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正在为法律相关问题而头痛,可以联系我们团队电话/微信:15011356115。首次咨询可以享受到19.8元/次不限时咨询。请添加微信好友,红包转账后咨询

重庆医生凌晨被砍,医闹可以判罪吗_手术中遭两次加价,医院的行为合法吗?去世两年难火化,医院因家属欠医疗费拒开死亡证明合法吗?

2020年11月29日 18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去世两年难火化,医院因家属欠医疗费拒开死亡证明合法吗?手术中遭两次加价,医院的行为合法吗?重庆医生凌晨被砍,医闹可以判罪吗_黑救护车半路涨价致病人死亡怎么办?

重庆医生凌晨被砍,医闹可以判罪吗?

【事件经过】

5月10日,网传重庆石柱县中医院一名外科医生于当日凌晨在医院被人砍伤,事发时有3名外来人员到其办公室就诊,在医生准备进行清创缝合术时,同行人员掏出随身携带刀具砍向医生。10日,重庆石柱县中医院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10日凌晨2时许,该院一名外科值班医生确在办公室被人砍伤。据其介绍,受伤医生头面部、胸背等多处被砍,伤势严重,目前已住进ICU病房。

【法律解读】

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刑法修正案(九),其中将刑法原第二百九十条的“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内容,改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医疗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对首要分子,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对其他积极参加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医闹”入刑条款的追加和迅速获得通过,其背景便是近期持续频发的“医闹”事件,这些医闹事件不仅严重扰乱了医疗单位秩序,还给医务人员带来严重的身体伤害和巨大的精神伤害,并在社会上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医闹入刑”法案的正式施行固然表明了我国政府及立法、司法机关对待医闹的态度。对于不构成犯罪的医闹行为,公安机关在出警处置时,便可以从治安管理层面进行处罚,将医闹的行政处罚与刑事处罚衔接起来,将实现执法有法可依、执法有据。同时也对部分恶意医闹分子起到警示作用。

江苏真释律师事务所徐*才律师在记者的采访中说道,这次修正案把医闹,网上造谣等行为都列入刑法,都算是犯罪,这跟以往相比,可以说是变化很大。

因此,他建议对于确实有医疗事故争议的当事人,应当按照法律规定进行合法维权,不能采取过激的手段。如采取过激行动,对于主要人员可能触犯刑法,将受到刑事法律的追究。

重庆医生凌晨被砍,医闹可以判罪吗——手术中遭两次加价,医院的行为合法吗?

【事件经过】

25岁小伙张力(化名)因下体出现突发状况,去医院就诊,医生检查后建议做包皮环切手术。让张力没想到的是,手术台上医生两次加价,之后又说他有前列腺炎需要治疗,就这样花了13000多元。

患者:1980元变成13000多元

昨日,张力告诉华商报记者,24日下午,他感觉下体很疼,于是来到三秦医院就诊。接诊的是一位姓王的男大夫,这位医生查看后,建议他最好做一个包皮环切手术。随后给他做了术前检查,收费180元,之后就给他做手术。

手术费原本是1980元,结果手术正在进行时医生两次加价:先是说发现有两个囊肿需要切除,每个500元;后来又说包皮系带需要拉伸,费用700元。张力说,医生还说他有前列腺炎,做完手术后,又开始给他治疗前列腺炎,做了两个小时的物理治疗,每小时1600元,共3200元,当天共花费7000多元。第二天,医生又给他做了“太空舱”红外治疗、红光雾化治疗等,又花费6000多元。

张力说,“我感到有些上当。后来打听了一下,别的医院做包皮环切手术根本花不了这么多钱”。

医院:手术中加价是发现新情况

【手术中遭两次加价】昨日中午,华商报记者和张力一起来到三秦医院,王姓大夫对张力进行了直检,检查后表示张力的前列腺炎已经好了。这让张力很难理解,只是就诊第一天做了检查,说有前列腺炎,后面再未进行检验,“现在就凭直检,用手摸一下,就能知道前列腺炎好了吗?”

华商报记者表明身份,询问王姓大夫,给病人处理当时的紧急状况,是否必须进行前列腺炎检查?这样做是否涉嫌过度治疗?他表示,前列腺炎是术前检查发现的,治疗前列腺炎是患者知情同意的。对此,张力表示,当时医生说,如果不治疗有可能引起不育,所以就答应了。

随后,王姓大夫给医院医患关系协调办公室打了电话。负责人谭女士表示,医生之所以在手术中加价,是因为发现了术前并不清楚的新情况。他们所有治疗项目都是明码标价的。如果患者对医生的治疗不认可,他们会对整个过程进行仔细调查。她说王姓医生的从医资格证在院长那里保管着,院长周末不上班,只能周一查看。

院方决定退还治前列腺炎的费用

昨日下午5时许,谭女士给记者打来电话,称他们已为患者申请了援助基金进行补偿。随后,张力也打来电话,说院方决定退还他不认可的治疗前列腺炎的那部分费用,他已和医院签订了对此事的处理协议。

【法律解读】

这种“手术途中加价”的现象,固然有一部分属于合情合理的治疗,但是更多的情况则是属于不良医生的故意行为。这些事件的发生,属于医生职业道德的问题。但是这肮脏的不仅是一件白大褂,寒冷的也不仅是一把手术刀。这暴露出了监管部门对医院管理的巨大漏洞。

一方面,这种现象的一再发生是惩罚不力造成的。发生了纠纷,要么是退款,要么是通报,即使有罚款也是象征意义的。当违法收入远远高于违法成本的时候,谁还畏惧?假如能因为道德问题,给予“终身禁入医疗行业”的处罚谁还敢?另一方面,这源于医疗事故认定缺乏第三方介入。出现医疗事故,鉴定部门都是卫生系统内的组织,他们岂能“一家人不认一家人”?这给患者维权造成了阻碍。再一方面,面对不良医院,患者就是弱者,无法收集证据。而医疗档案目前都属于医院自己保存的,也能进行修改,这更会遭遇取证难。看来,医疗档案交给第三方保存和联网查询是到了该思考的时候了。“术中加价”不是不可以,但是需要法律制度来约束。

“手术途中加价”,寒冷的不仅是一把手术刀,还有监管部门的监管不力。

法律顾问表示,在手术过程中,患者可以不同意、不签字,术前定好的费用,凭什么说加就加。但实际上,无论是患者本身还是在手术室外焦急守候的亲属,没人敢在这个时候跟医生说个“不”字,都得乖乖就范,听话交钱,这何尝不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最佳诠释。

重庆医生凌晨被砍,医闹可以判罪吗——去世两年难火化,医院因家属欠医疗费拒开死亡证明合法吗?

医院拒绝开具死亡证明导致遗体两年未能火化,医院有过错吗?接下来由王海英律师网的小编为大家整理了一些关于去世两年难火化,医院因家属欠医疗费拒开死亡证明合法吗方面的知识,欢迎大家阅读!

因医院拒绝为因病去世的父亲开具死亡证明,致其遗体一直不能安置,潘女士将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地坛医院告上法庭,要求开具证明并承担遗体冷冻费共计36300元。朝阳法院近日开庭审理此案。事件的具体经过如何?

原告起诉医院拒开死亡证明

28岁的潘女士两岁时父母离异,后一直跟着母亲生活。潘先生此后经历过再婚但又离异,生前独自居住。2013年11月14日,潘先生因肝功能衰竭被外甥刘某送到地坛医院治疗,同年12月28日医治无效死亡。此后潘先生的遗体就一直保存在地坛医院的太平间内。潘女士曾要求将潘先生的遗体送至殡仪馆火化,但医院太平间方面称,潘女士没有医院开具的《死亡医学证明书》,因此不能火化。潘女士多次要求地坛医院出具证明,但都被拒绝。两年多过去了,潘先生的遗体还在医院,至今没有火化。

潘女士表示,作为父亲唯一的法定继承人,她要求医院开具死亡证明,并承担这两年以来的遗体冷冻费3.6万余元。

院方说法

近日,此案在朝阳法院开庭审理,潘女士本人并未到庭,地坛医院医患关系协调办公室工作人员金先生代表医院到庭应诉。

医院方表示,由于家庭矛盾,潘女士和潘先生的侄子刘某均向医院主张死亡证明。而死亡证明只能对死者家属中的一人开具,医院无法确定该向谁开具。

院方称,潘先生发病时是侄子刘某将其护送至医院,刘某还向医院缴纳了16万的押金。刘某曾向院方表示,潘先生已经离婚多年,潘女士是潘先生前妻抚养,两人并未住在一起。多年以来,一直是刘某对潘先生承担赡养照顾责任,潘先生此前治病的医药费也是由刘某承担。

“还欠着医院医疗费”,院方表示,潘女士拒绝缴纳医疗费,以致拖欠医院14.8万,此后潘女士和刘某就医疗费的缴纳发生争议,潘女士只同意支付后期医疗费用,并要求刘某归还死者的身份证和户口本,但刘某并不同意。据院方介绍,刘某称潘先生还有一笔应收款项,谁拥有死亡证明就意味着谁将拿到这笔应收款项。刘某主张谁支付医疗费,死亡证明就应属于谁。面对两人的争执,医院无力解决,只能表示要等两人协商一致。

争议:欠费是否就可不开具死亡证明?

原告代理律师认为,协议内容是双方对死者费用承担、户口本、身份证等由谁持有等问题进行协商,并非争议解决后开具死亡证明。根据相关规定,医疗机构在死者去世后应及时出具死亡证明。医院并未按照相应规定出具死亡证明并处理尸体,也未向相关部门审批。“开具死亡证明是医院应当履行的义务,并不能因为家庭内部争议就免除。”

庭审时,被告还申请追加刘先生为本案的第三人。据了解,刘先生是潘女士姑姑的孩子,他也未到庭应诉。

院方则表示,潘先生去世后有14.82万元未结算,医院原本要反诉潘女士,后来刘先生交纳了13万余元,医院所以不再坚持。潘女士说自己是唯一继承人,医院也认同,但16万元押金是刘先生交的,所以要求潘女士先交清全部费用,才能给潘女士开具证明,并将押金退还刘先生,否则医院恐怕又会和刘某产生纠纷。

医院当庭撤回反诉

院方表示,死者入院至签署授权委托书有一个月时间,从未说过有女儿。在对刘某反复追问下,医院才知道死者有女儿并通知她。死者去世前两天昏迷,原告之前从未到医院。死者给刘某开具的委托书真实有效,刘某也尽到家属的看护义务。根据相关规定,刘某作为亲属并不排除在取得医疗死亡证明之外。“死者躺在冰冷的太平间长达两年,我们也觉得不可思议。你们作为死者的亲属,应尽快协商解决。”

据悉,此案第一次开庭后,刘某缴纳了13.7万元医疗费。医院当庭表示撤回要求原告支付近15万元医疗费的反诉请求。此案将择日宣判。

重庆医生凌晨被砍,医闹可以判罪吗——黑救护车半路涨价致病人死亡怎么办?

因没钱做手术,只得返回老家“保守治疗”,谁料回乡途中患者病亡后,家属遭遇黑救护车半路涨价。昨日,说起本月上旬姑妈从甘肃庆阳来西安急救的经历,张师傅连称“想不到”。

返家途中患者死亡黑救护车强索“消毒费”

张师傅在一家房地产公司工作,8月9日上午,他远在甘肃庆阳的姑妈张女士突发脑溢血,被家人紧急送到西安。经过数小时跋涉,张女士当日中午12时被送到城东一家三甲医院。医生在对患者进行初步检查、诊断后,建议立即做手术,可是面对高达三四十万元的手术费,家属犯了难,最终决定返回甘肃“保守治疗”。

鉴于病情耽误不得,家属向医护人员咨询可否用救护车将人送回,可是被告知该院救护车不出省。后有人提醒,可以找保安问问,家属便向院门口附近一个身穿制服的“保安”打听,该“保安”听家属说急着回甘肃,立即打电话联系了一辆“救护车”,可车开过来,才发现并不是正规的救护车,而是一辆灰色的商务车。车主开价7000元,家属还价6000元,对方不答应,家属们便打算不用了,可对方一下来了六七个小伙子,见此架势,家属只得与车主协商到6500元。

“车来了,不坐都不行,而且带医生,出诊费就要2000元”,张师傅说,由于家属随身没带那么多钱,好说歹说,才把出诊费降到了1500元,“车里连输液的器械都没有,就是一辆普普通通的商务车”。

车主事先告知他们,出诊的医生并非他们来就诊医院的医生,因此,张女士的家人也未查看出诊医生的执业证书,而交过费后,车主也没给开任何票据。车辆快行驶到长武县境内时,张女士终因病重去世。就在一家人悲痛不已之际,车主却以人死在车上为由,非要再加1000元的“消毒费”才肯继续行驶,家属万般无奈,只得交了钱。

黑救护车隐匿医院周边凭外观难判断

此次经历给张女士的家人留下了挥之不去的黑色记忆。张师傅说,事后他曾到医院找当时联系车的那个“保安”和那辆商务车,但一直都没找见。

昨日下午,华商报记者来到这家医院,看到急救中心的大楼前停放着多辆救护车。向急救中心工作人员了解情况时,有工作人员称,院内的救护车均为内部保障车,不出省,而患者所说的车辆,应是黑救护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院内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隐匿在医院周围的黑救护车至少有二三十辆,车型多为商务车,从外观上与普通车辆毫无分别。

在急救中心大楼外,华商报记者询问一位身穿浅蓝色制服的年轻人,表示想找一辆救护车送家人回安康,对方立即打电话联系,随后又给了记者一个手机号码。拨通号码后,车主表示自己的车是个商务车,可以去,“到安康市全程2600元”,而如果要随行医生照看,“费用是200元”。

华商报记者表示费用有点儿高,对方说,他的价格已比别人低很多了,如不信可以再去找。之后,华商报记者通过该院一卫生间内张贴的救护车小广告,又联系到一辆车,其价格比先前的高出了200元。

由于华商报记者暗访的多位黑救护车司机报价不一,因此这些车辆以何标准计费,不得而知。

“天价”收费无依据家属被动挨宰

华商报记者咨询西安“120”急救中心后得知,该急救中心救护车(市内)车费按市物价部门规定的每公里3元收取(不包括药品等用费),医生出诊费每次仅为30元。在不影响急救中心正常工作的前提下,该中心的急救车也可出省,但价格需要面议。

显然,若按120救护车的费用标准作参照,西安至庆阳的车费应在千元左右,即便再高,也不应是六千多元的“天价”,至于“消毒费”之说,更是毫无依据。

昨晚,华商报记者在未亮明身份的情况下,咨询了两名黑救护车司机,一名司机说,万一路上出现紧急情况病人死亡,他们也无奈,但他说不会再收钱。但另外一名司机说,要看情况而定,如果吐血了,或者弄脏了车,肯定还会收取一定的费用,但具体多少,需要双方协商。

但是采访中,有知情者说:“一旦到半路出问题,就由不得你了,你还能将家人尸体扔到半路上?”

重庆医生凌晨被砍,医闹可以判罪吗_手术中遭两次加价,医院的行为合法吗?去世两年难火化,医院因家属欠医疗费拒开死亡证明合法吗?黑救护车半路涨价致病人死亡怎么办?

刑事案律师收费标准 有名的刑事律师 刑事律师费用

白杨律师

擅长领域: 刑事辩护、婚姻诉讼、继承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