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正在为法律相关问题而头痛,可以联系我们团队电话/微信:18503250901。首次咨询可以享受到19.8元/次不限时咨询。请添加微信好友,红包转账后咨询

非法经营二审辩护词_哪些行为属于非法经营?非法经营罪中的非法经营行为包括什么?

2020年12月03日 10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非法经营罪中的非法经营行为包括什么?哪些行为属于非法经营?非法经营二审辩护词_非法经营罪概念?

非法经营二审辩护词?

【辩护词】

尊敬的法庭:

xxx律师事务所受本案上诉人宾某亲属的委托,指派xxx律师担任其二审辩护人,参与本案的二审诉讼。辩护人对本案的定性无异议,现结合案件实际,发表辩护意见如下:

一、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

本案涉案人员众多,相关关系稍显复杂。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中,各被告人为实现各自不同的犯罪目的,相互配合,形成了完整的犯罪体系”。那么到底是怎样一个“犯罪体系”呢?通过纵观一审检察机关指控和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法院的认定与检察院指控的一模一样,甚至一字不差),简单地说大概就是如下这样一个“公式”:

7人(在烟草公司工作的员工)卖卷烟给宾某等2人,此2人又通过中转(其中2人贮藏4人运输),再卖给2人(刘某梅、刘某滔)。

过程就是这样。从上述“公式”可看出,本案中的16人,应该说各人有各人的涉案具体行为,并不是一审法院认定的什么“犯罪体系”。在此简单分析一下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第一,对全案来说,中间部分又买又卖的包括上诉人宾某和刘×二人,是刘×向出卖卷烟的7人分别付款(共计1300多万元),而出售后,又是刘×滔、刘×梅、刘×生3人向刘×1人付款(存款),共计1400多万元。这就出现了两个问题:一是起到关键作用的“刘某”这“另案处理”是如何处理的?二是法、检两部门均认定的“刘×生”(其作用还不小)是何许人,是案外人?还是别的什么人?又是如何处理的?第二,对于上诉人个人来说,检察院的指控和一审法院的认定事实,都是上诉人是又买又卖,关键的问题是上诉人是如何买和卖的,价款分别是多少,又获利了多少,这些都不得而知。其实仅从法院的认定来看,上诉人并未获利,并未在“买入”时付过款,也未在“卖出”时收过钱。

以上这些都仅仅只是部分疑问。总之,一句话,原审判决认定的“非法销售烟草专卖品,扰乱市场秩序”的事实不清。

二、从原判决认定的事实看,认定上诉人是主犯是错误的,上诉人依法应当属于从犯

上诉人宾某在本案中并非向一审判决认定那样是在非法销售烟草专卖品(卷烟)中又买又卖,其实自己只是为了帮助同行完成销售任务,起到中间介绍的作用,其本人并未获利。退一步说,就算按判决书认定的“事实”,宾某并未在“买入”时付过款,也未在“卖出”时收过钱,连实施运输(这是关键事实和情节)的驾驶员也不是其雇佣,按此事实,这怎么都不能将宾某同共16人的犯罪的“主犯”联系起来。一审法院认为上诉人宾某是主犯是错误的!在本案中,结合宾某参与犯罪的主客观两方面,均只能说明其只起次要或辅助作用,完全属于我国《刑法》第二十七条规定的从犯。一审法院不仅不予以准确认定,反而认为上宾某是主犯,这种认定是严重错误的,请二审法院予以纠正。

三、宾某在本案中并未获利,一审判决忽略了这一点

本案是非法经营案,该罪的犯罪目的是“以营利为目的”,即为了获利,但在本案中,宾某并未获得任何利益。这是本案中的一个客观事实,同时也是核心事实,理应实事求是予以认定,更不能进行回避。一审法院的做法,不仅未能正确认定宾某从犯的性质,而且在量刑上也是错误的。对此,请二审法院予以重视并给予认定。

四、原审法院对量刑的评判与最终判决相互矛盾

原判决认定“被告人刘×梅、刘×滔、宾某、张××在案件中起主要作用,是本案的主犯”。从某种角度说,法院让宾某排在其中的第三位,在接下来的分析评判中,法院认为宾琼“在庭审对自己的犯罪行为亦有所认识,本院酌情予以考虑。”(这种评价也是别人所没有的)。也就是说,法院将对上诉人酌情从轻处罚。但是,量刑的结果,判处宾琼有期徒刑十一年,这是所有16名当事人中量刑最重的。

这种明显评判与量刑不相一致甚至是相互矛盾的做法是错误的,恳请二审法院予以重视,并给予改判。

五、原审法院忽视了宾某所具有的不少法定和酌定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的情节,导致量刑错误

1、宾某属于从犯,依法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2、本案的犯罪目的是获取非法利益,而宾某并未获得任何利益,可以酌情从轻处罚

3、宾某是初犯、偶犯,主观恶性相对较小,可以酌情从轻处罚

4、宾某有良好的认罪和悔改表现,可以酌情从轻处罚

5、本案存在一个特定背景就是,相关卷烟的销售是在烟草专卖行业中进行,是为了帮助同行完成销售任务而实施,对此也应酌情予以从轻处罚。

六、原审判决量刑偏重,本案可以适用缓刑

综合前述各部分分析,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认定事实错误,对上诉人量刑偏重,裁判不公,判决严重违反了我国刑法规定的罪刑相适应的原则。请二审法院重新审理本案,正确认定事实,重新对上诉人从轻、减轻判处适当的刑罚。辩护人认为,现让宾某回归社会,不致再危害社会,对其所居住的社区也不会有重大不良影响,宾琼完全符合我国《刑法》第七十三条的规定,可以适用缓刑。请二审法院对宾某宣告缓刑。

此致

市中级人民法院

辩护人:xxx

二O一一年月五月二十五日

非法经营二审辩护词——哪些行为属于非法经营?

哪些行为属于非法经营

我国《刑法》规定的非法经营行为包括:

(一)未经许可经营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专营、专卖物品或者其他限制买卖的物品的;(二)买卖进出口许可证、进出口原产地证明以及其他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经营许可证或者批准文件的;(三)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非法经营证券、期货、保险业务的,或者非法从事资金支付结算业务的;(四)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

法律依据

《刑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违反国家规定,有下列非法经营行为之一,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一)未经许可经营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专营、专卖物品或者其他限制买卖的物品的;

(二)买卖进出口许可证、进出口原产地证明以及其他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经营许可证或者批准文件的;

(三)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非法经营证券、期货、保险业务的,或者非法从事资金支付结算业务的;

(四)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

以上就是王海英律师网小编整理的关于“哪些行为属于非法经营”问题的内容了,希望对您有所帮助。若您需要法律帮助,欢迎到王海英律师网咨询,竭诚为您服务。

非法经营二审辩护词——非法经营罪中的非法经营行为包括什么?

非法经营罪中的非法经营行为包括什么

非法经营罪中的非法经营行为包括:

(一)未经许可经营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专营、专卖物品或者其他限制买卖的物品的;(二)买卖进出口许可证、进出口原产地证明以及其他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经营许可证或者批准文件的;(三)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非法经营证券、期货、保险业务的,或者非法从事资金支付结算业务的;(四)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

法律依据

《刑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违反国家规定,有下列非法经营行为之一,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一)未经许可经营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专营、专卖物品或者其他限制买卖的物品的;

(二)买卖进出口许可证、进出口原产地证明以及其他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经营许可证或者批准文件的;

(三)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非法经营证券、期货、保险业务的,或者非法从事资金支付结算业务的;

(四)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

以上就是王海英律师网小编整理的关于“非法经营罪中的非法经营行为包括什么”问题的内容了,希望对您有所帮助。若您需要法律帮助,欢迎到王海英律师网咨询,竭诚为您服务。

非法经营二审辩护词——非法经营罪概念?

非法经营罪(刑法第225条):是指未经许可经营专营、专卖物品或其他限制买卖的物品,买卖进出口许可证、进出口原产地证明以及其他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经营许可证或者批准文件,以及从事其他非法经营活动,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行为。

补充知识:

立法背景:

从被取消的投机倒把罪名中分解衍生出的非法经营罪,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采用了叙明罪状表述,并以列举的方式作了具体规定。但是非法经营罪仍然保留了“口袋罪”的某些特征。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四项“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之规定,在尚无立法解释加以限制的情况下,显然是一个富有弹性的条款,从而给司法机关留下较大的自由裁量余地。

在修订刑法的过程中,对于取消投机倒把罪之后,是否需要在“非法经营罪”中留这么一个小“口袋”,曾有过争论。一种意见认为,由于新刑法要确立罪刑法定原则,刑法规范的明确具体是罪刑法定的内在要求,因此,在新刑法分则中不宜再规定“其他”之类不确定的罪状内容,这也符合对“口袋罪”进行分解使之具体化的初衷。另一种意见认为,由于要取消类推制度,对“口袋罪”进行分解之后,如果对某些罪状规定得过于确定、具体而毫无弹性,对各种犯罪行为又难以尽列无遗,特别是在经济犯罪形态发展变化较快的经济变革时期,倘若有的条款一点“口袋”都不留,可能不利于及时打击花样翻新的经济犯罪,也不利于刑法典的相对稳定,因此有限制地设置一点“其他”之类的拾遗补漏条款还是必要的。新刑法关于非法经营罪的规定正是更多地考虑了后一种意见而设置了第四项内容。这也从一个角度反映了中国刑法改革的渐进性和传统的原则性与灵活性相结合的立法指导思想对修订刑法的深刻影响。

新刑法实施两年来,从司法实践的情况看,非法经营罪的“口袋罪‘遗传基因已经逐步显现。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四项之规定正越来越多地被援引,作为对刑法没有明文具体规定的有较大社会危害性的非法经营行为定罪的法律依据。由于”经营“的含义相当宽泛,生产、流通到交换、销售等几乎所有的经济活动,都可能属于经营活动,因此,非法经营罪的适用范围在实践中存在不断扩大的趋势。

但是,中国刑法毕竟已经步入罪刑法定的时代,灵活性必须以原则性为基础,任何与罪刑法定的基本原则相抵触的刑事立法与司法都应当尽力避免。因此,如何理解和把握非法经营罪的本质特征,正确阐释和适用该罪条文第四项规定,防止非法经营罪任意膨胀成为新的“口袋罪”,从而动摇罪刑法定原则的根基,这是立法者、司法者和学者们应当共同关注的课题。

非法经营二审辩护词_哪些行为属于非法经营?非法经营罪中的非法经营行为包括什么?非法经营罪概念?

犯罪刑事辩护律师 挪用公款930万 掩饰隐藏犯罪所得罪 合同贷款欺诈罪

白杨律师

擅长领域: 刑事辩护、婚姻诉讼、继承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