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正在为法律相关问题而头痛,可以联系我们团队电话/微信:15011356115。首次咨询可以享受到19.8元/次不限时咨询。请添加微信好友,红包转账后咨询

法律上贩毒罚金的标准是什么_贩毒罪的处罚?新型贩毒罪?

2020年10月27日 24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新型贩毒罪?贩毒罪的处罚?法律上贩毒罚金的标准是什么_许某贩毒辩护词?

法律上贩毒罚金的标准是什么?

一、贩卖毒品,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五年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1、贩卖鸦片一千克以上、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五十克以上或者其他毒品数量大的;

2、贩卖毒品集团的首要分子;

3、武装掩护贩卖毒品的;

4、以暴力抗拒检查、拘留、逮捕,情节严重的;

5、参与有组织的国际贩毒活动的。

二、贩卖鸦片二百克以上不满一千克、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十克以上不满五十克或者其他毒品数量较大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三、贩卖鸦片不满二百克、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不满十克或者其他少量毒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四、单位犯第二款、第三款、第四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各该款的规定处罚。

五、利用、教唆未成年人贩卖毒品,或者向未成年人出售毒品的,从重处罚。

六、对多次贩卖毒品,未经处理的,毒品数量累计计算。

相关知识:制造毒品的认定与处罚问题

鉴于毒品犯罪分子制造毒品的手段复杂多样、不断翻新,采用物理方法加工、配制毒品的情况大量出现,有必要进一步准确界定制造毒品的行为、方法。制造毒品不仅包括非法用毒品原植物直接提炼和用化学方法加工、配制毒品的行为,也包括以改变毒品成分和效用为目的,用混合等物理方法加工、配制毒品的行为,如将甲基苯丙胺或者其他苯丙胺类毒品与其他毒品混合成麻古或者摇头丸。为便于隐蔽运输、销售、使用、欺骗购买者,或者为了增重,对毒品掺杂使假,添加或者去除其他非毒品物质,不属于制造毒品的行为。

已经制成毒品,达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的,可以判处死刑;数量特别巨大的,应当判处死刑。已经制造出粗制毒品或者半成品的,以制造毒品罪的既遂论处。购进制造毒品的设备和原材料,开始着手制造毒品,但尚未制造出粗制毒品或者半成品的,以制造毒品罪的未遂论处。

由此可见,贩卖毒品的罚金需要根据毒品交易的数量来确定,情节犯罪的贩卖毒品行为,还可能会从重处罚。如果你的情况比较复杂,王海英律师网欢迎您进行法律咨询。

法律上贩毒罚金的标准是什么——贩毒罪的处罚?

贩毒罪的处罚

其一,根据刑法第347条第2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毒品案件定罪、量刑标准有关问题的解释》的规定,犯本罪而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15年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1)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1000克以上、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50克以上或者其他毒品数量大的;其中,“其他毒品数量大”是指:苯丙胺类毒品(甲基苯丙胺除外)100克以上;大麻油5000克、大麻脂10000克、大麻叶及大麻烟150000克以上;可卡因50克以上;吗啡100克以上;度冷丁(杜冷丁)250克以上(针剂100μγ/支规格的2500支以上,50μγ/支规格的5000支以上;片剂25μγ/片规格的l万片以上,50μγ/片规格的5000片以上);盐酸二氢埃托啡10毫克以上(针剂或者片剂20μγ/支、片规格的500支、片以上);咖啡因200000克以上;罂粟壳200000克以上;上述毒品以外的其他毒品数量大的。(2)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集团的首要分子;(3)武装掩护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的。(4)以暴力抗拒检查、拘留、逮捕,情节严重的。(5)参与有组织的国际贩毒活动的。

其二,根据刑法第347条第3款之规定,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200克以上不满1000克、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10克以上不满50克或者其他毒品数量较大的,处7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其中,“其他毒品数量较大”是指下列情形之一:苯丙胺类毒品(甲基苯丙胺除外)20克以上不满百克;大麻油1000克以上不满5000克,大麻脂2000克以上不满10000克,大麻叶及大麻烟30000克以上不满150000克;可卡因10克以上不满50克;吗啡20克以上不满100克;度冷丁(杜冷丁)50克以上不满250克(针剂100μγ/支规格的500支以上不满2500支,50μγ/支规格的1000支以上不满5000支;片剂25μγ/片规格的2000片以上不满1万片,50μγ/片规格的1000片以上不满5000片);盐酸二氢埃托啡2毫克以上不满10毫克(针剂或者片剂20μγ/支、片规格的100支、片以上不满500支、片);咖啡因50000克以上不满200000克;罂粟壳50000克以上不满200000克;上述毒品以外的其他毒品数量较大的。

其三,根据刑法第347条第4款的规定,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不满200克、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不满10克或者其他少量毒品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严重”是指下列情形之一: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140克以上不满200克、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7克以上不满10克或者其他数量相当毒品的;国家工作人员走私、制造、运输、贩卖毒品;在戒毒监管场所贩卖毒品的,向多人贩毒或者多次贩毒的;其他情节严重的行为。

其四,根据刑法第347条第5款的规定,单位犯本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自然人犯本罪的规定处罚。

其五,根据刑法第347条第6款之规定,利用、教唆未成年人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或者向未成年人出售毒品的,从重处罚。

其六,根据刑法第349条第2款的规定,缉毒人员或者其他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掩护、包庇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的犯罪分子且事先通谋的,依照本罪从重处罚。

其七,根据刑法第350条第2款的规定,明知他人制造毒品而为其提供制毒物品的,以制造毒品罪的共犯论处。单位亦同。

其八,根据刑法第356条的规定,因犯本罪被判过刑又犯本罪的,从重处罚。

法律上贩毒罚金的标准是什么——新型贩毒罪?

最高院《关于审理若干新型毒品案件定罪量刑的指导意见》

近年来,新型毒品案件频发,呈上升趋势。为坚决打击和有效遏制这类毒品犯罪的发展蔓延势头,统一司法标准,现作如下规定:

一、新类型毒品的定罪量刑数量标准暂按以下比例与海洛因进行折算:

1克海洛因=20克氯胺酮(化学名:2-(2-氯苯)2-甲氨基环巳酮,俗称:K粉);

1克海洛因=20克美沙酮;

1克海洛因=10克替甲基苯丙胺(MDMA)(化学名:N,a-3,4亚甲基二氧甲基苯丙胺,俗称:摇头丸,迷魂药);

1克海洛因=10克替苯丙胺(MDA)(化学名:a-3,4亚甲基二氧苯丙胺,俗称:摇头丸,迷魂药);

1克海洛因=1000克三唑仑(化学名:8-氯-6-(邻-氯苯基)-1-甲基-4H-s-三氮唑(4,3-)1,4苯丙二氮杂卓,俗称:蓝精灵,海乐神);

1克海洛因=1500克安眠酮(又称甲喹酮);

1克海洛因=10000克氯氮卓(化学名:7-氯-2-甲氨基-5-苯基-3H1,4-苯丙二氮杂卓-4-氧化物,俗称:利*宁,绿豆仔);

1克海洛因=10000克地西泮(化学名:俗称:安定);

1克海洛因=10000克艾西唑仑(化学名:俗称:**安定);

1克海洛因=10000克溴西泮(化学名:俗称:宁*定);

二、对新型毒品要做含量鉴定,确定单一型毒品还是混合型毒品;如果是混合型毒品,要鉴定主要毒品成份及比例。对不符合要求的鉴定结论,应作重新鉴定或补充鉴定,否则不能作为定罪量刑的证据使用。因某种原因不能作出重新鉴定或补充鉴定的,应按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进行处理,判处重刑及死刑的应特别慎重。

三、对新型混合毒品的量刑应以其主要毒品成分为依据。将危害较大的主要几类毒品成分按其比例折算成海洛因后再确定数量量刑。

四、新型毒品案件适用死刑的主要对象是从事制造、走私等源头犯罪行为的首要分子和其他主犯,对仅从事了运输、贩卖等中间环节行为的犯罪分子,原则上可不适用死刑,尤其是立即执行。

五、上述规定仅供法院系统内部掌握,执行中遇到问题请及时呈报我院刑一庭。

法律上贩毒罚金的标准是什么——许某贩毒辩护词?

江苏海滋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许X近亲属的委托,指派张*峰担任其辩护人,接受委托后,辩护人通过会见被告人许X,并查阅其全部案卷材料,结合庭审情况,现根据事实和法律发表如下辩护意见:

一、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许X第一起案件涉嫌贩卖毒品罪的定性有异议,辩护人认为该起案件不构成贩卖毒品罪,该起案件涉嫌非法持有毒品罪或运输毒品罪。

1、本起案件包裹的发货人及收货人都是许X本人,该包裹发到东海只是让被告人霍X代收。本起案件许X在公安机关的多次供述中一会说该批货是卖给霍X,一会说不是卖给霍X,只是让其代收暂时保管,且在律师会见及庭审中许X都承认当初之所以说贩卖给霍X,是因为其被抓时怀疑是霍X告发他,才故意瞎说,事实上该包裹内的毒品不是卖给霍X,只是让其代收包裹,霍X给其转账、打款26500元是因为他们之间存在私下赌球等经济往来。庭审中霍X也辩解之所以转账、打款给许X26500元是因为他们之间有私下赌球等经济往来,两人的陈述基本一致且霍X从被抓到庭审都一直不认可该包裹内的毒品是其向许X购买,根据办理毒品案件的相关法律规定,上、下家口供不一致的,应适用有利于被告人的认定原则,所以不应认定该起案件构成贩卖毒品罪。

2、虽然被告人许X本人该起案件包裹理的毒品及数量、发货单、鉴定报告等予以认可,但辩护人认为本案的证据存在许多不足之处,致使很多证据不能排除合理怀疑:

(1)辩护人认为公安机关在抓获霍X、石X的当时应该对他们两人所取的包裹进行拍照或全程录像,应该对包裹内的物品进行称量、取样等工作,而不应是到了公安机关的单位才进行拍照、称量,从两人被抓、包裹被扣到办案人员的办公地点期间不能排除包裹被拆开、调包、里面的物品被换等诸多合理怀疑。

(2)辩护人认为公安机关应该对发货单上发货人、收货人的签字进行字迹鉴定,同时应该对包裹内的物品做指纹鉴定,用以排除他人冒用被告人身份、包裹内部物品被调换等合理怀疑。而本案公安机关没有做这方面的相关工作,显然导致证据有瑕疵。

(3)公安机关出具的理化检验鉴定报告的抬头名称是连云港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而鉴定报告上盖的章却是连云港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专用章,辩护人认为其主体存在矛盾,所以该报告能否作为定案量刑的依据,请求法庭依法核实。

(4)证人石X在证言中陈述公安机关对其有明显诱供、诱证行为,辩护人提请法庭对全案其他证人的证言及被告人的供述是否存在诱供、诱证等行为予以核实,如属非法证据应予以排除,不能作为定罪量刑的证据。

二、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许X第二起案件涉嫌贩卖毒品罪的定性有异议,辩护人认为该起案件证据不足,不构成贩卖毒品罪。

(1)辩护人认为该起诉讼没有事实依据,首先公诉机关未提供该案涉案毒品等实物证据,也没有提供该起案件相关的发货、收货凭证等其它交易毒品的证据,本案仅有被告人许X多次前后矛盾的供述,但被告人霍X即公诉机关指控该起案件的买家一直不认可该起案件买卖毒品事实的存在,显然不能作为认定贩卖毒品的依据。且被告人许X在庭审中也多次提出,被抓后其为了报复霍X等人在公安机关做了虚假供述,同时,通过庭审中被告人许X、霍X的供述及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显示,许X为了让霍X办理驾驶证而给霍X通过大巴车带了包裹,包裹里是许X的身份证复印件及照片以及许勇为了感谢霍X为其办驾驶证而送给他一两克冰毒,被告人许x和霍X供述的时间、方式、内容等基本一致,且霍X也的确为被告人许X办理了驾驶证,公诉机关也认可该事实的存在。

(2)本案虽然被告人许X和霍X都认可双方有打款、收款的事实,但当庭两名被告人都说他们之间私下存在赌球行为,打款行为属于赌球的经济来往,且两人所说的赌球方式等也基本一致,所以辩护人认为他们之间这段时间有经济来往的账目不应该作为认定该案购买毒品的毒资。

(3)公诉机关提供的许X和霍X的电话通话记录,只能证明他们之间相互有电话联系,不能证明他们电话联系了买卖毒品等犯罪行为。

三、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许X第三起案件涉嫌贩卖毒品罪的定性有异议,辩护人认为该起案件证据不足,不构成贩卖毒品罪。

(1)辩护人认为该起诉讼没有事实依据,首先公诉机关不能提供该案涉案毒品等实物证据,其次被告人许X对该起案件的多次供述无论在时间还是在数量、钱款上都前后矛盾不一致,这也佐证了其当庭供述之所以在公安机关作了虚假供述,就是为了报复霍X等人可能出卖他而故意为之。许X在公安机关的后几次供述及当庭供述显示事实上其的确给霍X发了一个包裹,但发包裹是因为其向霍X借了4.8万元(有借条),为了表示感谢霍X就通过物流公司发了装有一两克左右冰毒的包裹送给霍X玩,并不是公诉机关指控的贩卖给霍X1公斤冰毒、100余粒麻古,且本案霍X本人至始至终都不承认向许X购买过毒品,根据“疑罪从无”原则应不予认定该指控。

(2)本案证人章X、徐X、霍X的证言都只能证实霍X当天的确收到了一个包裹,但都不知道也没有亲眼看到霍X取回的包裹里装的是公诉机关指控的毒品,且本案徐X的证言最为详细,但其都是用了“估计、可能、应该”等推断性语言,其证言显然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

(3)公诉机关提供的尹X2014年10月15日证言显示,尹X在公安机关应该有讲到许X向霍X借钱的事情证明许X和霍X之间有普通经济往来,但在本案中公诉机关并没有提供该证据,而该证据是能证明被告人许X等无罪或罪轻的证据,公诉机关依法应当提供。至于尹X在证言中说其在看守所收到了许X的纸条让其帮忙做伪证,首先被告人许X不认可有向其传递纸条让其做伪证的行为,公诉机关也没有提供尹X所说的所谓纸条,仅凭尹X的证言显然不能作为定案依据。同时,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没有提供尹X取保程序合法性的证据,尹X是2014年9月10日到公安机关自首并于当日被刑事拘留,公诉机关提供的其证言显示尹x取保候审时间是2014年10月15日,但没有提供其取保的其他程序证据,鉴于尹X在本案及全案中的特殊性(公诉机关指控的几乎所有案件及相关人员都与尹X有关),辩护人有理由怀疑其证明许X传递纸条让其作伪证的证言的真实性以及是否存在诱供、诱证情形,请求法庭依法核实其取保程序是否合法及其供述的所有监控、摄像以排除合理怀疑。

(4)辩护人认为本案及全案所涉及的霍X、鲍X、尹X等作为同案审理更有利于查清案件事实,也更有利于节省司法资源,同时他们的证言作为同案供述更对被告人许X、霍X公平、公正,更能排除一些合理怀疑。

四、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许X第四、五起案件涉嫌贩卖毒品罪的定性有异议,辩护人认为该两起案件证据不足,不构成贩卖毒品罪。

虽然被告人许X本人认可该两起犯罪,但辩护人认为该两起案件的证据明显不足:

(1)该两起案件都只有被告人许X的供述及买家尹X的所谓证言显然不能作为定案依据。首先该两起案件的案发时间都不能具体确定,其次被告人许X的供述与尹X的所谓证言在案发时间、交易毒品数量、单价、实付钱款数都不一致,公诉机关又没有其它证据加以佐证显然不足以认定其犯罪。

(2)辩护人认为尹X的证言证据不合法,公诉机关提供的尹X的讯问笔录上显示其投案自首时间是2014年9月10日,但公安机关写的复印时间是2014年9月1日(这时尹X应该没到案)且上面的文字表述明显不同于全案其他所调取的复印证据,同时鉴于尹X在全案的其他证据同样存在许多不能排除合理怀疑之处,所以其证言证据应予以排除、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五、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许X的第六起案件涉嫌贩卖毒品罪的定性没有异议。但鲍X给许X打款数额是7000元与公诉机关指控的60元一克,贩卖100克的数额不符,请求法庭在量刑时予以考虑。

六、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许X的第七起案件涉嫌贩卖毒品罪的定性没有异议。但辩护人认为该起案件存在的证据问题基本同第一起案件的证据(1)(2)(3)项问题,不再赘述。

七、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许X第八起案件涉嫌贩卖毒品罪的定性有异议,辩护人认为该起案件不构成贩卖毒品罪,该起案件涉嫌非法持有毒品罪或运输毒品罪。

(1)该包裹的发货人及收货人、收货人电话都是被告人许X自己,同时公诉机关也不能提供其联系所谓苏州买家的证据,尹X的证言也不承认帮许X介绍苏州人贩卖毒品的事实,所以现有证据不能证明许X去苏州是为了贩卖毒品。其在笔录及当庭供述中都称之所以把近2公斤冰毒通过物流公司运到苏州,是因为广州的住房是和别人合租的,毒品数量大放在家里担心不安全,所以相对发给物流公司保管更安全,去上海、苏州只是去玩并不是去贩卖毒品,辩护人认为其供述符合逻辑。

(2)辩护人认为该案件的证据同样存在第一起案件证据的(1)(2)(3)项问题,不再赘述。

(3)被告人霍X于2014年6月27日被公安机关抓获,后招供了许X的电话等,公安机关不可能不对许X采取措施,辩护人认为该些案件可能有“特情引诱”的情形,请求法庭依法核实。

八、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许X第九起案件涉嫌贩卖毒品罪的定性有异议,辩护人认为该起案件不构成贩卖毒品罪,该起案件涉嫌非法持有毒品罪。

(1)该案毒品是从被告人许X住所搜查缴获,而许X本身也吸毒且其供述也显示这些毒品是别人送给他吸的而不是用来贩卖的。

(2)辩护人认为公安机关进行搜查时应该用全程摄像,而不是简单地拍几张平面照片,平面照片显然不能固定整个搜查过程及房屋空间、毒品等东西存放位置等,根据公诉机关的提供的证据,辩护人认为当时公安机关的数码相机应该有摄像的条件而公安机关却不采用,不能排除搜查出来的毒品、工具是否是当场搜查出来的合理怀疑。且公安机关搜查证上的见证人(韦X、黄X)和搜查笔录及扣押清单上的见证人(韦X、戴X)不一致,且没有提供见证人合法见证身份证明。同样存在第一起案件证据(1)、(3)的问题,不再赘述。

量刑部分意见:

(1)辩护人建议法庭对全案犯罪数额、毒品数量按照“有利于被告人原则”认定,因为全案多起指控买卖双方供述、证言存在很多矛盾不一致且很多证据不能排除合理怀疑。

(2)辩护人认为被告人许X是初犯、认罪态度较好,如果公诉机关的指控都构成犯罪,则公诉机关指控的第2、3、4、5、6起案件被告人许X应构成坦白,请求法庭在量刑时予以从轻处罚。

(3)被告人许X的主观恶性较小,其本身吸毒,其贩卖毒品行为属于“以贩养吸”,明显区别于职业毒贩、毒枭等,且其在被抓获时一直都很配合并没有采取暴力拒捕等行为,说明其并非穷凶极恶之徒。

(4)被告人许X的社会危害性相对较轻,公诉机关指控涉案买家仅三个人,且指控的第1、7、8、9起案件毒品都已经被公安机关缴获没有流入社会,相对于贩卖毒品流入社会造成二次侵害的社会危害性明显要轻。

(5)综合全案所有材料、证据,辩护人认为全案多起可能存在特情引诱的情形。

综上,辩护人认为被告人许X虽然涉案冰毒毒品数量巨大,近5公斤左右,但鉴于好多毒品并没有流入社会及本案证据存在诸多证据问题、不能排除合理怀疑,公诉机关量刑建议对许X适用死刑明显偏重。辩护人建议法庭在判决量刑时“审慎适用死刑”,即使对被告人许X适用死刑,也可以不予立即执行。综合全案,辩护人建议法庭给被告人许X改过自新的机会,建议对其适用无期徒刑以下刑罚。

以上辩护意见,请法庭采纳!

辩护人:张*峰

2015年3月9日

法律上贩毒罚金的标准是什么_贩毒罪的处罚?新型贩毒罪?许某贩毒辩护词?

受贿罪的量刑标准 拘留所可以探视吗 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刑 刑事案件律师费5万

北京律师

擅长领域: 刑事辩护、婚姻诉讼、继承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