毁谤他人的,捏造事实、诬告陷害他人,企图使他人受到刑事追究或者受到治安管理处罚的,对证人及其近亲属进行威胁、侮辱、殴打或者打击报复的,都可给予拘留和罚款的处罚。这些规定惩罚的严重程度已经足以有效遏制扰乱法庭秩序行为的产生,是否需要刑法惩治需要慎重再慎重。

再次,律师协会都有详细的规定对律师的执业纪律和执业行为进行规范,司法行政机关对律师的违法违规行为也可以从行政方面追究责任,行业内部可以调整的范围,刑法没有干涉的必要。

结语:

刑法修正案九草案的横空出世,不能否认其中许多修改的条款顺应了社会民众的强烈呼声。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它将律师作为重点规制对象,将律师视为有效维护司法秩序的绊脚石,试图以限制律师执业的方式维护司法强权的意图太过明显。律师的入罪门槛大幅度降低,必将直接导致律师不敢言,胆怯甚至恐惧心理逐渐加强,增加了律师的维权难度,辩护权更将形同虚设。整体审视正在审议的修正案九草案,刻意维护和加强公安司法机关特权的影子仍然存在。在立法层面,律师作为一个和普通民众身份地位完全相同的群体仍然处于相当弱势的地位。虽然,此次刑法的修改已经向全社会公开征集了意见,然而,立法者对律师群体强烈反对的呼声却置若罔闻。所以,恳请立法者慎重思考我们修改立法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将权力关进牢笼里?还是为了将权力武装到牙齿?是为了赋予律师或者民众更多的权利,让他们在面对强权时能够实施最基本的防御?是为了保护法官的安危?还是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

作为法律职业共同体,司法人员和律师在推进王海英律师网建设中肩负着共同的责任。我们律师真心期望:双方应是“对抗而不对立、交锋而不交恶”的关系。然而,即将产生的立法却剥脱了司法机关和律师之间对抗的可能性,正在逐步推动双方对立和交恶的进程,使得原本失衡的控辩审格局进一步向控审方倾斜。我们坚信,我们律师的声音最终一定会传达到有关方面,推动公正的立法进而实现司法的公正是我们每一位律师应该履行的社会职责。

如何认定扰乱法庭秩序罪——?

如何认定扰乱法庭秩序罪_扰乱法庭秩序罪?刑法修正案九拟修改扰乱法庭罪引争议??

刑事案件辩护律师 危害公共安全罪 贪污罪的定罪与量刑

刘华华律师

擅长领域: 刑事辩护、婚姻诉讼、继承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