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正在为法律相关问题而头痛,可以联系我们团队电话/微信:15652596606。首次咨询可以享受到1小时免费咨询

侵犯商业秘密罪的侦查机关_目前中国没有商业秘密保护法?政府信息中的“商业秘密”概念不宜笼统?

2020年06月27日 7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政府信息中的“商业秘密”概念不宜笼统?目前中国没有商业秘密保护法?侵犯商业秘密罪的侦查机关_如何认定反向工程不侵犯商业秘密的合法行为?

侵犯商业秘密罪的侦查机关?

侵犯商业秘密罪的侦查机关

侵犯商业秘密罪的侦查机关是公安机关。

目前,各地公安机关对于涉嫌侵犯商业秘密案件的立案流程有所不同,主要有两种情况:

1.权利人报案,公安机关经过初步审查,立案

立案后,由公安机关送检。主要包括两个方面:

(1)权利人所诉的技术信息是否为公知技术;

(2)侵权人使用的技术信息与权利人合法享有的技术秘点是否相同。

这种方式存在有一定的问题:

(1)权利人对自己认为的技术秘点的梳理往往不符合鉴定的需要,需要鉴定机构的帮助。由于专业性太强,公安机关的送检人员在权利人与鉴定人之间传递信息很难,出现鉴定人员与权利人为梳理技术秘点直接沟通的现象,从而有可能影响到鉴定结果的公正性。

(2)鉴定费用的缴纳存在问题。从程序上来讲,对于刑事案件,公安机关送检,鉴定费理应由公安机构缴费。无论是经济发达地区还是欠发达地区,鉴定费都将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为此,有的公安机关就要求权利人直接缴纳鉴定费。这在程序上由是否不妥。权利人往往通过各种途径,联系鉴定机构,也有可能影响到鉴定的公正性,甚至还会出现“鉴闹”。

在鉴定的基础上,公安机关还需要评估权利人的经济损失或者是犯罪嫌疑人的获利情况,是否超过50万元。在评估时,也同样面临着上述问题。

通过司法鉴定和评估后,公安机关还需要重新评价,是否构成犯罪?

2.权利人通过鉴定,公安机关审查后,再立案

商业秘密司法鉴定的范围主要包括两个方面:

(1)权利人所诉的技术信息是否为公知技术;

(2)侵权人使用的技术信息与权利人合法享有的技术秘点是否相同。此外,还需要评估权利人的经济损失或者侵权嫌疑人的获利情况。

为此,有的公安机构对于商业秘密案件立案采取的流程:

(1)权利人自己委托鉴定。对于“权利人所诉的技术信息是否为公知技术”做出鉴定后,考虑到评估权利人经济损失或者侵权嫌疑人的获利情况的难度,采取另外一种方式来考虑,就是权利人的技术秘密的研发成本等是否超过50万元。如果权利人的技术信息鉴定结果为“非公知性”,而且研发成本超过50万元,公安机构审查后,立案。

(2)公安机关立案后,只对“侵权人使用的技术信息与权利人合法享有的技术秘点是否相同”委托鉴定,并在此基础上,评估权利人的经济损失或者侵权嫌疑人的获利情况。

公安机关采取第2种流程,由于只对“侵权人使用的技术信息与权利人合法享有的技术秘点是否相同”和评估“权利人的经济损失或者侵权嫌疑人的获利情况”,在“权利人所诉的技术信息是否为公知技术”鉴定的基础上,技术性就简单了许多。对于技术问题,一般不需要权利人与鉴定人直接沟通,从而保证鉴定的公正性。另一方面,在权利人鉴定的基础上,对权利人滥用公权力的愿望已经有所遏制,有效减少了公安机构的工作量,节省了不少的鉴定费。

如果你有其他疑问,可以向我们王海英律师网的律师进行咨询。

侵犯商业秘密罪的侦查机关——目前中国没有商业秘密保护法?

深圳市公安局经审查现有证据后,认为需要追究刑事责任。而根据原告富士康在中国的法律顾问的意见,作为直接负责的比亚迪董事及其他职员也可能因比亚迪的任何单位刑事犯罪活动受到惩处。

事件追溯

2006年6月,富士康旗下的两家子公司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比亚迪侵犯商业秘密诉讼,索赔500万元。2007年7月,富士康和其母公司在香港提起了对比亚迪侵犯商业秘密的诉讼,索赔650万元。2007年10月,因被告主体变更,富士康撤回在香港的起诉,变更当事人后以相同的事实和案由重新起诉。2007年11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委托北京九州世初知识产权司法鉴定中心对该诉讼案进行了司法鉴定。2007年12月初,富士康表示,该鉴定中心的第一批官方鉴定书已出炉,鉴定结果表明比亚迪获取的相关文件中,确有大量文件构成非公知信息。

此前深圳法院主审此案的法官认为,从案件本身来说,法院履行了法律程序,并没有作出最后判决。而富士康之所以由民事案转为刑事案,想必是当事人对证据比较有信心,感觉民事惩罚力度不够,刑事案处理起来更有力度。

“富比案”升级

富士康国际发言人表示,公司已经撤销此前对比亚迪侵犯商业秘密的民事诉讼,同时富士康将此案件在深圳法院申请刑事诉讼。该发言人说,有很多证据可以支持比亚迪对富士康有关知识产权的侵权,是一起有组织有计划的预谋。富士康认为基于上述认识,再进行民事诉讼有些不妥,所以公司于近日进行了新的上诉。

同时,该发言人还表示,有理由相信我国的司法部门客观公正的立场,也有理由相信司法部门在打击刑事犯罪下的执行力度。

对于富士康已就状告比亚迪侵犯商业秘密案选择撤诉一事,比亚迪发言人表示,公司已是上市企业,一切以公告为准,自己不便发表任何言论。

知识产权亟待保护

原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法官、知识产权专家程永顺认为,“富比案”是一个比较典型的知识产权案例,从中可以看出企业和政府对知识产权保护的力度都在不断加大。党的十七大报告和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也都提出要鼓励自主知识产权和自主品牌的出口,这说明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知识产权。

建设创新型国家,离不开知识产权。目前,中国还只是一个制造大国,要摆脱为人家制造、加工的被动局面,就应该注重自己原创的东西。中国产业的可持续发展,要通过国人自己的智慧和创造来加强知识经济的开发。企业需要快速完善商业秘密保护机制,以明确可行的积极保护的原则来推动法制建设的不断前行。

侵犯商业秘密罪的侦查机关——政府信息中的“商业秘密”概念不宜笼统?

政府信息公开不能侵犯商业秘密,但是“商业秘密”的概念与“秘密”的界限应当厘清,不宜笼统。法律对“商业秘密”的定义,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但这种定义应该只适用于与企业的商业经营行为有关的范畴;而一旦涉关社会公共利益时,企业、特别是公益服务型企业,商业秘密应服从公共利益、满足公众知情权,还是凡属商业秘密就可以具有绝对保密性,值得探讨。企业的财务信息,如会计报表等属于商业秘密,但它对股东不能保密;上市公司的财务信息必须向社会公开,因为它涉及出资人利益,这时候,商业秘密的权利小于出资人知情权。这不但是放之四海通行的惯例,还被以法律形式确定下来。

同理,社会公益性垄断企业,其经营行为与产品价格也涉及社会公众利益。比如,企业以成本不堪承受要求提价时,企业自己公布的成本账目是否真实,政府部门的审核结论是否可信,公众自然会有查阅或公开企业相关信息的要求。这个问题上,公众或消费者对于公益性企业相关信息的知情权与出资人的知情权,本质上具有相同性。比如,企业所称的成本增加,除了原材料提价因素,是否存在不合理职务消费、高工资高福利、损失浪费等因素造成的成本增高,甚至以非正常折旧、利润转移等做账手段体现成本增加、利润亏损等问题,公众有理由看个明白;否则,就有可能造成垄断企业以成本名义向消费者转嫁负担的问题。这时,企业的“商业秘密”就不存在绝对性,小于公众知情权。

一旦“商业秘密说”得到进一步的法律文件支持,公益企业、垄断企业拒绝消费者或纳税人的理由势必更加充足,政府公开信息的风险和门槛也将更高,这对公共利益与社会公平将是一种损害。因此我建议,“商业秘密”的概念不宜笼统化,修改时应当明确涉关社会公众利益的“商业秘密”的界定。(马*明)

侵犯商业秘密罪的侦查机关——如何认定反向工程不侵犯商业秘密的合法行为?

如何认定反向工程不侵犯商业秘密的合法行为

反向工程指通过技术手段对从公开渠道取得的产品进行拆卸、测绘、分析等而获得的有关技术信息。

根据商业秘密的属性,他人只要没有采用不正当手段或者违反合同约定获取商业秘密,都不构成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行为。《解释》第十二条肯定了自行开发研制和反向工程不构成侵犯商业秘密。同时,还对反向工程进行了界定,即指通过技术手段对从公开渠道取得的产品进行拆卸、测绘、分析等而获得该产品的有关技术信息。当然,当事人通过不正当手段知悉了他人的商业秘密之后,又以反向工程为由主张获取行为合法的,不予支持。

侵犯商业秘密行为的认定标准:

1、按照原告对其商业秘密寻求有效司法救济的一般思路,遵循侵犯商业秘密诉讼的基本规律,原告应当证明以下事实:商业秘密成立——权利人(原告)对商业秘密享有权利——被控侵权人存在侵犯商业秘密行为的事实——被告的不侵权抗辩不成立——侵权行为的责任后果的事实,这是商业秘密诉讼要求原告需要遵循的基本步骤脉络。

2、从诉讼技术的层次看,原告及其代理律师对侵犯商业秘密权纠纷的诉讼规律和技巧研究甚少,甚至连商业秘密诉讼的基本的诉讼常识都缺乏正确的认识,更多的是原告不能或者不知道应该向法院提供什么样的证据证明其主张的商业秘密的存在事实;不明白商业秘密的构成要件是什么;还有原告不知晓被告可以享有的正当的抗辩理由有哪些而认为被告只要使用了和自己的商业秘密信息一样的信息就构成商业秘密侵权;更有原告对判定侵犯商业秘密的原则、规则缺乏基本认识等等原因,均导致原告的诉讼请求无法得到法院和法律的支持而被驳回。

3、根据商业秘密的法定构成要件判断当事人诉请保护的有关信息是否构成商业秘密,认定当事人对商业秘密是否享有权利,查明被控侵犯商业秘密行为的内容等,仅仅是原告诉求保护其商业秘密的基本逻辑顺序。

4、司法实践中,人民法院居中审判所使用的判断方法简单地说是“相同(实质性相似)+接触—合法来源”,这是侵犯商业秘密案件审判实践中适用的一般方法,其基本含义是指:原告需要证明其主张的商业秘密信息与被控侵权信息的内容是相同或者实质性相似,然后还需要继续证明被控侵权人接触过或者可能接触到原告的商业秘密信息的事实,最后,原告还需要推翻被告关于其被控侵权信息具有合法来源而不侵权的抗辩主张。

以上内容就是相关的回答,如果您还有其他法律问题的可以咨询王海英律师网相关律师。

侵犯商业秘密罪的侦查机关_目前中国没有商业秘密保护法?政府信息中的“商业秘密”概念不宜笼统?如何认定反向工程不侵犯商业秘密的合法行为?

刘华华律师

擅长领域: 刑事辩护、婚姻诉讼、继承纠纷