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正在为法律相关问题而头痛,可以联系我们团队电话/微信:15011356115。首次咨询可以享受到19.8元/次不限时咨询。请添加微信好友,红包转账后咨询

违法手段讨薪应承担哪些法律责任_讨薪现象时有发生 如何破解“老赖”难题?讨薪不畅自制炸药炸工头?

2020年11月27日 20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讨薪不畅自制炸药炸工头?讨薪现象时有发生 如何破解“老赖”难题?违法手段讨薪应承担哪些法律责任_讨薪集体跳楼太极端,讨薪还应靠法律手段?

违法手段讨薪应承担哪些法律责任?

违法手段讨薪应承担哪些法律责任

我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 【非法拘禁罪】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

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使用暴力致人伤残、死亡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为索取债务非法扣押、拘禁他人的,依照前两款的规定处罚。

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犯前三款罪的,依照前三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即便包工头欠薪属实,但其仍享有人身自由权但因其限制他人人身自由,涉嫌犯罪,不得不面临牢狱之灾。

三种方式讨薪最靠谱

1.与用人单位进行协商。有工会的单位,可先向工会反映情况,通过工会与用工方进行交涉;若单位还没有成立工会组织,也可直接向用工方提出协商要求;被拖欠工资的工人还可联合起来,向用工方提出集体协商要求。

2.采用行政方法解决。可向劳动监察部门进行举报。对查证属实拖欠农民工工资的用人单位,劳动监察部门将下发限期改正指令书,责令用人单位限期支付,对拒不支付的,依法作出行政处罚。

3.走司法途径。即通过律师进行调解,调解不成申请劳动仲裁;若对仲裁不满的话还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或者到当地司法局寻求法律援助,拖欠工资的劳动争议属于法律援助范围,法律援助中心将免费提供帮助。

综合上面的介绍,讨薪要使用正确的方法,不能用违法行为讨薪。相信大家看了上面介绍后,对于讨薪的正确做法是什么的法律知识有了一定的了解,如果你还有关于这方面的法律问题,请咨询王海英律师网律师,他们会为你进行专业的解答。

违法手段讨薪应承担哪些法律责任——讨薪现象时有发生 如何破解“老赖”难题?

讨薪现象时有发生如何破解“老赖”难题

话题提示:每到年底,建筑行业农民工讨薪问题都会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在各级政府部门对拖欠农民工工资屡出重拳治理的情况下,为何仍有农民工为讨薪而奔波?对那些拖欠农民工血汗钱的“老赖”们,有关部门该如何监管?又该采取哪些惩治措施?社会各方该如何作为,才能彻底根除“老赖”?本网站特请到有关人员就此展开探讨。

新闻聚焦:“老赖”们被曝光,但讨薪现象仍有发生。

日前,成都市建管处对恶意拖欠农民工工资的5名“老赖”包工头进行了全市通报,禁止其今后在成都范围内承包新的劳务作业工程等。

但农民工欠薪问题并没有因此完全根除。1月30日18时40分左右,外地民工徐某拨打晚报热线反映说,某建筑公司两名负责人欠他们工钱,如今躲进派出所不出来。经了解,徐某等20多名民工被拖欠数万元工钱,于是他们找到了建筑公司负责人。因其中另有隐情,两名建筑公司负责人向民工们解释无效后,只好到派出所向警方求助。在民警协调下,1月31日,20多名民工如愿领到了工钱。

2月2日,外地民工田正华等8人为讨要被拖欠的2万余元工钱,在四处奔波半个多月后,再次来到市清欠办求助。在清欠部门协调下,包工头与建筑公司终于将拖欠的工钱全部支付。

2月5日,来自江苏盐城的农民工杨生祥等30多人来到市清欠办,反映他们在某工地施工时被拖欠上百万元工钱,包工头如今不知去向。目前,市清欠办已责成该区清欠部门妥善处理此事。

观点讨论:3年清欠目标基本完成,农民工工资清欠仍有“盲点”。欠薪难题,究竟该如何破解?

市建管处(兼市清欠办)工作人员:自2003年开展清理拖欠工程款以来,我市认真贯彻落实上级有关精神,一手抓偿还旧欠,一手抓防范新欠,基本实现了3年清欠工作目标,但少数农民工被拖欠工钱的现象仍然客观存在。

几年来,成都市先后出台了《清理建筑领域拖欠工程款工作实施方案》《关于在建筑行业建立农民工工资保障金制度的通知》,市建管处还印发了《劳务队伍管理暂行办法》《农民工工资支付管理暂行办法》等,严查恶意欠薪行为,有效地保证了农民工工资的按时足额发放。我们还在施工现场张贴《农民工维权须知》和《权益公示牌》等,指导农民工正确维护自己的权益。去年以来,市建管处对有拖欠农民工工资行为的9家施工企业在全市进行了通报,将其情况记入不良行为记录;对恶意拖欠农民工工资的5名“老赖”包工头进行了全市通报,禁止其今后在成都范围内承包新的劳务作业工程等。

违法手段讨薪应承担哪些法律责任——讨薪不畅自制炸药炸工头?

稿件来源:法制日报析案

近日,北京市连续发生多起危害公共安全事件,其中首都机场爆炸案嫌疑人冀中星,因涉嫌爆炸罪已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这些事件中,有些是当事人为泄私愤公然以暴力手段,危害公共安全。通过下面的案例就能看出,这样的暴力方式不仅无益于问题解决,还将让当事人自己踏上一条不归路。

曾经做过初级电工的伊某,因不满包工头臧某拖欠工钱的行为,自制爆炸装置,意图对其实施报复,后被发现。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近日作出一审判决,以爆炸罪判处伊某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

2003年,伊某来到北京打工,2006年开始跟随臧某搞工程。干了几年后,臧某陆陆续续欠了他3.3万元工钱。为此,臧某给伊某打了欠条。2012年4月,伊某在舅舅的陪同下向臧某索要工钱,可臧某拒绝支付,为此三人找到派出所要求解决问题。由于气愤,伊某的舅舅还打了臧某两个耳光。经派出所调解后,臧某答应还给伊某1.3万元,剩余的两万元要当做伊某舅舅打伤臧某的损失费。双方最终达成和解。

可事后,伊某却怎么也咽不下去这口气,渐渐萌生了要报复臧某的念头。2013年1月,伊某在臧某家附近租了一间房子,凭借着自己做电工时学过的强弱电和电线方面的技能,自制爆炸装置。伊某用买来的二踢脚、汽油、电话线、矿泉水瓶等制作了简易的爆炸装置,并在当天深夜,趁路上没人偷偷将其安装到了臧某的面包车底盘上,意图使臧某车毁人亡。不料,臧某在修理车辆时发现了该装置,随后将其拆除并报警。1个月后,伊某在福建省被警方抓获归案。

根据检察机关指控,伊某无视国法,为报复他人,私自制造爆炸装置危害公共安全,虽尚未造成严重后果,但其行为触犯了刑法规定,应以爆炸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而伊某本人也对自己的犯罪行为供认不讳,并当庭表示认罪。伊某的辩护人提出,由于其主观恶性较轻,犯罪行为源于臧某拖欠工资,事出有因,并且爆炸装置尚未造成社会危害,请求法院从轻处罚。

昌平法院经审理认为,伊某不能正确处理矛盾,采用自制爆炸装置安放到他人交通工具上的方式,报复他人,危害公共安全,虽尚未造成严重后果,但其行为已经构成爆炸罪,依法予以惩处。因伊某自愿认罪,其行为尚未造成严重后果,对伊某从轻处罚,判处伊某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

以案释法

维护权益应合法理性

案后,法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本案属于危害公共安全的刑事案件。案件中,伊某因对包工头臧某长期拖欠工资不满,未能以合理的方式追讨薪资,反而在臧某车下安装爆炸装置进行报复,这种行为可能会危害其他人的安全,触犯了我国刑法中关于爆炸罪的规定。

根据刑法规定,爆炸罪是指故意用爆炸的方法使不特定多数人生命健康、公私财物遭受损失,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其行为只要存在着危害不特定多数人安全的危险即构成爆炸罪,其社会危害性大。爆炸罪属于危害公共安全罪的一种,包含着造成不特定的多数人伤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危险,其伤亡、损失的范围和程度往往难以预料,因此它是我国刑法普通刑事犯罪中危害性极大的一类犯罪。

针对伊某案件所折射的问题,法官提醒大家,追讨薪资应该合法理性,对于拖欠工资的行为,一方面不能忍气吞声,要通过合理渠道积极争取,运用法律的手段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另一方面,也不能逞一时意气,采用极端的手段报复他人,以免造成不良社会影响,最终害人害己。

违法手段讨薪应承担哪些法律责任——讨薪集体跳楼太极端,讨薪还应靠法律手段?

2015年8月10日上午,浙江省28名男女因公司倒闭未获得赔偿款而试图采取极端方式来解决与公司的经济纠纷。事实上,近年来,类似的“讨薪秀”在全国各地多有发生。然而讨薪不能走极端,讨薪还应靠法律手段来维权。

事件发生经过:

2015年8月10日上午,嘉兴市嘉善县经济开发区某电子科技公司楼顶的边缘,28名男女试图采取极端方式来解决与公司的经济纠纷。

在得知这一消息后,嘉善当地公安、消防、劳动部门工作人员迅速出动抵达现场。

消防人员在现场铺设好气垫以防万一,同时公安部门和劳动部门工作人员试图与楼顶的工人对话,缓和情绪。

经了解,这些人因公司倒闭未获得赔偿款而一时情绪激动,做出了欲跳楼的不理智行为。

最后,劳动部门工作人员和公司负责人出动,一起上前劝说这28名为讨薪集体跳楼工人。于是,28人下楼,悲剧并没有发生。

为何讨薪者青睐“讨薪秀”?

近年来,类似的“讨薪秀”在全国各地多有发生,那么,为何讨薪者青睐“讨薪秀”?

从集体闹事到自杀式威胁再至行为艺术式引人关注,讨薪者可谓是绞尽脑汁,想尽一切法子来讨回血汗钱,但结果却并不尽如人意。

为何大家要绕开法律之路,“青睐”于极端化的“讨薪秀”呢?

“谁愿意这样做啊?都是被逼得没办法了!”江西籍务工人员王燕向记者坦言,起初她也不停地找单位协商,找劳动部门投诉,但总是被踢皮球,总是让她再等等,但她家里还有小孩要上学,婆婆又生病卧床,需要一大笔医疗费,哪里等得起?

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副教授高艳东表示,导致“讨薪秀”频发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职能部门的不作为、救济体制不完善,给务工人员留下了阴影。他们对行政机关的及时性、有效性、权威性持不信任态度。另一方面,讨薪者属于弱势人群,耗不起时间,舍不得打官司的钱,法律意识又薄弱,合理维权的渠道少。

据了解,现实中,证据是务工者讨薪难的死穴。解雇书面证明、考勤卡、工资单明细复印件诸如此类的证据,已经成为相关部门的案件受理依据。可绝大多数农民工没有劳动合同,更别说其他证明。

高艳东介绍,虽然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审理拒不支付劳动报酬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明确“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的定罪量刑标准,如把“数额较大”明确为“拒不支付一名劳动者三个月以上的劳动报酬且数额在五千元至二万元以上;拒不支付十名以上劳动者的劳动报酬且数额累计在三万元至十万元以上。”

“标准明确是好事,但这并不能彻底解决讨薪的实际问题。证据依然是令务工人员头疼的问题,所以讨薪者大多会绕开法律维权道路,选择自认为最快最有效的途径。”高艳东这样告诉记者。

讨薪不能走极端

在高艳东看来,从法律角度而言,“讨薪秀”自然是不可取的,一来扰乱社会秩序,二来破坏生产活动,三来对自己及家人造成不利影响。

“‘讨薪秀’有时候可以很快达到自己的诉求,但在很多情况下,会出现一些意外情况,比如‘擦枪走火’或发生更严重的暴力冲突。最后有可能身陷囹圄,讨薪者应尽力去避免这样的法律风险。”高艳东主张,讨薪不能走极端,应当利用网络资源,多跟政府部门展开对话,通过平和理性的方式维权。

高艳东认为,作为政府部门,关键是要建立起事前预防、事中预警、事后追责一整套完善的机制体系。要积极预防此类事件发生,就必须设置一些必要的预防性措施。如建立多层次的企业监管机制;建立企业欠薪保障基金机制。同时劳动部门要做好维权知识宣传工作,确保务工者能够正确运用法律武器。

“当拖欠工资事实发生,行政部门要第一时间了解情况并迅速启动预警,主动介入解决经济纠纷,避免引发后续极端事件。”高艳东说,若极端讨薪行为已经产生,政府一方面要及时控制,防止事态的扩大化;另一方面要积极查清原因,保护合法利益,追究责任。

浙江社会科学院调研中心主任杨建华表示,司法程序上可以有所简化,为弱势人群提供便利。可根据务工人员的特殊情况,在行政上为其挖一条捷径,引导讨薪者走上法律之路。如当企业公司倒闭,清理资产时,优先考虑员工的拖欠款。

以上就是王海英律师网小编为大家整理的讨薪集体跳楼太极端,讨薪还应靠法律手段的知识,如果您还有更多的疑问,可以咨询王海英律师网专业律师,或者直接委托王海英律师网律师帮您摆脱法律困境。

违法手段讨薪应承担哪些法律责任_讨薪现象时有发生 如何破解“老赖”难题?讨薪不畅自制炸药炸工头?讨薪集体跳楼太极端,讨薪还应靠法律手段?

强奸罪判 请律师刑事案件 北京刑事律师 顶尖刑事律师

白杨律师

擅长领域: 刑事辩护、婚姻诉讼、继承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