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正在为法律相关问题而头痛,可以联系我们团队电话/微信:15011356115。首次咨询可以享受到19.8元/次不限时咨询。请添加微信好友,红包转账后咨询

毒品罪中特情引诱的情况_毒品罪从重处罚的情形?毒品犯罪的十化特点是什么?

2020年10月26日 20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毒品犯罪的十化特点是什么?毒品罪从重处罚的情形?毒品罪中特情引诱的情况_毒品罪的死刑适用标准?

毒品罪中特情引诱的情况?

毒品罪中特情引诱的情况

第一,犯意引诱

指被告人本来没有实施毒品犯罪的主观故意,在特情的诱惑下形成了犯意,进而实施了某种毒品犯罪行为。构成犯意引诱的条件有三个:

1.诱使者的身份必须特定,必须是警察或其他司法人员或他们派出的耳目,一般公民不能作为诱使者;

2.诱使者不仅提供机会,还必须以积极行为诱使行为人实施犯罪;

3.被告人毒品犯罪的故意和内容是经特情引诱而萌发的,并不是原有的。由于犯意引诱中特情教唆的作用突出,被各国普遍禁止。

这种类型的特情引诱在英美法中被称为侦查陷阱,可以作为被告人的抗辩理由。大陆法系以立法形式明确将合法的诱惑侦查的方式限定在不具有诱导倾向的客观活动,如交付、接受、转交等,而不存在积极主动地进行鼓励、挑逗的可能。我国法律对此没有规定,在学术界和实务界对被诱惑者是否应负刑事责任存有争议。最高人民法院在《南宁会议纪要》中指出,对于具有犯意引诱情形的被告人,量刑时应当对被告人从轻处罚,无论其毒品犯罪数量多大,都不得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这是目前司法现状下采取的折衷方法,符合从严惩治毒品犯罪的实际需要,也考虑到了犯意引诱的特殊情况,有利于贯彻罪责刑相适应原则。

第二,数量引诱

指行为人本来只有实施数量小的毒品犯罪的故意,在特情引诱下实施了数量大的甚至达到可以判处死刑数量标准的毒品犯罪。对毒品犯罪人最初犯意下的行为应当承担刑事责任,没有争议,但就其扩大犯意下的行为,则有的认为不应承担刑事责任。笔者认为,因为行为人原本就有毒品犯罪的故意,扩大犯意的引诱是在行为人已有毒品犯罪意愿之上的扩大,客观上也实施了毒品犯罪行为,行为人应当对扩大犯意下的行为承担刑事责任。但在量刑时,存在数量引诱情形的,应当从轻处罚。如果系经引诱后毒品犯罪数量才达到或者超过判处死刑数量标准的,一般也不能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第三,间接引诱

指受特情引诱的被告人的行为又引起了原本没有毒品犯意的其他人产生毒品犯罪故意,并实施了毒品犯罪行为。在美国,对受间接引诱的被告人是否可援用“警察圈套”来抗辩,法院之间的认识并不统一,有的肯定,有的否定。我们认为,存在间接引诱的,对被告人也应酌情从轻处罚。因为这个案件的发生也与特情介入有密切联系,甚至可以说具有条件关系。

第四,提供机会型引诱

是指行为人本来就有毒品犯罪的故意和行为,特情引诱仅仅是给行为人提供了机会或条件,进而发生了犯罪。这是普遍允许和最为常见的合法诱惑侦查。比如,被告人手里有2000克海洛因,正在寻找买主。公安机关怀疑其持有毒品,派特情接近被告人购买了海洛因。这种情况下,行为人有毒品在先,出卖毒品是其本来意思表示,其毒品不是卖给张三就是卖给李四。特情的介入,无非是为其贩卖毒品提供一个机会和交易对象,而与其犯罪意图的产生与否无关。对此情形,按当事人本来意思和行为处理,不从轻处罚。

毒品罪中特情引诱的情况——毒品罪从重处罚的情形?

毒品罪从重处罚的情形

(1)利用、教唆未成年人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或者向未成年人出售毒品的,从重处罚。这里的未成年人是指未满18周岁的人。其中的利用,是指利用没有达到刑事法定年龄的人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由于被利用者是不负刑事责任的人,因此,利用者属于间接正犯,他与被利用者不构成共犯,而是独立地承担刑事责任。其中的教唆,是指教唆达到法定年龄的未成年人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根据刑法理论,对间接正犯与直接正犯一样处罚,而不从重处罚。但刑法考虑到上述犯罪的危害特别严重,规定从重处罚。对教唆不满18周岁的人犯罪,刑法第29条已经规定了应当从重处罚,而刑法第347条又特别规定了对上述情况从重处罚。这不意味着教唆不满18周岁的人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的犯罪分子具有两个从重处罚的情节。即上述规定只是对刑法第29条的重申,而不是说在刑法第29条从重处罚的基础上再根据该规定从重处罚。因为利用没有达到法定年龄的人犯罪与教唆达到法定年龄的未成年人犯罪相比,前者的危害大于后者,但如果认为教唆达到法定年龄的未成年人犯罪有两个从重处罚的情节,则利用没有达到法定年龄的人犯罪只具有一个从重处罚的情节,这就导致刑罚不均衡。

(2)因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非法持有毒品被判过刑,又犯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的,从重处罚。这是关于再犯从重处罚的规定。不论前罪何时受处罚,不论判处何种刑罚,不论处刑轻重,对新罪一律从重处罚。这也是鉴于毒品犯罪的特殊危害所作的特殊规定。

需要研究的问题是:对其中符合累犯条件的,是仅适用刑法总则关于累犯的规定,还是仅适用本规定,抑或同时适用累犯规定与本规定。最高人民法院2000年4月4日印发的《全国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指出:“关于同时构成再犯和累犯的被告人适用法律和量刑的问题。对依法同时构成再犯和累犯的被告人,今后一律适用刑法第三百五十六条规定的再犯条款从重处罚,不再援引刑法关于累犯的条款。”但这一观点存在疑问。本来,刑法第356条是鉴于毒品犯罪的严重性才做出再犯规定的,如果对符合累犯条件的也仅适用该再犯规定,则意味着对符合累犯条件的毒品犯罪人可以适用缓刑、假释,而其他犯罪的累犯则不得适用缓刑与假释,这显然有失公允。因此,应当认为,对于符合累犯条件的,必须适用总则关于累犯的条款,而不再适用刑法第356条。易言之,刑法第356条应仅适用于不符合累犯条件的再犯。

毒品罪中特情引诱的情况——毒品犯罪的十化特点是什么?

“十化”特点主要表现内容是罪名集中化、主体年轻化、毒贩无业化、毒品多样化、以贩养吸化、贩毒群带化、携带隐蔽化、交易科技化、组织隐秘化、再犯严重化。以下分别介绍了这“十化”的具体内容,欢迎浏览。

毒品犯罪的特点

一是罪名集中化。集中为贩卖、运输毒品罪,非法持有毒品罪与容留他人吸毒罪三个罪名,其中以贩卖、运输毒品为主,占72.2%;

二是主体年轻化。统计样本中,涉及1980后犯罪的共62件,涉72人,而1980——1970年段犯罪的共63件,涉70人,1980后与1970后占全部毒品犯罪样本比例为82.8%,为毒品犯罪的主力军,毒品犯罪呈现出犯罪年轻化趋势;

三是毒贩无业化。从统计来看,毒贩绝大多数为无业或农民,其中无业者占48.6%,农民占46.1%,在贩卖、运输毒品犯罪及非法持有毒品犯罪中几乎以无职业者为主,而容留他人吸毒犯罪中存在个别有工作单位的情况;

四是毒种多样化。海*因占全部收集样本的45.3%,甲基苯丙胺占全部收集样本的42.8%。其余涉及的毒品类型较多,包括K粉(氯胺酮)、摇头丸、美沙酮等毒品及三唑仑、**唑仑等精神药物,毒品类型不断翻新;

五是以贩养吸化。一部分被告人为吸毒成瘾后走上毒品犯罪道路,他们从买毒者逐步被拉拢为毒品贩卖、运输者,也有的为赚取相应利润供自己吸毒之用而将买进的毒品中一部分销售给他人或者容留他人吸食,以贩养吸现象十分严重;

六是贩毒群带化。被告人之间熟人关系、朋友关系、亲属关系、甚至兄弟、夫妻关系参与犯罪者较多,共犯成员各有分工,从寻找毒源、联系下家、运输毒品、转移毒资到贩卖毒品呈一条龙状态;

七是携带隐蔽化。毒品从一般的身外物品携带到贴身携带逐步发展为个别毒品犯罪分子体内携带、人货分离、制作车辆夹层、在商品中藏毒、通过快递运输等方式进行运送、销售,藏匿手段的不断翻新对打击形成较大难度;

八是交易科技化。目前毒品犯罪广泛利用高科技手段,采用航空快运、EMS携带、物流快递运输等手段交易货物,采用QQ、手机、MSN等联络手段确定交易时间、地点,采用国际通用信用卡周转毒资,致使在打击过程中只见毒品不见人,或者见人不见毒资等情况屡见不鲜;

九是组织隐秘化。毒品犯罪组织十分隐秘,“马仔”与上级毒品犯之间一般不直接联络,即便联络,一般仅限于暗号或绰号联系,在打击中很难打击犯罪枭首;

十是再犯严重化。毒品犯罪高利润及毒瘾难以戒除等原因致使毒品犯罪再犯、累犯现象较为严重,犯罪分子被判处刑罚,执行完毕后,容易重操旧业。

毒品罪中特情引诱的情况——毒品罪的死刑适用标准?

毒品罪的死刑适用标准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判处被告人死刑:

(1)具有毒品犯罪集团首要分子、武装掩护毒品犯罪、暴力抗拒检查、拘留或者逮捕、参与有组织的国际贩毒活动等严重情节的;

(2)毒品数量达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并具有毒品再犯、累犯,利用、教唆未成年人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或者向未成年人出售毒品等法定从重处罚情节的;

(3)毒品数量达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并具有多次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向多人贩毒,在毒品犯罪中诱使、容留多人吸毒,在戒毒监管场所贩毒,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实施毒品犯罪,或者职业犯、惯犯、主犯等情节的;

(4)毒品数量达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并具有其他从重处罚情节的;

(5)毒品数量超过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且没有法定、酌定从轻处罚情节的。

以下列情形,可以不判处被告人死刑立即执行:

(1)具有自首、立功等法定从宽处罚情节的;

(2)已查获的毒品数量未达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到案后坦白尚未被司法机关掌握的其他毒品犯罪,累计数量超过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的;

(3)经鉴定毒品含量极低,掺假之后的数量才达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的,或者有证据表明可能大量掺假但因故不能鉴定的;

(4)因特情引诱毒品数量才达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的;

(5)以贩养吸的被告人,被查获的毒品数量刚达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的;

(6)毒品数量刚达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确属初次犯罪即被查获,未造成严重危害后果的;

(7)共同犯罪毒品数量刚达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但各共同犯罪人作用相当,或者责任大小难以区分的;

(8)家庭成员共同实施毒品犯罪,其中起主要作用的被告人已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其他被告人罪行相对较轻的;

(9)其他不是必须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

有些毒品犯罪案件,往往由于毒品、毒资等证据已不存在,导致审查证据和认定事实困难。在处理这类案件时,只有被告人的口供与同案其他被告人供述吻合,并且完全排除诱供、逼供、串供等情形,被告人的口供与同案被告人的供述才可以作为定案的证据。仅有被告人口供与同案被告人供述作为定案证据的,对被告人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要特别慎重。

毒品数量是毒品犯罪案件量刑的重要情节,但不是唯一情节。对被告人量刑时,特别是在考虑是否适用死刑时,应当综合考虑毒品数量、犯罪情节、危害后果、被告人的主观恶性、人身危险性以及当地禁毒形势等各种因素,做到区别对待。近期,审理毒品犯罪案件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应当结合本地毒品犯罪的实际情况和依法惩治、预防毒品犯罪的需要,并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复核的毒品死刑案件的典型案例,恰当把握。量刑既不能只片面考虑毒品数量,不考虑犯罪的其他情节,也不能只片面考虑其他情节,而忽视毒品数量。

毒品罪中特情引诱的情况_毒品罪从重处罚的情形?毒品犯罪的十化特点是什么?毒品罪的死刑适用标准?

北京刑辩大律师 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 刑事咨询律师 北京律师寻衅滋事

北京律师

擅长领域: 刑事辩护、婚姻诉讼、继承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