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正在为法律相关问题而头痛,可以联系我们团队电话/微信:15011356115。首次咨询可以享受到19.8元/次不限时咨询。请添加微信好友,红包转账后咨询

行贿罪无罪辩护怎么写_聚众斗殴罪无罪辩护词?职务侵占罪无罪辩护词?

2020年11月16日 32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职务侵占罪无罪辩护词?聚众斗殴罪无罪辩护词?行贿罪无罪辩护怎么写_贩毒罪无罪辩护词怎么写?

行贿罪无罪辩护怎么写?

行贿罪无罪辩护词怎么写

安徽淮南***行贿案无罪辩护词

尊敬的合议庭三位法官:

**事务所接受被告人***的委托,指派我担任其行贿案件一审辩护人,和**律师所***律师一起,出席今天的庭审,履行法律赋予辩护律师的职责。

开庭前,本人查阅了全部案件材料,会见了被告,刚刚又认真听取了公诉人的公诉意见。我们认为,本案只是事实之辩,证据之辩,不是法律之辩。即行贿事实有没有发生。以及被告原先的虚假口供是如何形成的,这两个焦点问题上。根据我们的审查和调查,本案是一起检察机关违法办案造成的假案,是先有所谓的受贿人口供,再违法逼取被告的行贿虚假口供,被一审认缓刑相引诱,以被告认罪方式错误定罪的。现在发回重审,给了本案一个重新查明真相的机会。同时,该案的受贿人和其他行贿人的一些案件的审理,同样遇到了虚假情节和严重刑讯逼供的问题,***、***等律师也为***在进行无罪辩护,无法强行定罪,因此需要法庭综合考虑,依法独立办案。

本案原审发回重审,表面上是法院审判中的程序违法的问题,实质上是检察机关违法办案导致了法院的违法审判。请法庭从宏观上把握以下几个侦查中大的违法事实:

一、先入为主,有罪推定。检察机关逼取***的假口供后,不是客观地去查证,而是确定***集团***肯定行贿了,不是客观地听取辩解,平等地收集嫌疑人有罪和无罪的证据,查证赃款的来源和去向证实犯罪,而是把重点放在逼取虚假的口供上。

二、利益驱动,违法办案。本案通过引诱郑*良认罪,来确认公司有罪,目标是套进***公司的责任,讹取钱财。一是100万的取保保证金,汇款单我们已经举证。根本没有告知嫌疑人***,而是从***公司要,拿到钱第三天就取保放人。然后威胁***,如果不认罪就判实刑,迫使他当庭认罪,适用简易程序审理。剥夺了***公司的抗辩权,结果导致程序违法直接被中院发回重审。更严重的是,这100万不开收据,不进案卷,不移送法院,在法院的判决书中没有任何体现。今天开庭,出庭公诉人根本不知道有这笔钱。直接违反中共中央[1990]第6号文件《关于加强政法工作维护社会稳定的决定》中,规定的赃款财物必须随案移送的规定,等于直接黑了这笔钱。二是876万的工程利润的追缴。对于一个20万的行贿,哪怕真有其事,也只能是处10万20万罚金,也不能把所有工人创造的利润,投入工程的所有资本和劳动,都理解为行贿所得的非法利益,进行追缴,更不用说是根本虚假的不存在的个人行贿行为。检察、法院为了获得追缴利益,利益驱动执法,违法办案,一目了然。

三、割裂审判,制造冤案。本案涉及的指控受贿人***、***、***、指控行贿人**集团***、**公司***、**公司***,都是同一专案组、同一办案点侦办的案件,法律关系同一,行贿受贿关联的“窝案”,理应同案起诉、同案审判。但是都被检察机关分割到各个法院起诉。而且没有让一个证人出庭互相质证。其目的,就是不让他们互相见面当庭对质,便于搞混案情,按既定目的制造冤案。***案、***案,律师都强烈申请证人出庭作证,都没有被法院允许。而且,这些证人都被关押,不存在不愿出庭,或者通知不到的情况,只需法院一个传票即可到庭,法院为什么不敢传?就是害怕检察院。因为这个案件是安徽省检察院反贪局侦办的,基层的检察、法院谁敢不听?各审理法院都害怕当庭对质查明真相,害怕假证穿绷,无法帮助检察院把假案判掉。我们的刑事审判目的,本来应当是查明真相,把住最后一关,但是现在我们的审判目的,就是帮助检察院制造错案,巩固他们的错案成果,防止错案追究。

我们认为,本案现在已经完全可以证明是一个假案。能够定案的客观书证物证一件也没有,定案的只有被告的口供,而口供的违法性、虚假性已经铁证如山。刑事案件是控方建立令人可信的证据体系。如果没有证据就只能认定无罪。而这个证据不能靠违法获取的口供。现有证据不能证明被告人郑*良有行贿行为,且侦查取证过程中对被告人存在刑讯逼供、诱供情形,非法证据应当排除。对于所谓行贿受贿案件,贿赂来源不明,去向不清,没有令人信服的请托事由和前提,不能证明存在贿赂事实。因此,这完全是一个假案。

请求贵院吸取原判错案,被发回重审的教训,查明本案事实,坚守法律良知,依法判决被告人***无罪。

谢谢法庭。

**律师**事务所

****律师

年月日

如果您或者家人、亲友的情况比较复杂,需要法律服务,王海英律师网也提供律师在线咨询服务,欢迎您进行法律咨询。

行贿罪无罪辩护怎么写——聚众斗殴罪无罪辩护词?

聚众斗殴罪无罪辩护词范本

尊敬的审判长,各位审判员:

安徽慧民律师所接受颍上法律援助中心的指派,指派我出席本庭担任本案的一审辩护人,依法为被告人刘*国进行辩护,接受指派后,辩护人查阅了本案的卷宗,会见了被告人,通过庭审调查,对本案有所了解。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李*国的行为不构成聚众斗殴罪,依法不应承担刑事责任。请求法院依法判决被告人刘*国(化名)不构成犯罪。主要理由如下:

一、事实之辩,被告人未参加聚众斗殴。

根据公诉人提供的证据材料来看结合刚才的法庭调查,本案的事实已经非常清晰,本案是在被告朱*连(化名)与王-辉(化名)之间因练习手球发生矛盾王-辉被打后,李*刚(化名)为了帮助王-辉出气找到朱*连要求其向朋友王-辉道歉,在朱*连未同意的情况之下,双方约定晚上放学后在一中后门打群架,从而引起的这次聚众斗殴起因。

双方回到学校各自寻找自己的同学朋友,为当晚打架作准备,因我的当事人刘*国与被告李*刚之间既是同学,又同租一间房屋居住,刘*国不可避免的也知道了这样的消息,后来在李*刚的指使下,与同学赵*清(化名)一同去高一(11)班认识朱*连,在回来的路上赵*清怕刘*国出事,便让刘*国不要参与此事,并主动帮助刘*国向李*刚说情不让刘*国参加。晚上放学后刘*国就回到自己住的地方,但是他出与对朋友的关心,就到一中附近的公用电话处给李*刚打电话问候平安,李*刚接到刘*国的电话就安排刘*国回住宿地,将砍刀、钢管拿来给他(这里辩护人要说明一点,这此砍刀、钢管是李政几天前在刘*国与李*刚住宿的时候带过去的,并不是为了这起斗欧而特别准备的)由于刘*国未满十八周岁思想意思还未成熟,在他看来只要没有参加打架,他就会与这件事情无关,确不能认识到如果被其他被告人使用他所拿的刀伤害了他人,他将会被认定这起案的共犯。但是最终庆-兴的是,当他把刀送去的时候双方斗殴已经结束,双方的人都各自散去,他所送去的刀在这起案件中并没有发挥用途。由此也可能看出其行为与这起案件并不关联性。

因此辩护人认为,被告人不构成犯罪。

二、法理之辩,被告人不符合犯罪构成要件。

我们都知道构成犯罪要具有危害行为,危害结果,以及行为与结果之间存在因为关系,只有这三者都同时具备的时候才能构成犯罪,单单从拿刀这一行为结合本案来看看辩护人认为,拿刀的行为并不构成危害行为,因为从犯罪行为理论上来看,危害社会的行为包括作为和不作为两种形事,由于本案与不作为行为无关,辩护人单单从作为方面作为说明,所谓的作为行为简单的说就是指行为人用积极的行为实施的刑法禁止的危害社会行为,

这里我们大家注意一点什么是积极行为,什么样是刑法禁止的行为。如果我说行为人拿刀砍向行为人的时候,我相信大家都会认为这是一种积极行为和刑法所禁止的行为。但是我想让大家帮助思考一个问题,如果这个行为人拿刀砍人之间带刀去现场的行为是不是积极行为和刑法所禁止的行为?带刀去现场之前在家磨刀的行为是不是积极行为和刑法所禁止的行为?磨刀之前去商店买刀的行为是不是积极行为和刑法所禁止的行为?去商店买刀之前去商店买刀的路上积极行为和刑法所禁止的行为?

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才算是积极行为和刑法所禁止的行为?

针对这一点,辩护人认为,法律并没有禁止行为人拿刀,如果法律因为行为拿刀而对其禁止,那么在社会生活中就有可能出现卖刀和买刀的行为也构成犯罪,因此很简单,因为我们不可能知道卖刀和买刀下一步这些人会干些合法的事情或是违法的事情。回到本案刘*国本人不也能意思到他本人所拿的刀会在以后的事情中发挥什么样的作用,也不能意识到他拿到会不会因为他所拿的刀造成本案的伤害结果。而事实上本案的伤害结果的确与其拿刀的行为无关。由此我们可以认为刘*国的拿刀行为,不具备危害行为。

第二点,刘*国的拿刀的行为是否产生了危害结果。

这一点辩护人认为不用作过多的解释,因为在整个聚众斗殴的现场根本就没有刘*国的存在,其中的伤害结果完全是由其他几名被告的行为造成的。刘*国带刀去现场的过程中也可能是在带刀去现场之前伤害结果已经产生。刘*国对被害人的伤害虽没有参与也不情,所以说危害结果与刘*国无关。

第三点,因果关系说,

针对刘*国的行为与本案是否有因果关系来看,辩护人认为在法学领域内有一句广为流传达的谚语能够最有力度来说明行为与结果之间是否有因果关系,那就是,“有此行为必有此结果,无此行为必无此结果。”根据这句话,结合本案,我想再请大家考虑一下,如果刘*国拿刀真的去了现场的行为就一定会造成被害人的伤害吗?我相信大家可能会认为,结果可能会发生,也可能不会发生。换句话说,刘*国拿刀去现场的行为就不可能会必然造成结果的发生。因此于有此行为必有此结果,这句话不符合。

我想请大家再考虑一下,如果刘*国没有去现场,这样的伤害结果就一定不会发生吗?我相信答案一定也是否定的,因为刘*国在去现场之后,其伤害的行为结果已经完成,并不会因为他去与不去而改变了伤害结果,或者会对结果产生影响。

因此辩护人认为刘*国的行为、与本案的结果无因果关系,刘*国不应当对他人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三、法条之辩。刘*国不符合聚众斗殴的主体资格。

根据《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聚众斗殴的,对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在这里我想问一下,什么是首要分子,什么是积极参加者,可以说在刑法解释中,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

但是根据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办理聚众斗殴等几类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讨论纪要》对首要分子和积极参加者作出了界定,

聚众斗殴的首要分子:是指聚众斗殴的组织者、策划者、纠集者、指挥者;

积极参加者是指:在聚众斗殴中发挥主要作用或者在斗殴中直接致死,致伤他人者。

从这份《纪要》中作出的界定,我们可以分析本案中的刘*国在这起案件中所起到的作用,因为本案的组织者、策划者、纠集者、指挥者。从证据材料上来看这起案件并非因刘*国引起的。所有参与人员也并非由刘*国纠集的,因此不能认定为首要分子。

至于刘*国是否属于积极参加者,辩护人认为应当看他是否在聚众斗殴中发挥了主要作用。至于什么是发挥主要作用,辩护人认为其主要作用是要看参加者的行为对案件产生的影响,这些人的行为能构产生案件的产生,产生了伤害后果、以极直接加速了加害人伤害及加害人数。

从这一点也可能证明刘*国在这案件中不是积极参加者,因为刘孝在所作出的行为根本就无法影响与本案的进展,伤害后果、以急受害人数,换话句说,这起案件有他的行为也会产生现在的后果,无他的行为本案的后果也不会因此所到影响。故此,刘*国的行为也不应当认定为积极参加者。

退一步说,即使公诉方认定刘*国的行为与本案有关的情况,那么他也只能算是一般的参加者。

根据《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的规定聚众斗殴罪只处罚首要分子和积极参加者,对与一般参加者不认为是犯罪,因此对于被告刘*国不应当认定为聚众斗殴罪。

四、公安机关收集刘*国的证据时程序违法,不能作为证据使用。

根据《刑诉法》《未成年保护法》《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检察院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规定》都明确提到,讯问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应当通知法定代理人到场,并依法告知应当享有的权利义务。

在本案的证据材料中可以看到公安机关讯问刘*国时在没有依法通知其法定代理人到场的情况下,制作了讯问笔录,根据法律规定该份笔录中不利于被告刘*国的供诉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法律依据。

五、情理之辩。

审判长,各位审判员,本案的被告刘*国,是一个农村出生的孩子,家庭比较贫困,他是靠着自己的努力学习,考上了颍上县重点一中。如今刘*国已是高二学生,再过一年他就要参加高考,也就要展现人身志向的时间,走到今天这一步也是因为社会不良因素及他正处在促步走向成年过程中生理、心理不成熟,对社会认识不足而产生。虽然辩护人一直坚持认为被告人不构成犯罪,但是审判权是由法官来决定的,对此辩护人希望法院依法作出判决之前,能够站在保护、教育、感化、挽救未成年的立场上,作出有利与刘*国的判决。

行贿罪无罪辩护怎么写——职务侵占罪无罪辩护词?

职务侵占罪无罪辩护词怎么写?

职务侵占罪无罪辩护词

审判长、审判员:

XX事务所接受本案被告人张XX的委托,指派我担任其辩护人。庭前,我仔细查阅了本案的有关案卷材料,与被告人进行了谈话,并对与本案有关的事实进行了调查了解与取证,通过今天的庭审,对本案案情有了更加清楚的了解。辩护人认为,本案指控被告人张XX构成职务侵占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现依据事实和法律提出被告人张XX无罪的辩护意见:

一、被告人张XX于2003年5月27日的"有罪供述"不能作为本案的定罪依据。

1、根据法庭查明的本案事实及被告人张XX的当庭陈述,在2003年5月27日的"有罪供述"材料以前及以后的供述中,被告人张XX均否认其有收受李*英宅基款的行为,被告人张XX的供述具有极大的不稳定性。

2、该份材料的来源,系在一名侦查人员(询问笔录没有其他侦查人员的签字可证实)对被告人张XX进行了长时间的传唤询问(连续传唤14-17个小时左右,于早晨5点左右传唤至晚上十点左右取保候审),并许诺签字、交钱后放人,进行诱供,被告人张XX在身体极其疲惫、健康状况极其恶劣(张XX于第二天一早就因病住进了医院,住院长达20天)的情况下,于无奈之中在没有阅读笔录的情况下签了名字。

因此,该份笔录的取得程序违法,证据来源不合法,且也并非被告人张XX的真实意思,张XX于2003年5月27日的"有罪供述"的笔录材料不应作为定案依据,而应依被告人张XX最终的当庭供述作为定案依据。

二、证人张X英、张X华、张X、贾XX与被告人张XX均有重大矛盾,证言不具真实性。

被告人张XX与证人张X荣、张X、张X华等人因村委会换届选举而产生矛盾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张X与张X华又系父子关系,贾XX系张X华儿子张洪X的同学,这些证人又非常"巧合"组合在一起,均证明被告人张XX有罪,证言能否具有真实性也就可想而知。

三、证人张X英、张X华、张X、贾*刚等人的证言相互矛盾,且各自的证言也前后矛盾,证言不具真实性,不应作为定案依据。

1、关于作案时间。"交钱人"贾XX、张X、张X华均证实是在2000年的夏天(6月份),而经本辩护人向李XX的邻居及李X荣调查了解,均证实李XX的房子在1999年冬季建的,其宅子是在其登瀛小区的房子拆迁前即4、5月份买的,如此重要的情节,几个证人均不能"记清",其他细微之处的情节,证人却又怎么能记得如此清楚呢?

2、关于宅基款的数额。证人贾XX在2003年5月30日以前说是11400元,而在2003年5月30日的笔录中又说是12000元,且明确肯定上一次说错了,并解释说原定的宅基南北长是15米而不是17米,按15米应是11400元(经辩护人计算,按15米计算宅基款应是10580元,也不是11400元),而贾XX在2003年9月10日的证言又说宅子花了11400元,可见证人贾XX对宅子的价款没有如实陈述。在2003年9月9日,侦查人员对证人张X、张X华询问时,明确说:"李桂X、李X英通过贾XX在你村购买宅基地一处,价值11400元,这已是我们查清的事实",明显的诱导式发问,试问侦查人员是如何查清的11400元的呢?而公诉人提供的协议上的价款却又是12000元,矛盾重重,孰真孰假?无法认定。

3、关于交钱及写协议的过程。证人贾XX在2003年5月30日证实,他大舅李桂X没去交钱,李桂X把钱给了他,他自己去交的钱,贾XX先去的张X华家,在去张XX家的路上,张X华又喊了张X英,根本没去张X英家,在张XX家,贾XX把钱放在桌子上,张X英先点的钱,点完钱就回家了,当时没签协议,第二天去张X华家拿的协议。在2003年9月10日的证言中,贾XX又说他大舅和妗子他俩要他跟着去交钱,先去的张X华家,张X华又领着他和李桂X去了张X英家,张X英写了协议,又去张XX家盖章,他把钱放到张XX家的桌子上,张X英先回去了,张XX点的钱,点完钱张XX在协议上盖上了公章,两次陈述截然不同。

再看2003年9月9日张X英的证言,张X华和贾XX去他家后,他算好了钱数(没人往张-英家的桌子上放钱),写了两份协议,又去张XX家盖章,他也没见交钱,家里有事先走了,而张X英在此前曾证实协议是在张XX家写的,其还亲手在张XX家点过钱。

张X华于2003年9月9日的证言,说是李桂X和他媳妇、贾XX一块去的他家,他领着李桂X、贾XX去的张X英家,张X英写的协议,李桂X拿出11400元钱放在了张X英的桌子上,贾XX把钱拿起来,又去张XX家盖章,交钱后,张XX在协议上盖的章。在此前张X华曾说是张XX写的协议。

张X在2003年9月9日的证言称,他到张XX家的时候,张X华、张-英、贾*刚已到了张XX家,贾*刚把钱放至张XX的桌子上,张XX把钱拿起来,协议在桌子上放着,但张荣没见张XX盖章,在盖章这一情节上张X的证言与贾XX、张X华的证言矛盾。

4、关于交钱时各人的位置。被告人张XX在2003年5月27日的供述中首次说:"我坐在椅子的上首,张X英坐在下首的椅子上,交钱的人站在桌子前面"。证人贾XX在2003年5月30日也同样说:"张XX在椅子的上首,会计张X英坐在椅子的下首,张X华坐在旁边,我开始进门后站离桌子两米远的地方",与张XX说的极其一致。证人张X英在2003年9月9日前的一次证言中,也曾说其在张XX家的下首椅子上坐着,但在2003年9月9日的证言中又说他记错了。

5、关于张X是否在现场。贾XX在2003年5月30日说:"是不是有张X我记不很准了",在2003年9月9日,贾XX又说:"我们到张XX家后不久,张X也去了张XX家",原来记不准,怎么过了几个月又想起来了?

通过以上情节的分析与对比,各证人的证言前后矛盾,证人之间的陈述也互相矛盾,这只能说明各证人证明的情况有可能并非其亲身经历的事实。再看2003年9月9日证人张X、张X英、张X华的证言,证人均将原来不一致的证言推翻,内容逐渐趋于一致,而以上材料确系同一侦查人员、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对证人进行的询问,证人是否串通了呢?从以上情况可看出本案明显存在人为操作与策划的痕迹。

四、本案侦查阶段程序上存在违法现象。

1、对被告人张XX超过12小时讯问,采用疲劳战术,张XX于第二天一早住进医院,几乎性命不保。

2、一名侦查人员对被告人进行讯问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第91条规定。

3、2003年9月9日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由相同的侦查人员对证人询问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第97条第2款规定。

4、审查起诉阶段二次退回侦查部门补充侦查,均超期限重报。

5、根据法律规定,职务侵占罪应当由公安机关进行管辖,本案不属检察机关侦查的案件,这是本案最大的违法之处。对本案没有办案权的检察机关进行的询问材料、收集的证据材料均不应作为本案的证据使用。

程序不公,难保实体公正!

综上,公诉人指控被告人张XX犯职务侵占罪的证据相互矛盾,证人证言存在极大的不稳定性,且证人与被告人存在矛盾,证据来源不具合法性,证人证言不据真实性。辩护人认为,本案指控被告人犯职务侵占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起诉书的指控不能成立,应当依法对被告人张XX宣告无罪。

以上辩护意见请合议庭合议时给以充分考虑并采纳。

辩护人:XXX

XX律师事务所

XX年XX月XX日

行贿罪无罪辩护怎么写——贩毒罪无罪辩护词怎么写?

贩毒罪无罪辩护词怎么写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XX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委托,指派本律师担任何某涉嫌贩卖毒品罪一案的一审辩护人。现在法庭调查的基础上,结合有关法律发表如下辩护意见,望法庭参考采纳:

本律师认为,《起诉书》对被告人何某贩卖毒品罪的指控,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理由如下:

一、现有证据不足以认定被告人何某构成贩卖毒品罪。

公诉机关认定被告人何某构成贩卖毒品罪,主要凭借或者说仅仅凭借二方面的证据:一是证人杨某及郑某的证言,二是被告人何某和严某的供述笔录。我们认为,前述证据存在严重瑕疵,且相互矛盾,合理怀疑无法排除,根本不足以认定被告人何某实施了贩卖毒品的行为。

1、关于证人郑某、杨某的证言

(1)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证人证言必须在法庭上经过公诉人、被害人和被告人、辩护人双方质证并且查实以后,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本案两名证人杨某及郑某均未出庭作证,其二人的证言是否客观真实无法确认。

(2)证人郑某、杨某均称知道有一个外号叫“小弟”的某地男子经常在xx地贩毒,然据被告人何某供述,其于案发前一日即2011年11月7日才到达xx地,显然,被告人何某根本没有在xx地长期贩毒的可能性,证人郑某及杨某所言与事实不符,假若确有外号叫“小弟”的某地男子长期在xx地贩毒,该男子亦并非被告人何某。

(3)证人郑某和杨某的证言疑点重重,矛盾众多。证人杨某的证言共两份,然该两份笔录中载明的杨某的性别前后不一(前为女,后为男),存在重大瑕疵,且两份笔录内容前后自相矛盾,再如杨某在第一份笔录中称知道一个外号叫“小弟”的某地人在xx地贩卖海洛因,而在第二份笔录中又改称不知道他们的姓名,再如杨某在第一份笔录中侦查机关提问外号叫小弟的男子平时和谁一起贩毒时回答仅他一个人贩毒,而在第二份笔录中又改称有两个人贩毒。杨某还称其没有吸毒,对毒品深恶痛绝,但被告人何某及严某均供述案发当天杨某有吸食毒品。证人郑某在证言中称杨某跟该贩毒男子有接触,可以叫杨某配合办案,言下之意为郑某本人并没有接触过该贩毒男子,那么该男子的电话郑某是从哪里来的?郑某又是从哪里得知该贩毒男子经常在xx地贩毒的?郑某和杨某是什么关系?郑某所述情况是不是从杨某处得知的?郑某称见过该贩毒男子一两次,那么为何在被告人何某归案后没有补充郑某对其的辨认笔录?既然杨某曾与被告人何某有接触,那么杨某是因何事与被告人何某接触的?这些基本的并且可以甄别郑某及杨某的证言是否属实的问题办案机关却未予核实,我相信这应该只是办案人员的一时疏忽,而不是另有隐情。

(4)郑某及杨某所言均属一面之词,系孤证,但为何办案机关对于郑某及杨某所言却深信不疑,不加考证?根据《刑事诉讼法》第48条的规定,证据必须经过查证属实,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具体到本案中,在没有其他证据辅证,合理怀疑无法排除的情况下,郑某和杨某的证人证言不能作为定罪依据。另据被告人何某供述,杨某与其在此前存在私人矛盾,杨某的证言不排除具有某种倾向性的可能,可信度较低,请求法庭审慎考察杨某及郑某证言的客观真实性,我们当然希望杨某和郑某只是误告,而不是诬告。

2、关于被告人何某、严某的供述

(1)被告人何某在侦查阶段所作笔录存在重多疑点,如被告人何某在笔录中称“接到一个号码为尾数XXXX的女子的电话……我叫严某把海洛因拿出来给这个女子看,这个女子看完后拿出23000给我们”,可见,被告人何某在笔录中对杨某的称谓均为“女子”,是一种对陌生人的称谓,然而据被告人何某在庭审中供述的其原先有通过老乡“小马”向杨某购买过毒品,认识杨某并知道杨某的名字,而非其在笔录中供述的“该女子的姓名我不清楚”,故被告人何某在笔录中供述的与杨某进行毒品交易的情节不符合常人的语言逻辑,亦与事实不符,不应采信。

(2)据被告人何某当庭供述,其在侦查阶段所作几份的认罪笔录系在办案人员以让其吸食毒品为诱的情况下签字捺手印的,根据《刑事诉讼法》规定:“采用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收集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采用暴力、威胁等非法方法收集的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应当予以排除。”被告人何某及严某均当庭供述其没有贩毒,并表示当庭供述与此前笔录不一致的以当庭供述的内容为准。本律师认为,当庭供述在被告人意思表达完全自由的层面上是庭前供述无法比拟的,在无法排除被告人在庭前供述中存在“委曲求全”等情况之下,应当以被告人的当庭供述为准。

(3)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五条:“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及最高院《全国部分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关于“只有被告人的口供与同案其他被告人供述吻合,并且完全排除诱供、逼供、串供等情形,被告人的口供与同案被告人的供述才可以作为定案的证据”之规定,即便被告人何某在侦查阶段所作供述不属于非法证据排除的范畴,但其口供亦属于孤证,在没有其他确实充分的证据辅助证明的情况下,不能认定被告人何某犯罪行为成立。

二、认定被告人何某是否贩卖毒品的关键事实不清,证据严重不足。

本律师认为,涉案毒品来源是认定被告人何某是否存在贩毒可能性的关键事实,案卷第XX页何某的笔录中记载涉案毒品是何某和严某于2011年11月5日在广西x市以XX向一个手机号尾数为XX的不知名男子购买来的。然而该情形是否属实,公诉机关未予查证,该男子是否存在、是否有将涉案百余克海洛因卖于何某无法确认。该份笔录中还载明何某用于购买毒品的钱是从家里拿的,那么何某的家中是否有这么多钱,何某的家人是否给过何某这些钱,以及这些钱是从哪里来的,公诉机关亦未进一步查证,结合庭审调查中被告人何某、严某均对前述情节予以否认,本律师认为,涉案毒品来源不清,无法证明何某有向他人购买过涉案毒品,被告人何某连毒源都没有,更不用说向他人贩卖毒品了。

据被告人何某供述,案发当天其受杨某邀约去帮忙验货(即毒品海洛因),于是被告人何某便叫上严某一起前往案发现场,在涉案房间内何某吸食杨某带来的涉案毒品后意识逐渐模糊,醒来准备离开时即被民警抓获,并发现身上多了一批钱。若被告人何某供述属实,这些钱是杨某乘何某意识模糊时塞进其上衣口袋的,那么在杨某无借助其他手套或工具的情况下,何某的上衣口袋上应该会有杨某的指纹,但何某的衣物并未被作为证据,上面是否有杨某的指纹亦未经采集,根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五十一条的规定,公安机关不仅应当收集能够证实犯罪嫌疑人有罪的证据,也应当收集证实犯罪嫌疑人无罪的证据,本律师认为,本案不排除涉案毒品系由杨某携带,系杨某将所谓的“毒资”塞入被告人何某口袋的可能性。

综上,本案现有证据无法形成完整的证据锁链,合理怀疑无法排除,认定被告人何某构成贩卖毒品罪的关键事实笼统不清,定罪证据严重不足,根据证据必须“确实充分”的刑事证据要求及“疑罪从无”的刑事司法原则,请求法院依法判决被告人何某无罪,维护被告人何某的合法权益,免无辜之人含冤!

以上辩护意见,望法庭合理采纳。谢谢!

此致

敬礼

XX律师事务所

律师:马XX

时间:XX

如果您的问题比较复杂,我们王海英律师网也提供律师在线咨询服务,欢迎您前来进行法律咨询。

行贿罪无罪辩护怎么写_聚众斗殴罪无罪辩护词?职务侵占罪无罪辩护词?贩毒罪无罪辩护词怎么写?

中国刑事案律师 故意伤害律师 北京 刑事律师

北京律师

擅长领域: 刑事辩护、婚姻诉讼、继承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