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正在为法律相关问题而头痛,可以联系我们团队电话/微信:15011356115。首次咨询可以享受到19.8元/次不限时咨询。请添加微信好友,红包转账后咨询

按摩店的经理能判组织卖淫罪吗_组织卖淫罪构成特征?如何区分协助组织卖淫罪和组织卖淫罪?

2020年10月15日 22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如何区分协助组织卖淫罪和组织卖淫罪?组织卖淫罪构成特征?按摩店的经理能判组织卖淫罪吗_协助组织卖淫罪辩护词范文?

按摩店的经理能判组织卖淫罪吗?

按摩店的经理能判组织卖淫罪吗

需要看具体的情况的,如果是符合组织卖淫罪的条件的话,就是属于的。

组织卖淫罪具有如下构成要件:

(一)本罪侵犯的客体是社会风化和治安管理秩序。卖淫是一种腐朽、丑恶的社会现象。而组织他人卖淫,是卖淫嫖娼活动产生、存在并不断蔓延的重要原因。这种行为毒化了社会风化,危害了社会治安。本罪的对象是自然人,一般情况下是女性,但男性也可以成为本罪的对象。

(二)本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组织多人进行卖淫的行为。所谓“组织”,是指以招募、雇佣、强迫、引诱、容留等手段,有计划、有组织地使他人从事出卖色相的活动。通常表现为两种形式。其一,设置卖淫场所或变相的卖淫场所从事卖淫活动。如以开办旅馆、娱乐城为名,而实际上以此作为卖淫的场所。其二,虽没有固定的卖淫场所,但通过控制从事卖淫的人员,有组织的进行卖淫活动。如某些饭店、旅馆的负责人组织服务员到店外从事卖淫活动。所谓“多人”,是指三人或三人以上,一般是女人,也包括男人。

(三)本罪的主体是一般主体,即凡年满16周岁并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均可成为本罪的主体。单位不能成为本罪的主体。如果旅馆业、饮食服务业、文化娱乐业等单位的人员或者负责人,利用本单位的条件,组织他人卖淫的,也应按自然人犯罪处理,即追究组织者的刑事责任。组织卖淫罪的主体可以是男性,也可以是女性;可以是一人,也可以是多人。

(四)本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一般出于牟利的目的。但因为刑法没有将牟利的目的规定为主观要件,故不管出于何种目的,只要行为人主观上对组织他人卖淫行为是故意的,即构成本罪。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组织卖淫罪】【强迫卖淫罪】组织、强迫他人卖淫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组织、强迫未成年人卖淫的,依照前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犯前两款罪,并有杀害、伤害、强奸、绑架等犯罪行为的,依照数罪并罚的规定处罚。

【协助组织卖淫罪】为组织卖淫的人招募、运送人员或者有其他协助组织他人卖淫行为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王海英律师小编提醒您,在组织他人卖淫的犯罪活动中,对被组织卖淫的人有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行为的,应当作为组织他人卖淫罪的量刑情节予以考虑,不实行数罪并罚。以上就是小编总结的相关知识,希望小编整理的知识能够为大家答疑解惑。如果还有什么困惑,欢迎进行法律知识咨询。

按摩店的经理能判组织卖淫罪吗——组织卖淫罪构成特征?

组织卖淫罪具有以下的构成特征:

(一)本罪侵犯的客体是社会风化和治安管理秩序。卖淫是一种腐朽、丑恶的社会现象。而组织他人卖淫,是卖淫嫖娼活动产生、存在并不断蔓延的重要原因。这种行为毒化了社会风化,危害了社会治安。本罪的对象是自然人,一般情况下是女性,但男性也可以成为本罪的对象。

(二)本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组织多人进行卖淫的行为。所谓“组织”,是指以招募、雇佣、强迫、引诱、容留等手段,有计划、有组织地使他人从事出卖色相的活动。通常表现为两种形式。其一,设置卖淫场所或变相的卖淫场所从事卖淫活动。如以开办旅馆、娱乐城为名,而实际上以此作为卖淫的场所。其二,虽没有固定的卖淫场所,但通过控制的卖淫人员,有组织的进行卖淫活动。如某些饭店、旅馆的负责人组织服务员到店外从事卖淫活动。所谓“多人”,是指三人或三人以上,一般是女人,也包括男人。

(三)本罪的主体是一般主体,即凡年满16周岁并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均可成为本罪的主体。单位不能成为本罪的主体。如果旅馆业、饮食服务业、文化娱乐业等单位的人员或者负责人,利用本单位的条件,组织他人卖淫的,也应按自然人犯罪处理,即追究组织者的刑事责任。组织卖淫罪的主体可以是男性,也可以是女性;可以是一人,也可以是多人。

组织卖淫罪(四)本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一般出于牟利的目的。但因为刑法没有将牟利的目的规定为主观要件,故不管出于何种目的,只要行为人主观上对组织他人卖淫行为是故意的,即构成本罪。

按摩店的经理能判组织卖淫罪吗——如何区分协助组织卖淫罪和组织卖淫罪?

如何区分协助组织卖淫罪和组织卖淫罪

在桑拿馆等娱乐业企业发生的组织卖淫案中,涉案人员常常较多,包括总经理、副总经理、部门经理、财务和出纳,等等。总经理定组织卖淫罪,财务、出纳定协助组织卖淫罪,一般没有争议,有争议的是副总经理和部门经理的定性,争议主要是定组织卖淫还是协助组织卖淫。专门从事刑事辩护业务的邓世运律师认为,这个争议,涉及的问题是协助组织卖淫罪和组织卖淫罪的区分。

协助组织卖淫是组织卖淫的帮助行为,虽然刑法将协助组织卖淫单独定罪处罚,但是,协助组织卖淫罪和组织卖淫罪的区分,依然可以运用共同犯罪中有关帮助行为的理论。

帮助行为,是指为其他共同犯罪人实行犯罪创造便利条件,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辅助作用的行为。帮助行为不是刑法分则所规定的犯罪的实行行为。由此可得出结论:协助组织卖淫不是组织卖淫的实行行为,只是为组织卖淫创造便利条件。如果行为人只是为组织卖淫创造便利条件,而没有实行组织卖淫的实行行为,定协助卖淫罪;如果行为人实施了组织卖淫的实行行为,定组织卖淫罪,如果行为人起的是次要作用,定性也不改变,只是在量刑上和起主要作用的行为人有所区别。可见,区分协助组织卖淫罪和组织卖淫罪,并非看行为人在犯罪中所起的作用,而是看其是否实施了组织卖淫罪的实行行为。

组织卖淫罪的实行行为,是指以招募、雇佣、强迫、引诱、容留等手段,控制多人从事卖淫的行为,控制多人卖淫是组织卖淫罪实行行为的本质特征。如果行为人实施了控制多人卖淫行为,定组织卖淫,如果只是为他人实施控制多人卖淫提供协助,定协助组织卖淫。

涉案副总经理、部门经理涉嫌行为的定性,应该根据涉案人的工作职责认定。比如财务部门、后勤部门的部门经理,因为其工作不是控制他人卖淫,而是为其他部门控制他人卖淫提供协助,应该定协助卖淫;比如管理卖淫女的部门经理,比如桑拿馆中负责管理卖淫技师的部门经理,因为直接实施了控制他人卖淫的行为,应该定组织卖淫。但鉴于其在组织卖淫中的作用比总经理所起的作用小,在量刑上应该比总经理的刑罚轻。副总经理的定性,也应该根据副总经理分管的工作是否是控制他人卖淫,确定其行为是组织卖淫还是协助组织卖淫。

按摩店的经理能判组织卖淫罪吗——协助组织卖淫罪辩护词范文?

审判长、审判员:

**江贯通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被告人王**家属的委托担任王**的辩护人,并出席今天的庭审诉讼活动。根据事实和法律,结合本案具体情况,辩护人对起诉书指控王**犯协助组织卖淫罪没有异议,现就王**依法存在的酌定从轻情节发表如下辩护意见供合议庭参考理由如下:

一、被告人王**主观恶性小,依法可以从轻处罚。

在本案三名被告人中,王**的年龄最小。被告人王**只身从**来到哈市打工,因为年龄小,涉世不深对社会的认知程度显然低于其他二名被告人。被告人王**来**浴池打工只有几个月,事先并不知道浴池里面有色情服务,如果事先就知道,他也不可能到这种地方去上班。根据王**本人在20**年*月**日在公安机关所作的供述中也能够证实这一事实:我于200*年**月份来到**浴池打工,开始是做杂务,后来一个男的让我管客人包房这方面。。。因此,从社会公共利益来说,被告人的行为已经构成犯罪,但是从被告人本身来说,他自己也也是一名受害人,他已经为自己的犯罪行为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被告人只有小学文化,法律知识欠缺,法律意识淡薄。他意识到自己行为可能违法,但并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涉嫌构成刑事犯罪。在这样错误的认知下,王**才最终走上了今天的犯罪道路。如果在其主观上能够认识到自己的行为已经构成犯罪的情况下,王**绝不会继续在**浴池工作下去。在我们会见王**时,他对自己的行为深表悔恨。就被告人本身来说,他的主观恶性不大,希望法庭在量刑时予以考虑。

二、被告人王**在协助组织卖淫中所起的作用较小,没有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

被告人没有参与协助组织卖淫的预谋,也没有与其他被告人存在明显的意思联络,更加没有参与协助组织卖淫的主观愿望,他只是按照老板的交待负责给曹**带来的客人开门,然后喊小姐进包房。完全是在浴池老板安排好的程序下按照老板的意思工作,而且至案发还没有领到工资,更没有通过犯罪获取任何的经济利益。而且根据王**在公安机关的供述:因为之前我不想干了,所以涨了钱。。。(见卷2第93页)可见王**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可能违法时,已经有过脱离违法工作的主观意愿,但在生活的压力之下,为了继续在哈市工作,才违心地继续在**浴池打工,因此王**在本案中起到的作用相对较小。

三、被告人系初次犯罪,而且认罪态度很好。

被告人系初次犯罪,之前无前科劣迹。而且被告人在历次的供述中均能够积极、主动、全面供述自己的犯罪行为有很好的认罪态度,对自己的行为有真诚的悔过,希望法庭能够考虑被告人认罪态度对其予以从轻处罚。

辩护人:**江贯通律师事务所

刘-欣律师

20**年*月**日

按摩店的经理能判组织卖淫罪吗_组织卖淫罪构成特征?如何区分协助组织卖淫罪和组织卖淫罪?协助组织卖淫罪辩护词范文?

最厉害的刑事律师 巨额资产来源不明罪 非法经营罪烟草 刑事申诉律师

北京律师

擅长领域: 刑事辩护、婚姻诉讼、继承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